万古帝皇

第686章 分而击之

第687章 分而击之

“破天!”

冷孤寒冷然而立,枪一扬,再成破天之势,北渚龙气缠绕在裂地青牛之上,随青牛之奔腾,轰向了魔之龙。

魔龙之气微微逸散开来,欲破!

“好一个妖族!昆吾克制吾之功体,又新铸裂地的白骨碎神,想要克制吾之魔龙吗!”魔神泽蛇发飘扬,怒火成魔流而出,绝天灭地。

“赐你死亡!”

弈倾天话音淡然,镇苍穹一剑,毫不留情,自天上斩落而下,切豆腐一般,破开魔流,直接斩在了魔神泽的魔体上。

魔血乍喷!

剑入魔体三分,昆吾剑气迸发,弈倾天轻喝一声,手一扬,元功再提,镇苍穹一剑瞬息分化出密密麻麻的天地囚笼,游走在魔神泽体内,将对方魔体分割成万千粒子,分而镇压。

分而剿杀!

天地囚笼收缩塌陷成黑洞,湮灭一切,瞬时炸裂声不断在魔体内轰鸣而起,带出泉涌般的魔血,溅出魔体,向着天地传荡开来。

魔神受创!弈倾天目一冷,杀招欲再起。

魔神泽却是怒吼一声,他幽黑魔爪直线探出,一个抓握,散落四方的魔血瞬息洞穿而来,被魔神泽团成一个魔之血丸。

轰隆!他一掌雷霆按落,击在了弈倾天的胸口,魔血之诛杀洞入弈倾天体内,瞬息爆发开来。

弈倾天发丝飘扬,向后荡开,双瞳渐染魔泽之色,魔纹在弈倾天身体上攀爬开来,逐渐漫延至弈倾天的脸庞,让得此刻的弈倾天,邪魔之气愈盛。

妖异无双!

“成为吾之奴仆吧!”魔神泽变掌为指,五指插入弈倾天胸口,向着弈倾天心脉探去,欲魔化弈倾天。

“奴仆?”弈倾天邪邪一笑,草木之气轰荡,化雷,他之身躯如同成了一片雷之海洋一般,透明虚无。

无尽雷霆顺着魔神泽扎入弈倾天体内的手臂,轰入了魔神泽之魔体,让得对方身体颤抖,动作微停,“要我做你的奴仆?”

“你还是去死吧!”弈倾天左手一扬,力道成万钧之势,直线轰在了昆吾剑柄上,嗤啦一声,剑尖再入魔体三寸。

克制之力荡漾开来,魔神泽之魔体几欲凝结成干涸大地,粉成细沙。

魔体被洞穿的痛觉,惊起魔神泽迟缓的意识,“给吾死吧!”他一手探出,若钢铁巨爪一般,捏在了昆吾剑锋之上,阻断剑尖再入体对魔体造成伤害。

他另一手直接握拳,吸纳魔之流,塌陷出一个巨大的旋涡,手肘微撤后,轰隆一声,便是雷霆一击,轰向了弈倾天的头颅,欲要逼退弈倾天。

旋涡之拳轰来,弈倾天心神不自禁地颤抖着,有身体被瓦解之感,他之识海太极轮转,消除不适。

面对魔神一击,弈倾天不再心动,没有退让,双瞳化惨白之色,他一手下压按在昆吾之上,另一手张开,成虚握之势,团天地阴冷寒流在一手,最终汇成庞然雪之国度。

“废!”

一声冷漠,一念肃杀,弈倾天无视魔神一拳,任由对方轰在自己头颅的同时,他手中雪国,亦是挟冻流轰出,直接按在了魔神泽的眉心之上。

轰隆!天地被轰动,万物复本归源,魔之流与雪之国交缠炸裂,弈倾天和魔神泽周围,瞬成一片混沌。

一切存在尽被卷入其中,愈发增长了混沌之景,能量场渐渐扩大开来。

有席卷天地,遮蔽日月之势!

“疯子!疯子!”识海被冻流侵袭,魔神泽灵魂几有被冻结之感,没了思考能力,只是下意识呢喃着“疯子”二字,透露着无法掩饰的心神震骇!

以伤换伤。

生生受了魔神泽一拳,弈倾天也是不好受,化雷之躯体被魔流冲击,电光渐弱,现出弈倾天的。

额头血流如注,滚滚而下,让得此刻的弈倾天看上去,好不凄惨!

脑海微眩,弈倾天强压胀疼,冷漠目光穿过混沌,落在魔神泽身上,杀意微沸!

“给我去死!”嗤啦一声,昆吾巨剑被弈倾天双手**,脱离魔体后,被弈倾天由下而上狠狠斩出,成一道开天辟地剑光。

一剑能两断!

剑气再沸,危机袭来,魔神泽被冻结的灵魂微漾,有复苏的征兆,弈倾天目光微寒,剑斩再增速,斩出一线天,轰在了魔神躯体上。

霎时,魔血再炸!

血肉骨肉被剑锋切割的摩擦声,骤然响起,魔神泽难掩痛呼,“你!你!!”

“好得很啊!!!”

弈倾天持剑之手不软,欲再行击杀之招,天地混沌之流,却是已然积攒至最在极限,随着一声轰隆,混沌之流先是微微一收缩,随之,骤然暴开!

炸开一朵遮蔽日月的蘑菇云,浩浩荡荡地向着四方之地席卷开来,所过之处,天塌地陷,草木皆摧,山岩灰化,妖气冲天。

身处中央之地,暴流冲开,弈倾天和魔神泽首当其冲,甫一接触,两人便是喷血倒射而出,体内五脏六腑瞬息被重创。

身子倒飞开来,弈倾天双手金芒微耀,佛气溢出,天空有金莲盛开,一步一莲,挡住层层冲击波。

布下三千莲花后,弈倾天识海青玄微动,草木之气灌注,修补着弈倾天被重创的功体。

“你又如何呐。”弈倾天身影暴退避开冲击,他的白瞳却是透过紊乱的能量场,遥遥锁定在魔神泽魔体之上。

血肉被割裂,此刻的魔神泽也是不好受,他之魔体被昆吾克制,受到的伤害,较之其他兵器的攻击,足足能翻倍。

而且更糟糕的是,对于此刻的他而言,这些伤势近乎不可痊愈!

“该死的小子!”魔神泽捂着自己的断臂处,那里血肉淋漓,有骨肉再生,蠕动。

之前弈倾天最后一击斩出,要不是魔神泽魔体对昆吾感应太过敏感,此刻他怕是不仅仅只是断一臂而已了。

“你们以为有了昆吾和白骨碎神,就能压制我吗?”魔神泽冷厉目光扫过弈倾天,落在了长空之上的冷孤寒身上。

在那里,冷孤寒战血沸腾,招招以命相换,他与魔之龙,几有两败俱伤之势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