万古帝皇

第696章 妖僧

第696章 妖僧

山林葱翠,波海起伏。大日如轮垂下道道光帘,透过树间在地面上留下点点斑驳。鸟雀鸣,花叶香。野岭,一派生机。

然而,如此安详之境,在下一刻,却是骤然被打破了。

有两人急急而奔,粗重的喘息声像是杂音一般,轰然一声便是切入了此地。惊起飞鸟无数,落叶纷纷。

整个林海,霎时像是一张被撕裂的山水田园画,安和不再,只余残破和错乱,就如同这急奔而行的两人。

“师妹,妖僧就要追上我们了。你快走!我来断后!”两人之中的蓝衫男子话未落,便是猛得一推他身旁女子。

将对方送离险境后,他猛转身,体内元功毫无保留的释放出来,长剑一摆,有剑气如破山一般微微荡漾开来。

“小小一个毛头小子,也想阻你僧爷?真是好不知分量啊!”戏谑笑声在林间四处散开,让人不辨东西。

蓝衫男子心微寒,“有本事就给我出来!”他长剑胡乱斩动,破山剑气横扫四方,搅木摧林,想要逼出对方。

那僧人的戏谑笑声却是不断,“既然你这般想要小僧做你那妹夫,那小僧就恭敬不如从命了。”

话落,有金芒闪烁,佛气凝聚,汇成一道万字印记,徐徐向着蓝衫男子镇压而下。

轰隆一声响起!

蓝衫男子剑一挡,人便是被炸飞开来。

这两人,根本不是一个级别的高手!

那僧人一路追赶,怕不是不能擒拿住他们。而只是单纯地,为了享受那份追捕猎物的快感而已。

好一个邪僧!

“师兄!”眼见自家师兄初照面便是被那邪僧重创,逃出不远的女子心一慌,顾不得自身再入险地,长剑一卷,道道奥妙剑光,点向了僧人周身要穴。

“小娘子就这般急着招待夫君吗?”见女子剑光卷来,僧人眼底微凝,这剑法可不是一个小小问剑宗能够掌控的,十有八九,是问剑大劫那一战残留下来的。

心念至此,僧人不敢硬接,怕其中有玄妙,他佛珠一卷,拴住蓝衫男子,一拉一扯,便是将对方拽到身前。

“小娘子还真是疼爱夫君啊!为了我,这旧情人,说杀就能杀呐。”

僧人口中调侃,女子面色一片羞红,剑光微乱,“无耻**僧!”女子怒骂一声,长剑起伏,却是不得不收起杀招,欲再借机出手。

然而她这一收手,却是再无出手之机了。

僧人见女子杀招收起,心喜不已,“给我倒!”

他一指点出,有清心宁意光芒洞出,瞬息击在了女子眉心,咒印化开,女子心神一滞,再回神时,功体已然被封,沦落他人之手,任人宰割!

她勉强支起身子,想要后退,却是无力地再度跌坐在地,浑身酸软,提不起一丝力气。

“无耻**僧!你若是敢碰她,我定要将你千刀万剐!碎尸万段!”蓝衫男子目光赤红,面目狰狞,像是要吃人的猛兽一般。

“就你?”僧人邪邪一笑,目光上下扫视道女子曼妙的身姿,“我不仅要碰她,还要替你好好怜爱美人一番,我倒是要看看,你怎么将我千刀万剐。”

他话音落地,脚步缓行,向着女子逼近而去,一步一缓,刻意的折磨!

“我就算死,也不会让你辱我清白的!”女子心中暗下决心,勉力提起长剑,脖子一低,便是向着剑锋抺去。

叮!嗤啦!长剑被击飞插在了远方地面,僧人冷笑:“我看中的鼎炉还从未有逃出我手心的时候,你越反抗,沦为玩偶的时间也只会越长。”

戏弄够了,僧人不再耽搁,屈指一弹,劲风扫出,割向女子衣裙,要享用这难得的美人,夺她元阴,成他无上极乐大道。

然而就在此时,天地无声,无踪无迹,僧人弹出的劲风却是陡然尽数地被反击而回,力道不增不减,借力打力,不损己身,不长他物。

“谁?!”人影不现,危机不临,僧人却是心底一寒,几有魂断命碎之感。

他的修为已入真灵,经历问剑大劫后,这样的修为在整个烂柯寺已经算是数一数二的,即便最近有高人降临烂柯寺,他的真灵修为也是不差的。

而眼下这人能无声反击他的攻势,更是不为他察觉踪迹,这人的修为又该多高?

心底发寒,僧人不敢妄动,心神戒备。

蓝衫男子和那位女子面上一喜,该不会真有高人路过,顺手相救吧?

“藏头露尾的东西!不敢出来,就不要骚扰僧爷的好事!”僧人话落,单手成爪,继续向着女子抓了过去。

不敢出来,怕是这人自知修为不够,出来也只是送死而已。所以才装神弄鬼,想要吓退自己!

僧人心中下了结论。

女子和她师兄也是想到这一点,悲慼再上面容。难道今日真得难逃被辱之命?

几人心思流动间,嗡嗡声乍起,一抺流光忽得闪过天际,一剑再入手,割破皮肉的嗤啦声,骤起!

伴随着难掩的惊呼。

“你的功体明明就是被我封住了,怎会、怎会······”僧人话音未落,面色微愕的女子已然身不由己,一步跨出,平平一剑,再刺。

就是这般平常一剑,这僧人百般手段尽展,却是硬是避不开,只能气凝双掌,硬抗一击。

指、剑交接,一缕微弱的封困气息,顿时洞入他体内,让得他体内气息一滞。

剑光闪过,他险些就是被一剑创伤。

“好诡异的剑术!”僧人脸上冷汗直流,要不是出剑的女子修为差他许多,方才那一剑就能让他成为剑下鱼肉,任人宰割。

这暗处之人倒底是谁······僧人知道自己踢到铁板了,暗处那人至少是真灵巅峰的高手,甚至可能,一步踏入了那非凡之境。

他是万万敌不过的,也只能寄希望引来烂柯寺的高手,救他一命了。

他心中这般想着的时候。

问剑宗的女子也是心不在焉心思错乱,这人倒底是谁,她心中疑问才生,一道不辨年纪的话音,便是轰响在她脑海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