万古帝皇

第695章 魔源事了

第695章 魔源事了

眼看着,觉座就要亡于黑袍人手中。

嗤啦一声,虚空忽得裂开,撑开了两道巨大的狭缝,像是人之瞳孔一般,内里一片的无尽白芒。

有无尽杀戮之气从白瞳中涌出,形成双刃斩向了黑袍人,逼得她变掌挡向了杀戮之击。

“白瞳!”黑袍人心中惊疑不定,放开对觉座的追杀,和蝶魔神汇合。

觉座逃得一命,赶忙闪身,来到了神秘人一侧。夜枭尾随。

几人一番急斗,不过几息。

梵白和南宫苍三人已然追来,场中瞬成三足鼎立之势,难分敌我,谁也不敢妄动。

“魔神泽、血相继败亡,魔神秽寄居天魔器秽灵之鞭,苟延残喘。只余幽、蝶。”

“如今之势,正是魔消道长,如不趁势而为诛魔灭罪,来日风水轮流转,怕就是没有这么好的机会了。”

几人沉默中,白瞳无情,有冷漠话音传出,杀戮之意微现。

幽、蝶尽在此处,此幽即便不是彼幽,怕是和魔神幽也脱不了关系,斩她总是没大错的!

再除了魔神蝶,乱天痕的魔族之祸,就能彻底终结于今日。

神秘人这话一出口,敌友已然分明。

黑袍人无奈一叹,“时也命也,终究还是走到这一步了······”

众人神色微愣。

蝶欣喜跃于眼。

“你们一定会后悔的。”

黑袍人话音落地,她体内魔流再涨,双掌一拍,便是轰在了蝶魔神背后,死意瞬息洞入蝶之魔体,力量波动,好似能抺杀一切存在。

让得大日失色,天地昏暗。

黑夜骤临!

“这是······”梵白法眼锁定在黑袍人身后异象之上。

在那里,一轮冷月高据天穹,吞噬一切光明生机,给世间带来的,只有无尽的死亡。

“死亡之月!”梵白杀戒恢弘,“她在传功,快阻止她!”

话音落地,出鞘杀戒已斩出一线佛光,开天辟地一般,轰向了黑袍两人。

其他人惊醒,收起内斗心思,脸上冷汗直流,出手便是最强之招,若烟花绽放一般,欲阻死月本源的传输。

这黑袍人居然有死月本源之力?要是让蝶魔神再吸收死月之力,那还了得!

七层死月之力足以让蝶魔神一力横扫天痕无数高手,臻至几近欲求一败而不败之无上境界,到那时,谁能抗她?

想到这里,神秘人白瞳死意再涨,杀戮之气力透苍穹,不如死月之湮灭一切的死亡,他之死意更是力求杀戮,以杀证死之本源。

杀戮至巅峰,神秘人双臂从虚空伸出,有双刃浮现,毁灭之意轰荡天地起涟漪。

“杀神斩!”

一斩杀神,双刃分化,斩出细碎光刀,刀刀催人老,洞向魔神蝶。

“千蝶影!”

众多高手齐攻而来,魔神蝶面上不见慌张,气质愈发清冷,她手一翻,借死月之力,太阴魔镜旋转斩出,有死月本源蕴藏其中。

遇仙杀仙。

遇佛斩佛。

一击之下,天地一切顿陷湮灭,一派末日之景!

爆炸消失,黑夜褪去,天地再归清明。

魔却,已不再。

只余冷意飘荡。

天地造化,钟灵神秀,氤氲紫气在神秘空间内搅成一个巨大的旋涡,若星河,鲸吞一般灌入了下方某处,在那里,一道人影静静盘腿而坐

紫气化纳,他周身有些波动的气息逐渐得平稳起来,最终,宛若寂灭一般。却是非生非死,既生既死,色空相合,顿入一种不可捉摸之妙境。

紊乱人之感观、精神,不辨东西,视线落处,那人好似不在三界,不入五行。紫意深处,微讶的轻咦声响起。

阴阳流转不歇,过了良久,弈倾天睁开眼睛,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,“紫色天螺不愧是妖界至宝,有大造化之物。”

得它之助,弈倾天不仅伤势全愈,周身更是散发着强悍无比的气息,他之修为再进,已然不弱于阴冥王等人。

“修为提升倒是其次,与魔神泽这一战,倒是将我一身所学再一次的融会贯通,对规则的领悟更深,这才是最大的收获。”

弈倾天微闭眼,脑海中流转着自己所学的体悟。

他之佛门领域掌中佛国,与血脉领域九龙逐涛,属性一阴一阳,在弈倾天助铸天圣手炼器时,已经初步被他融合在一起。

此番一战,阴阳相济,双领域形成的生死印遭到魔神泽魔神之力冲击,孤阴不长,孤阳不生,几尽相融,再无阴阳之分。

弈倾天再御使生死之力平衡体内相斥之力已然得心应手,古佛心、死月之力的力量,弈倾天虽不能彻底运用,却也是能抽取一部分。

除此,他体内三气的合一也是渐入随心之境,一人三化下,三气合一的八极封天之招,不再是弈倾天不敢轻易动用的禁术。

“假以时日,也许不必分身,单凭我一人就能施展出三气合一的八极封天······”弈倾天心中念头闪过。

“这点便是不急,顺其自然而为。倒是我的剑道······”弈倾天单手张开,在他掌心,剑风暴卷起,团成一个小球,渐渐放大中,居然有自成剑之一界的趋势。

剑碑楼一行,弈倾天一身剑道合一,更是意外收获了剑碑楼这一神剑,体悟多多。

九巍山与魔神泽一战,他又是心有契合的御使过神剑昆吾,而他自身,又是神剑青玄之主,天诛佩剑诛邪也是寄居在他的识海,虽不能动用,却也是时不时有剑道感悟散出,耳濡目染,弈倾天剑道之境想不提升都难······

“剑道领域还未成形,我若是要构建剑之领域的话,就要一直压制修为在地皇之境。走二代前辈的一步登天之路······”

心中有了些想法,弈倾天暂放剑道之事,翻掌拿出一物,封困气息瞬息微微荡漾开来,“这长钉能破九巍山地脉,怕是不差于剑碑楼上的一些神兵。”

“我受它一击,却也因它之故斩杀魔神,倒是福祸相依。”

弈倾天重伤之下,随便一个初入修行之人都能斩杀他,更不要说,必死之下魔神泽。

回光返照之力,抺除百个千个弈倾天,都是不在话下。

要不是弈倾天见机不妙,口含贯脉钉,趁魔神泽大意之时,击出必杀一击,他怕是早束手就擒,任人宰割了。

“魔神泽已除。不知道,梵白前辈他们诛魔是否功成?”

弈倾天目光望向某方。

“此间事已了,向娘娘等人告辞后,我也该离开妖界······”

“回西剑域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