万古帝皇

第690章 斩轮回

第691章 斩轮回

“小子,你是封不住我的!等我破了你这鬼囚笼,你的死期就到了!”魔神泽目瞪弈倾天,双手一拉一扯一团,尽是无尽沼泽之力,或吞噬,或轰鸣,或交接生雷,尽数地轰在了太极之上。

魔神泽欲破束缚。

能破束缚!

知晓九巍山一柱的被破,让魔神泽功体复苏到远胜之前交战之际,弈倾天心中不再存侥幸。

眼下的魔神泽,修为虽然还未臻至领域大成的泰皇之境,却也是相差不远了。

功体有不稳欲破之兆,弈倾天知道,自己能够维持的巅峰战力不长,一出手,便是至极之招。

“一气化三清。”弈倾天轻喝一声,身再化,长空顿现弈倾天的三道身影。

一者白,一者黑,一者紫,有天地三气,在三者身体上流转,同出一源。

目视弈倾天真正身化三人,魔神泽面色不由微微一变,“天痕玄术?”

他甫降落天痕,便是遭遇了妖族大能狙击,轮回就是被斩在九尾天狐的玄术之下,他岂能不对这骇人之招,心生忌惮?

“只是分身吗?一人打不过我,三人、百人、千人、万人又能如何!”

魔神泽面再露不屑,也不知是真不惧,还是在自我安慰。

“剑道合一。”身化三人,弈倾天手中动作不停,三道身影皆是伸手一抓,有剑器飞来,落入三人手中,剑入手,三人身上,顿生剑意。

无匹!

“八极封天。”三道人影嘴唇开阖,有冷音绽放,手中剑齐动。

紫影北渚龙气缭绕,剑挥昆吾,能镇天地。

黑影阳刚浩大之气弥漫,青玄斩出,似有情,似无情。

白影死气缠绕,天下皆刍狗,剑碑葬魂。

三剑合一。

三气合一。

三化合一。

剑道合一。

“给我斩。”

一声斩落下,三剑猛垂,剑尖朝下,三色光华流转,自成无上诛魔大阵,斩魔而出,洞向了魔神泽。

剑光流转,天地顿时陷入一片混沌之景,魔神嘶吼欲裂,大地被湮灭成虚无,荡开的冲击波毁天灭地,如同推波助澜一般,向着天地四方齐齐掀了过去。

所过之处,万物尽归阴阳,生机不复,死意不存,若天地之初的无生无死,无始无终。

“吾未展魔之能,怎能死!!”

“怎能死!!!!”魔神泽不甘狂吼,有轮回之意,在他身上蔓延。

魔神之中,他虽是排行老幺,实力却是几魔之中数一数二的。

他本以为,入天痕能成就一番大事业,却是没想到,初入天痕便是遭遇了妖族一击天魔星,天魔星被毁,他好巧不巧地,又是落在了妖族领地之上。

妖族大能虽重伤,却还是拼着沉睡石封的代价,斩他轮回,镇他魔体!

命运如此不济,他,好不甘心!

如今,好不容易脱困,魔神泽却又是遭到了弈倾天、冷孤寒两人狙杀,先是,魔之龙被斩,接着,又是他被重创,眼下死亡迫面。

“好不甘心啊!”

魔神怒吼,恨天恨地,洞开界封,直入九天,他身上轮回之意燃烧,葬尽来世之力,只欲与敌同葬,绝魔族之后患!

天地风云动,阴阳倒转,阴不成阴,阳不成阳,两气不再相济,有排斥生成,相互湮灭,反噬之力洞入弈倾天体内。

他身躯猛颤,三道人影被硬生生地拉扯着,并入了一体,三神剑摇摆无力,自虚空坠落而下,只有青玄青芒微现,熟悉气息溢出,飞入弈倾天体内,草木修复之力,瞬时弥漫弈倾天四肢百骸。

短时间内却是无济于事,不能恢复弈倾天宣泄一空的战力。

“咳咳!”剧烈咳嗽着,弈倾天张嘴喷出几中鲜血,里面夹杂着他内腑的碎片。

他的面色惨白,身上伤痕纵横,深可见骨,不可细数,却是······

“终究未死!”

“终究未死!”

两道有气无力的话音,近乎同时响起,其中蕴含的情感,却是截然不同。

一者恨极。

一者无奈。

就如同此刻面对面,箕坐于地的弈倾天、魔神泽两人。

“你未死,你还是会死的。”魔神泽摇摇晃晃地站起身来,再摇摇晃晃地蹒跚走向弈倾天。

弈倾天哈得一笑,仍旧坐于地,“这世上,谁能不死,谁又能得长生。”

“我会死,你也会死。”

“我知道我会死。”魔神泽轻笑。三剑洞入他体内的时候,他自燃轮回的时候,他就知道他会死,“可是,那又如何?”

魔神泽淡淡一笑,“至少,我能在死前再做一件事。”

“杀我?”弈倾天咳嗽吐血,风轻云淡。

“杀你!”魔神泽肯定回答道。

下一刻,他蹒跚脚步微快,来到弈倾天身前,一脚抬起,便是狠狠踢在了弈倾天胸口,将弈倾天踹得吐血倒射而出,擦着满地碎石,轰在了废墟之地,躯体深埋。

如今的这一人一魔,可说,都是战力一空,比之凡人,也只是稍强一筹而以。

不同的是,弈倾天生机未尽。

魔神泽却是,已然回光返照了。

然而,只是单单回光返照带来的力量,魔神泽已足以抺杀此刻的弈倾天了。

“九尾敢诳行,以你诛我,小子,你之本事,的确不差。”

魔神泽捨起地上一块尖石,微低身,揪着弈倾天胸口,将他从废墟中拉了出来,“不过,也难逃一死。”

绝魔族后患!魔神泽微低头,手中碎石,对准弈倾天的头颅,青筋暴出,他臂一扬,碎石若杀人利器,狠狠向着弈倾天扎了下去,绝杀!

咻!嗤啦!一声破空!一声刺骨!

天地,有血花瞬溅。

有生机湮灭。

“我说过,你会死的。”

“不是我死在你前面。”

“而是你死在我前面。”

用尽最后一口气吐出口中长钉,弈倾天一身再无力,倒地,昏迷。

他前面,魔神泽手握碎石,仰天倒下,手中碎石微染血,眉心更是血流如柱。

在那里,有一根黑色长钉微现,在寒风中闪烁着冷光。

生一人,亡一魔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