万古帝皇

第694章 魔佛执杀幽雀降临

第694章 魔佛执杀、幽雀降临

这里二代势弱,另一边,血魔神境遇更惨。..

他魔体衰败大半,又是为赤炎所克,两人一交手,他便是被南宫苍不断重创,只能逃命。

要不是他有着近乎不死的魔体,怕早就是死于南宫苍剑下了。

“该死啊!”血魔神狼狈逃窜,血术不断展开,层层血影在天空化开,不求能避开南宫苍杀招,只求能坚持到蝶魔神斩杀二代来助他。

只要蝶腾出手来,南宫苍还不是刀下鱼肉!血魔神心中自我安慰,拼力支撑。

然而他之期望,注定要落空了。

因为,就在这一刻,有他无比熟悉的气息自天际轰然降下。

那是曾经同为一源的气息!

“杀戒!”

云层破开,一缕金芒洒下,伴随着一柄阔剑,轰然坠下,轰在了血魔神眼前。

让他惊。

让他骇。

让他惧。

“死。”杀戒之后,魔佛降世,开口定生死,“我说过,你一定会死在杀戒之下的。”

话落,魔神惊骇,身化血影,欲退。

轰隆!

南宫苍一剑斩出,天地洪炉顿现,赤炎席卷长空,剑成领域,镇魔。

铮!

“天净火。”

杀戒出鞘,魔佛执杀!

这一剑洞向血魔神,避无可避,退不能退。

这一剑,不关过去,不涉未来,只滞现在,只斩当下,只斩魔神!

断轮回。..

剑出无悔,天地无声,血魔神欲语不能语,只能眼睁睁看着那一剑决绝,那一剑洞入自己眉心。

剑过。

魔亡。

血河异象浮现,冲天而起,象征着,又是一位魔神的陨落。

“千蝶影!”梵白出现的如此突兀,血魔神陨落的如此猝不及防,让魔神蝶都是反应不过来,怒火便是腾腾窜升而起了。

太阴魔镜一展,便是魔式千蝶影,死月之气弥漫,染尘染尘不再自净,死气轰入了二代体内,他身一动,功力衰退之感已然在他体内化开。

二代再跌境。

“死!”见二代功力锐减,魔神蝶乘胜追击,剑光呼啸一声,便是斩向了二代。

当!当!当······剑光斩落,忽得有白莲三千在二代身前化开,攒成一朵硕大的白莲,片片花瓣皆是一莲构成,如同法印一般,轮转着,将剑气尽数消磨开来。

咻得一声,二代趋势退开,魔佛上前,变守为攻,白莲一团,有灭罪气息荡漾,直线轰向了蝶魔神。

蝶魔神轻喝一声,皓腕伸出,掌心紧贴太阴魔镜,幻化层层镜之束缚,挡向了魔佛之击。在她身后,南宫苍剑引赤炎,焚天灼地,火舌窜出,飘忽不定地游向了蝶魔神。

两人合力,欲再诛魔神!

“妄想!”蝶魔神冷笑,单手一引,成掌拍出,在天地逐渐放大,魔掌遮天轰向了南宫苍。

她另一手微缩,借魔佛之力,趁势逼向南宫苍。

两强相敌,先斩其臂!

南宫苍霍得一下腾身而起,像是垂天大鹏一般,浮在了蝶魔神上空,犹若无处不在,在他身后,朱雀虚影浮现。

它之双翅,有赤炎缭绕,遮蔽苍穹,舞动之间,烈焰侵袭,赤野千里。

咻得一声,朱雀雀羽红芒璀璨,暴射而出,分化出层层密密的剑芒,呼啸着斩向了蝶魔神。

这一剑勾动了赤炎本源之力,已有一丝不属于南宫苍此境的奥妙,蝶魔神身陷其中,顿入颓势。

前有南宫苍赤炎在手,后有魔佛灭罪而来,蝶魔神宛若已然身入死地,绝境不能重生。

然而就在这时,天际忽得有幽焰诞生。黑焱缭绕,紫芒升腾,一人踏雀而来。

雀是朱雀,非朱雀。

不和谐的感觉,在几人心中升起的下一刹那。

“朱雀碎天华!”再出,星如雨一般,天降黑焱剑光,扫荡一切,剿杀之力逼得魔佛、南宫苍顾不得针对蝶魔神,回招防御。

“走!”趁隙,黑袍降临天地,黑焱一卷,层层压向了魔佛两人,一招落,她一拉蝶魔神,石入大海一般,没入虚空,只荡起一丝涟漪。

眼看两人就要脱困,天地骤冷,有雪国轰然暴射而来,撞向了黑袍人,将她之势一滞。

同时,一道黄泉浊流斜斜斩出,杀向了黑袍人背后。

趁她病,要她命!

“找死!”眼看就要脱出生天,却是横出变数,黑袍人怒极!

她不顾身后邪流,翻掌之间便是至极之招层出,轰向了来人。

魔之流轰动天地,觉座不敢大意,掌心雪国凝于一点,当头拍向了黑袍人,欲洞入她体内,冻结她之生机,冰封她之识海。

见此,黑袍人轻喝一声,太阴魔掌同样凝于双手,硬碰硬地轰向了觉座。

轰隆!两掌交接,虚空瞬时炸开,无边气浪层层轰荡着天地,向八荒横扫。

觉座只感觉自身寒流洞入对方体内,好似势如破竹一般,瞬息间,便是重创了对方。

这么弱?他心中才升起这个念头,便是猛然察觉掌心一疼,像是被蚊子叮咬了一口一般。

下一瞬,有滔天掌力再现,一波又一波的轰向了他,身处浪涛,无处可滞,觉座凝住心神,掌力再摧,以硬碰硬。

然而他掌力才出,体内却是骤然传出一阵虚弱之感,只感觉泰皇巅峰的修为,像是破洞的水袋一般,急速衰减着。

这、这是怎么回事?!他心中微骇,身影瞬时急退开来。

“现在才想离开?晚了!”黑袍人杀意沸腾,单手一圈,剩下的六根贯脉钉,在她身前一字排开,一掌雷霆轰落,一钉洞出,瞬息击入觉座体内。

让他九脉再封,气息再弱。

轰!

嗤啦!

黑袍人一步一落掌,一掌落一钉,一钉阻一脉。

七根贯脉钉尽数击入觉座体内后,觉座修为已然由泰皇巅峰降至地皇巅峰,整整降了一个大境界。

骇人至极!

“给我死!”封脉之后,黑袍人一指点出,气撼苍穹,轰向了觉座眉心,欲一击必杀。

我命休已!在猜出贯脉钉的存在后,觉座便是知道自己怕是要栽了。

七根贯脉钉入体,封他功体,创他身魂,他如何能抗之盖世黑袍人?

黄泉刀芒为蝶魔神所阻,另一边的夜枭自顾不暇,踢到硬铁板的他,哪里还有精力救援觉座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