万古帝皇

第676章 封山

第676章 封山

无尽星空,璀璨星辰似幻似真,星罗棋布,大日绽放出光明,照耀之处却是一片的死寂与压抑。

浮现虚空的黑色囚笼,被大日投射出浓密的阴暗沉闷,和囚笼内的那道白衣人影相映着,突显出强烈至极的格格不入。

好似一如之前漫长岁月里的重复一般。

锁链拖动,沉闷骤然被打破,宛若雕塑一般的白衣人,身子微微动了动。

复苏的气息顿时在白衣人体内缓缓溢出,很快地便是传荡到了开来,弥漫在整个星空,让得死寂之景出现了一线生机。

似自语,似对天而言,白衣人话音缓缓响起。

因为身处禁锢长久未曾说话,白衣人的音调很是沙哑机械,分不出男女,却是格外地平静。

任它明月照大江,任它清风拂山岗。心若不动,风不动,幡亦不动。

白衣人微抬头,被长发遮掩的双眸,无波。

在白衣背后,幽暗却是浮动着,九柳枝叶垂下,荡起涟漪。

得到自己所需之物的黑袍人,出了不觉晓月之后,再回头看时,那层层建筑,已然消失地无影无踪,宛若从未出现过一般。

只剩下无尽林涛起伏着,充斥着黑袍人的整个视野。

一如黑袍人此刻激荡的心绪。

“好一个不觉晓月!不显山不露水,却是有着这般强悍的实力。当真小觑不得!”

黑袍人没能发现不觉晓月藏身之所,黑袍之下的眼眸,凝重、忌惮交织闪现而出,幽深若寒潭。

排开心中杂思,黑袍人想起被关押在那片似虚似真星空的白衣人,轻嗯一声,有些疑惑自语道:“为何,我会在那人身上,感应到一股熟悉的气息······”

“能够逼得不觉晓月,不得不以九根贯脉钉压制对方的九大主脉,那人被镇压时的修为,绝对处在天痕登峰之境。”

“而我入内的时候,对方一身修为,却是十不存一。”

“以九根贯脉钉之力,想要将对方实力消磨到这种程度,绝对不是短期内,能够达到的效果。”

“也就是说,那个白衣人被镇压的时间,最少也要在百年以上,而那时,我还未苏······”

“嗯?”黑袍人眉头微蹙。

白衣人被贯脉钉封禁多年,识海干涸,丹田枯竭,气息不显,黑袍人手段高明,也只是在取钉之际,察觉到了对方气息的波动。

单凭这点,就算对方给黑袍人熟悉之感,黑袍人也难以摸出对方的身份。

再说,那一瞬而过的熟悉,也许只是错觉呐?

“谁知道呐······以后再来一探吧。”黑袍人放下心中所思。

翻掌现出九根贯脉钉,黑袍人冷冷一笑,“不觉晓月的主人倒是会做生意,你的如意算盘打得好,就是不知道能不能成功了!”

对方欲借取钉之事窥探出黑袍人的身份,这样在事后,若是黑袍人以贯脉钉行事做成了那件事,到时,十有八九,会有无数人想要查出黑袍人的身份。

而不觉晓月,将是众人获取情报的首选之地。

不觉晓月只要转手贩卖黑袍人的身份情报给他人,就能再赚上一笔。说是空手套白狼也不为过。

“若是能成功地误导他们追到飘渺雪峰的头上,那也不错······”

“如今,贯脉钉到手,后续之事也该继续下去了,也不知······”

黑袍拂动,人影渐散。

“选择此处炼器,当无人打扰。”铸天圣手环顾四周,点点头,有些满意地说道。

在他身旁,弈倾天、冷孤寒两人已经准备妥当,开口问道:“前辈,那可以开始了吗?”

“不急。”铸天圣手摆摆手,道:“白骨碎神、十三柱以及封侯骨,皆是难得一见的神兵,三者合一,所成之器,必然是无上神器。”

“若不加以遮掩,器将成未成之际,神兵异象,定然传彻五大域界。”

“到那时,若是有宵小之辈干扰,难保不会功亏一篑。”

“所以,我们最好要在四周山脉之地设下封困之阵,阻断山脉之气的外泄。”

说着话,铸天圣手转头看向了弈倾天,眸中意味莫名。

被铸天圣手这般盯着,弈倾天面色微微愣了愣,一瞬后,心中恍然流淌。

铸天圣手既然让他协助炼器,岂会对他之能力没有一些了解?

“我来吧。”弈倾天站出身来。

铸天圣手笑着退到一边,欲一见弈倾天的手段。

咻得一声,弈倾天身影一闪,瞬息直入青冥。

居高临下,弈倾天双眸惨白浮现,排云破流,直接洞入无尽山脉深处。

风停雨歇,天地元气不再流转,林涛褪去,山岩被剥离开来,宛若人之衣裳褪去,血肉褪去,筋骨抽离,剩下的,只有**裸的脉络。

人之脉络,山之脉络!

山脉的流转被弈倾天透析后,弈倾天轻喝一声,周身气息猛然一变,剑指点出,指天而立。

在他身周,八道光剑瞬息显化而出,环绕着指天一剑旋转着,一股封天锁地的气息,瞬间轰荡开来。

“截脉封灵!”

封困气息臻至极点,弈倾天剑指猛然翻转,下压,八道光剑紧随而动,汇成九道激流,直直向着山脉轰了下去。

宛若阻截人之脉络一般,锁在了山脉气机流转的关键之处,山脉自成天地,气息不泄。

“好了。”弈倾天飞身落地。

截脉封灵手乃是他感悟自玄术八极封天的一式武学,最初只能封印修者的九大主脉,随着他对八极封天感悟的不断加深,这种封困,已然不只局限于修者。

截山河,断地脉,皆是不在话下。

铸天圣手满意一笑,道:“这式武学不差,弈倾天,你可不能藏私,不教你徒弟哦!”

弈倾天呵呵笑道:“一定。”他的徒弟,可不就是铸天圣手的孙儿吗?

铸天圣手的所图,弈倾天一目了然,一切无非都是为了炼天南,没有什么坏心。

得了人家的剑碑楼这么一个在好处,补偿补偿对方,不也是应该的吗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