万古帝皇

第675章 试探

第675章 试探

“幽魂果!”黑袍人话音才落,老奴惊呼便是骤然传出,目光紧锁在黑袍人身上,道:“你有幽魂果!”

黑袍人一笑,道:“看样子,老人家是听说过幽魂果了。你说,这幽魂果值不值你家主人一命?”

“当然值!”老奴平复了一下心绪。幽魂果可以说值世上任何一人的性命!

这种果子是灵魂寄居的最佳载体,不论修为,修者肉体遭到不可磨灭的创伤后,只要以幽魂果吸附灵魂,就能保对方灵魂永世不灭。

这一点,比之弈倾天的相思错还要霸道,相思错的混养灵魂,必须要借助相思错之主的识海之力,算是一种寄生的关系。

相思错之主死,则相思错内的灵魂也是存活不了多长时间。

而幽魂果则不然,它能自主地吸收天地之间的灵魂之气孕养其中的灵魂,完全不需要寄主的存在。

非但如此,幽魂果还能滋养灵魂,不断壮大灵魂之体,即便灵魂之体重入轮回,再孕人形,假以时日,也能再度复苏前世的记忆。

霸道非常!

“你之前所言的意思便是要以幽魂果换取九根贯脉钉吗?”老奴目光深邃,上下打量着黑袍人,好似再重新估量着对方一般。

黑袍人却是毫不在意,对视着对方,淡淡道:“九根贯脉钉,再加一样东西的下落。幽魂果便是你不觉晓月的了。”

老奴轻嗯一声,道:“什么东西?”能摆在贯脉钉之后的存在,定然不是凡品!

黑袍人轻声说出后。

老奴面色瞬息一变,道:“这件事情,我做不了主,还得征询主人的意见,客人······”

“换!”他话音还未落下,一道沉沉的声音已然响起,回响在整个书房内,却是让人不得其踪,虚无飘渺。

“是,主人!”黑袍人目光四处扫视的时候,老奴恭敬答复声响起,随即他站起身来,单手做了一个请的姿势,道:“客人还请随我来。”

黑袍人收回了一无所获的目光,笑道:“老人家方才不是说,你家主人不在吗?怎么这会儿,贵主人却是大开尊口说话了。”

老奴在未出书房,前方引路,靠近了一个书架。

闻言,他淡淡道:“主人神通广大,他的踪迹,岂是我等下人可以捉摸的。兴许这会儿,主人又是已经离开了。”

黑袍人轻轻一笑,不置可否,眸子中却是微微闪现出一抺凝重之色。

能够在黑袍人眼皮子底下,来去自如之辈,岂会是凡夫俗子?

老奴似不关心黑袍人心中所想,手掌一抬,橘黄灯光映照在书架之上,瞬息,无数光线在书架之上流淌起来,好似在绘着神秘的图腾一般。

眨眼之间便是在两人身前化出了一个莫名完整的图案,嗤啦一声便是撕开了一个巨大的黑色通道,被老奴手中明灯微微照亮着。

“跟在我身后,不要乱行,不然出了事,可不要怪我老人家没有提醒你。”

老奴回头提醒了黑袍人一句,随即便是提着灯笼踏入了黑洞之中。

黑袍人微微迟疑了一会,下一瞬,目光一凝,便是紧随对方脚步而入。

“此通道的尽头,便是你所需贯脉钉的所在。”老奴手提灯笼照着前方之路,回头向黑袍人说了一句。

通道无尽幽深,即便有老奴手中灯笼相助,黑袍人也无法看清两人一丈外的景象。

“贯脉钉不在你们手中吗?”黑袍人听出了老奴话中古怪,不由讶异问道。

老奴嘿嘿一笑,道:“在我们手中,也不在我们手中。”

“此话何意?”黑袍人微皱眉。

“你既然想要交换贯脉钉,不可能不知道贯脉钉的作用吧?”老奴没有立即回答黑袍人的问题,而是反问了一句。

闻言,黑袍人轻嗯一声,眸子微眯。

猜到一种可能,黑袍人没在说话。

两人在无声中继续前行了半刻钟,光亮骤然浮现,黑袍人脚下一空,微提神的下一瞬,已经脚踏实地了。

浮现在黑袍人眼前的则是宛若一片璀璨星空的所在,无数似真似假的星辰在其中沉浮着,勾勒出浩瀚的宇宙奇景。

“嗯?”黑袍人心中微微震动。

老奴手中明灯一摆,咻得响起一道破风声,黑袍人转头的时候,在老奴的身前已然多出了一个黑色的囚笼。

内里,有一白影,气息近无,分不清死活。

“果然!”在看到这道白影的下一瞬,黑袍人便是沉声道:“贯脉钉便是用在了这人的身上?”

“不错。”老奴轻笑,道:“而且九根全部用在了她的身上。”

听到这里,黑袍人心中不由震骇。

贯脉钉乃是破脉奇物,九根贯脉钉齐施,封住修者九大主脉,足以让南宫苍这般级别的高手一身修为荡然无存,任人宰割!

甚至对于比南宫苍修为更强的蝶魔神这种强者,亦是有着奇效。

眼下这人既然值得被施展九根贯脉钉,对方的修为,最差,也是南宫苍这个级别的!

而整个天痕,像南宫苍这般的巅峰强者,又有多少?

对这类强者,不觉晓月能够只擒不杀,它背后的实力又该是多么的庞大?

黑袍人心中思绪起伏。

老奴抱歉道:“要取贯脉钉,怕是还需客人自己动手。以老奴的实力,想要取钉,只是奢望。”

“嗯?”黑袍人微微沉吟,知道对方心存试探,既是实力的试探,也是身份的试探。

若是黑袍人的实力不够,贯脉钉不得,怕是幽魂果也是不保。

想到这里,黑袍人轻喝一声,气势一提,天地瞬息扬起了漫天飞雪,飘飘洒洒,汇成了一柄冷冽寒枪。

黑袍人手掌一横,猛然拍出,寒枪瞬息洞出,分化九影,若流星,轰在了白影身体上!

噗!噗!噗······九声沉闷穿透声响起,寒枪消散,飞雪初停。

九根贯脉钉被迫出,黑袍人伸手一捞,收摄九钉。

不伤人!

见此,老奴目光微凝,看向黑袍人的眼神有些慎重起来。

取钉不难。

如此轻而易举、不伤人分毫地取钉,却是十足的高手才能做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