万古帝皇

第688章 木生神碎

第688章 木生神碎

“给我死!”

轰隆!

“给我死!”

轰隆!

“给我死啊!!”

轰隆!

天地轰鸣不断,杀意沸腾,眼见弈倾天昆吾被制,魔神泽再无顾及,由手掌向着手臂延伸,整只臂膀都是化作沼泽之态,在天地绵延出一大片的沼泽之域,大物一旋,便是轰然向着弈倾天碾压而去。

砰!沼泽之域压下,如同苍穹坠落,天地骤然陷入一片黑暗迷离之景,有塌陷裂痕漫延开来,势若游蛇一般,卷向了弈倾天。

“喝!”轻喝一声,弈倾天单臂猛抬,佛国相抗!

瞬息,有三千浮屠拔地而起,其上剑意微沸,轰然撞向了沼泽之域,九十九佛尊颂经吟文,佛门符文成片飞出,结成诛魔之法阵,锁向了魔神泽。

至极领域相抗,如同雷云相撞,炽雷顿生,电闪雷鸣,三千浮屠成片坍塌,佛尊吐血而亡。

沼泽之域亦是被浮屠之尖轰出了一个又一个的大洞,蠕动之间,不能恢复,让得魔神泽面色再沉。

怒火愈盛!

轰然一声,他魔甲再收缩,沼泽瞬息便是漫延至他魔体的大半个身子,领域之威再增。

被洞开的沼泽之域撕裂开来,若沸铁滴落一般,推起了一波接着一波的沼泽之浪,向着弈倾天当头打来。

等的就是这个机会!弈倾天目中精光暴闪,一念动,他身影虚化,再成青雷,借炽雷之力,在天地蔓延开来,瞬成无处不在之势。

雷海舞动,化成丝丝缕缕,周旋在魔神泽身周,向着他之魔体沼泽渗透进去。

糟糕!草木化雷初入体,魔神泽面色便是不由一变,他顾不得束缚昆吾剑锋,双掌轰然向前推开,化出两片大如磨盘的阴暗沼泽,层叠阻向青雷。

然而,却是已然晚了。

雷蛇游走,弈倾天身躯化雷,以身为剑,嗤啦一声,便是洞入了魔神泽之魔体,雷电在沼泽化开的下一瞬,便是再成草木。

有嫩芽顶开土层,破土而出,汲取沼泽之力,瞬息之间便是长成了一株苍天大树,再眨眼,一片古木葱林便是已然蔓延开来。

在魔神泽之躯体上!

“这是什么鬼东西!?”魔神泽语露惊骇,他之魔体被草木汲取养分,沼泽不再,干涸欲裂,虽未破,却是也相差不远了。

“这是送你去死的东西。”

弈倾天话音淡漠,雷流拉伸,渐成他之手臂,单手一招,脱离魔甲束缚的昆吾,被他摄入手中,一挥而下,顿入魔神泽之魔体。

砰!砰!砰

剑镇苍穹,化而狱之,分而击之,魔神泽被草木之气破坏的魔体,再裂,成干涸大地,被崩碎成齑粉。

一击之下,魔体大半被毁。

魔神重创!

“该死啊!”魔神泽全力催化魔龙之甲,勉强阻止了魔体被崩坏的趋势。

弈倾天冷笑,昆吾再挥,欲乘胜追击,一举破杀魔神泽。

“小子,你欺人太甚啊!”魔神泽怒吼一声,他魔体魔鳞张开,有魔龙之虚影在他身后浮现。

魔神泽嘴微张,“魔龙啸天!”瞬息轰出,魔龙之虚影腾身化入啸声,阻拦住昆吾一斩后,仍旧去势不止,继续轰向了弈倾天。

草木之气源源不断地渗入魔神泽之魔体,弈倾天单手再扬,身后九龙逐涛而行,他以剑御枪,手一挥,便是北渚至强体术,龙战荒。

紫龙、魔龙轰撞,天地瞬成一片虚无,波动乱流中,弈倾天体内元功再催,掌中佛国再现,与九龙逐涛交缠,一个轮转,再现不存天痕之太极,镇压天地一般,碾向了魔神泽。

阴阳二气充斥天地,魔神泽眼中首次浮现了死亡之景。

这不是天痕之物他心中闪过这个念头,魔龙之甲脱离身躯,再成魔之龙,撞向了太极阴阳,魔气湮灭,有层层魔纹溢出,洞入弈倾天体内。

噗得一声,弈倾天体内伤势被勾动,再吐血,他目中精光,却是愈发璀璨,几有夺日月之感,太极镇压,魔神泽短时间内,脱离不得束缚。

灰化的魔体与魔龙,更是不能再随心所欲地合为一体!

抓住这个千载难逢的时机,冷孤寒长喝一声,体内妖气前所未有的沸腾起来,白骨碎神妖芒绽放,天地无光。

这一击,能碎神!

是为

“白骨碎神!”

“给我破!”

枪芒洞地而出,冷孤寒身与枪合,人枪合一,渐渐不见他之人影,长空只有俯首青牛奔腾,一骑过,却是生生得让人脑中生出,万马奔腾之相。

金戈铁马入梦来!

当!一声铿锵乍鸣,魔神泽瞬息回神,惊觉这一切不是梦,而是真得不能再真的事实,面临死亡的事实!

近被两个小辈斩杀的事实!

他不甘嘶吼,有太极自上镇压,弈倾天以命相搏,他冲击不出,也只能无可奈何。

魔之龙欲游走四方,却是为阴阳所困,被冷孤寒一枪击中,碎神洞入魔之龙躯,有魔鳞炸开。

“白骨碎神!”一击未破,冷孤寒手不抬不低,简简单单一个平刺,却是宛若雷霆一般轰出,不断地击在了魔之龙鳞甲同一位置,层层魔鳞被轰飞,魔血流出,如柱!

“白骨碎神!”

“白骨碎神!”

“碎神!”

“碎神!”

“神!”

“神!”

冷孤寒一步一击,魔之龙一击一退,两者之间,有枪芒旋涡残留,绵延出一条白色通道,接连天地一般,将死亡层层送入魔之龙躯体内。

冷孤寒冷静挥枪,白骨碎神渐成一道白芒,本体不现,有融化之趋势,三大神兵融合之力爆发,魔之龙哀嚎不断,身躯有裂痕不断蛛网般布开,渐成崩溃状态。

眼见此,冷孤寒身微滞,他人影现出,妖气冲天,身上无火自燃,与枪同化。

“焚我之躯,破魔之龙!”

“同葬。”

最后一击,贯天地而出!

一线白芒,渐成遮天之势,魔龙哀嚎,鳞甲崩毁,血肉蒸发。

与白芒同葬!

天际,有流光飞过,入九巍一柱。

青牛微现,俯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