万古帝皇

第689章 贯脉封脉

第690章 贯脉、封脉

?“你该死啊!”眼见魔之龙被毁,魔神泽恨火腾烧,碎裂魔躯有魔之气血溢出,战血沸腾,欲杀弈倾天!

“现在的你还能杀我吗。弈倾天平淡说道,他话中没有讥讽,没有冷笑,平淡地就像是一杯白开水一般。

然而就是这样的话音,落在魔神泽耳中,却是比蝼蚁淡视大鹏,冷笑道“尔垂天大鹏,能吃下吾之蝼蚁!”还要来得蔑视。

“我杀不了你?我杀不了你!”魔神泽面目狰狞,疯狂大笑,“哈哈哈!吾魔神泽杀不了你?”

“就你这只蝼蚁!!”

气血再沸,魔神泽全身瞬息崩裂,眼角炸开巨大的血痕,“吾杀不了你?”他秘术将催,拼死也要毙弈倾天于手下。

弈倾天心中戒备升起,持剑,冷立。

就在这时,天地忽得一阵轰鸣。

紧接着,地动山摇起来。

弈倾天猛转头,他目光落在某处,在那里,九巍九柱耸立,山石崩碎中,有一柱徐徐沉降,像是海上孤岛被大海吞噬一般,渗入了大地深处,眨眼之间就是不见了柱影!

妖王之力微弱,妖神界封有裂痕浮现,天地之力涌入,弈倾天面色大变间,一股再度强大起来的魔之力,在界封内升起。

弈倾天剑转,分化道剑影,猛斩击而出。

砰!轰隆!一击之后,弈倾天身影猛被炸飞,魔影再袭来,一拳轰下,有冷笑响起,“现在的你,还能放话,吾杀不了你了吗?”

魔神泽魔体裂痕止住,重归强盛,一拳接着一拳,向着弈倾天轰出,拳拳不留情,让人毫无喘息之机!

“生死印!镇压!”

弈倾天一剑挥出,再化双领域,轰向魔神泽,争取一丝喘息之机。

“有人破开了妖神界封!”

“是九巍山地脉被破。”弈倾天心中念头一转,便是弄明白了事情变故之因。

啸月银狼口中不可破的妖神界封,居然被人给破了!倒底是谁!

心念起伏,弈倾天挥手化出剑碑楼,在天地放大,轰然一旋,与生死印成双重封困,镇向了魔神泽。

“必须阻止那人继续破封。”

界封再被破的话,魔神泽还不知道能恢复到什么程度。

“身化万千。”身影腾挪,弈倾天施展出一气化三清的第二层变化,一人瞬息分化出九道身影,微转身,便是分道向着九巍山九柱奔去。

“以身为截,断脉封灵!”

身现九柱上空,弈倾天只是扫了一眼,九道身影便是不停留,直入九柱底部。

九巍山地脉不似它处,弈倾天施展截脉封灵之术能封得住十万大山的地脉,却是不见得,能够封得住九巍山的地脉。

为确保稳妥,他只能以身做截,断脉封灵!

九道身影入柱,封困气息轰然爆发,这一刻,九巍山外,某处,黑袍人面色猛然一变。

在她身前,有根黑色长钉漂浮,气息贯地,遥遥指向九巍九柱。

“有人封住了九巍山地脉!”黑袍人黑袍吹拂,冷意弥漫,“我倒要看看,你之封困能不能挡住贯脉钉之力!”

话音落,黑袍人功力再催,玉手斜拍,一根黑钉飞出,若长枪,好似能够贯穿天地一般,直直洞入了九巍山一柱。

天地再起轰鸣,地再动,山再摇!

然而

“地脉没被破坏!贯脉钉失效了?!”黑袍人话中难掩惊愕,她的眸中倒映着眼前场景,那里山摇地动,九巍山柱,却是耸天而立,能千年不变一般。

“倒底是哪人出手了”黑袍人心中不解,目光看向某处,在那里,有巅峰气息荡漾,急速而来,显然是被贯脉钉之力吸引而来。

“贯脉钉不能起到作用,还是先离开再说。”黑袍人眸中微现担忧,心中不甘,却是只能避开,闪身消失。

在他离开不久,有两道人影破空而来,“那人离开了。”

“以此地残留气息来看,九巍山地脉的被破,应当就是那人所为。”

“那人为何不将九柱尽毁呐?”

“不是不毁,而是无能毁!”

“咦?有懂得封困之术的高人出手了?”

天地轰鸣,一根黑色长钉贯穿大地,直直往地脉而去,为截脉之力卸去大部分力量后,仍旧去势不止,贯脉而入,洞入了以身作截的弈倾天体内。

霎时,弈倾天那一道分身犹若被天劫加身一般,轰然一震后,猛地爆成了漫天血花,却是,弈倾天这一道分身之力,根本不足以抗衡贯脉钉之力。

他没有被贯脉钉封脉,压制修为。

而是

直接被抺除了。

若不是,弈倾天有一气化三清的身化万千,分身替死,黑袍人的这一击,就能要了他的命!

十死无生。

张嘴便是喷出一口鲜血,弈倾天心中冷意蔓延,身体微寒,“断人修为,封人九脉于一击。”

“真是好绝的一击!”身子发冷,弈倾天没有动弹,戒备双眸,紧盯虚空。

过了许久,空间再不现涟漪,绝杀的贯脉一击,也是未在出现。

“不知事实,知难而退了?”

破坏妖神界封的行动,没在出现,有很大的可能便是,破坏者一击不中后,误认为,界封内有妖王出手封住了九巍山地脉。

无机可趁,再加上此时盘桓在九巍山的,除了魔族以及暗潮势力外,也有许多正道人士是心怀天下苍生,一心欲绝魔之后患的。

那破坏之人,若是不能一举摧毁九巍山九柱,对方是绝对不敢长时间待在同一个地方的。

除非,对方自认,有力抗所有正道修者的实力!

心中念头只是一瞬转过,弈倾天轻喝一声,一道分身再化。

以防万一,他还是在九巍山九柱之地,各自留下了一道分身作截。

做完这一切,弈倾天强压被贯脉钉重击封在体内的伤势,目光投向了天空一处。

在那里,生死印上,阴阳二气流转不歇,却是已然不再圆润,有冲突生起,紊乱波开,顶着上方的剑碑楼,不得颤抖,随时都能飞天而去一般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