万古帝皇

第687章 魔龙之甲

第687章 魔龙之甲

“做梦!”

一声做梦,魔神泽魔体上魔流瞬息窜动开来,魔威再冲霄。》し

“魔龙之甲!”

魔神泽体表有黑鳞之光闪过,形成召唤之力,波动开来。

天空魔之龙受到感应,须发张,龙鳞怒,一击逼退冷孤寒,便是向着地面魔神泽投去。

眼见魔之龙逃逸已追之不及,冷孤寒面色无波,冷枪直竖,枪尖拄地,青牛浮现,妖气冲天。

“裂地!”

“破天!”

两式诛魔再出!气流微滞,妖之流汇成一柄妖之戟,洞地而出,瞬息之间,便轰在了魔之龙躯体上。

妖王赫赫之威,有魔之龙鳞被炸开,魔之龙哀嚎响起,魔神泽怒火腾烧,欲燃遍九重天。

“你们两个都要死!”

魔神泽一步踏出,大地塌陷,神州沉降,魔之龙化作魔龙之甲,魔神泽魔体黑鳞之光渐成凝实,魔甲之上有骇人倒刺生出,寒光慑人!

轰隆!话音落地,魔神泽手肘后移,倏忽一动,一拳成雷霆轰出,千万道残影连绵在一起,形成滔滔不绝之攻势,欲埋葬弈倾天两人。

咚!拳芒轰来,弈倾天手一摆,昆吾后撤,他身子微弓,下一瞬,霹雳射出,急踏的脚步在地面炸出千层浪万层波。

剑尖划破大地,如同千帆破浪,气盖天地。

“给我斩!”去势不止,弈倾天手一动,昆吾豁然而出,剑锋挟斩天破地之势,在拳芒上斩开一线,划破层层束缚,若剑劈大山成峡谷一般,分天地。

魔神泽冷然一笑,拳聚魔流,欲再斗弈倾天,然而下一刻,他视线中的弈倾天,却是豁然消失不见,如同遁出了天地一般。

他面色才变,镇压天地之力,轰然而来。

轰隆!他身子被巨力压得猛然一沉,大地在他双脚下被踩爆,冲击波向四方席卷而出,大地再塌陷,灰化成深坑。

他之双脚落处,宛若成了大海之上的两根孤柱一般,危若累卵。

“魔龙之甲!”危机乍临,魔神泽虽是猝不及防,面上却是不见丝毫慌张之色,魔龙之甲在他之魔体上全数化开,狰狞倒刺上有魔雷闪动,黑鳞魔流流淌,更显锋锐。

轰!魔甲才化开,巨剑便是骤然袭身,弈倾天一手按压昆吾剑柄,剑锋飞来一峰般直接斩在了魔神泽头顶之上。

震得对方头脑微眩之际,弈倾天另一手猛并拢,若刀,忘情刀意迸发,斜斜斩在了魔神泽身上。

双锋齐落,劲风顿时四扫开来,天地瞬成一片剑之汪洋,剿杀一切。

“毫发无伤。”

魔神泽意识从眩晕中苏醒过来,他一手举起,直直握在了昆吾之上,昆吾剑锋流光闪过,切割在魔神泽这只手上,却是如同切割在他的头顶那一剑一般,毫发无伤。

魔龙之甲和剑锋摩擦相抗,带出一连串电花闪过,昆吾竟是不再相克魔神泽,弈倾天心神微震。

“喝!给我去死吧!”魔神泽冷厉一笑,一手握拳成沼泽,有吞噬之力从其中传出,拉扯着弈倾天的身子向着魔神泽靠了过去。

轰隆!魔神泽一拳紧贴弈倾天胸口,魔神之力轰然暴发,在弈倾天体内暴开。

弈倾天身躯已然来不及化雷,他面上狠意闪过,并指成剑,八部天龙舍利火瞬息窜出,直线轰在了魔神泽之魔体上。

有金戈炸响,魔气蒸腾!

魔神泽面色微变,成拳一招却是不变,继续轰向了弈倾天,欲以伤换伤,先斩弈倾天!

轰隆!他之拳势轰出的同时,有一枪若天外飞来,挟涡流之力,轰然洞向了魔神泽身上的魔龙之甲。

相克之力袭来,魔龙之甲骤然一缩,倒刺愈显狰狞。

“该死!”感受到背后杀意,魔神泽不得不放开对弈倾天的束缚,拳势半空变向,轰向了冷孤寒,两招相接,气成虚无。

冷孤寒招势不停,蓄势已久,一枪封天锁地而出,封困之力成星河锁链,团团拥向了魔神泽,有无尽枪芒在冷孤寒身后沉浮,瞬息击在了魔神泽之躯体上,这一枪欲破魔龙之甲。

然而,枪芒袭来,魔神泽却是冷冷一笑,他体表黑鳞隐退,渐成虚幻之光,泽之魔体再出,如同贪婪沼泽一般,来者不拒,将冷孤寒的枪芒尽数化开。

只是一个转换,冷孤寒全力一击,虽然还是对魔神泽造成了伤害,却是微乎其微,近可忽略了。

“吾之魔体和魔甲早就是合二为一了,你们有昆吾、白骨碎神在手,又能奈我何!”

魔神泽猖狂一笑,掌心吞噬之力再出,摄取冷孤寒近身前,再以雷霆一拳轰出,重创冷孤寒喷血倒射而出。

“再一拳,送你下地狱!”魔神泽魔影闪烁,直追冷孤寒,魔拳挟雷再出,击向了冷孤寒头颅。

“苍穹瞬!”一念之间,苍穹一瞬,弈倾天身影浮现在魔神泽冷孤寒中间。

“一气动山河!”他一气呵出,瞬动山河,黑白光球直线轰在魔神泽之躯体上,将对方炸开。

昆吾再斩,弈倾天不退反进,逼近魔神泽后,便是镇压苍穹的一剑斩出,才入魔体一分,魔龙之甲便是再现,将剑锋逼出了体外。

嗤啦一声,魔之甲上魔雷窜动,齐齐轰向了弈倾天!

草木化雷,弈倾天掌蕴风雷,青电闪过,直线与魔雷轰在了一起。

极雷相接,电蛇舞动,雷海生成,弈倾天身化雷,如鱼在水,瞬游至魔神泽身后,寻隙再斩,魔神泽却是宛若身后长眼,魔龙之甲包裹拳头,若炮弹一般轰向了弈倾天。

轰隆一声!长剑轰在魔龙之甲上,魔神泽邪笑一声,魔鳞张开,像是蚌夹鹬嘴一般,死死困住昆吾。

他之另一手则是不停化出魔体沼泽,一波接着一波地轰向了弈倾天,让人毫无喘息之机!

气血翻腾轰鸣,弈倾天化雷之体都是无法保持,几近欲碎,他之目光却是毫无闪烁,没有一丝动摇,只是生硬地一拳又一拳地硬抗着魔神泽的杀意,不休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