万古帝皇

第698章 谁能万相皆空

第699章 谁能万相皆空

“两位上师!快救我!”身魂被锁,死神骤临,渡厄心中一片骇浪翻滚着。

有上师相助,渡厄依着极乐大法已然初初踏入了人皇之境,可是,他为何在弈倾天面前仍旧毫无反抗之力?

能够这般随意揉捏地压制人皇修者,恐怕至少要有人皇巅峰的实力吧······他心中念头落下的时候。

两位上师中的六欲上人,终于出手了,他手中佛珠一甩,万千细碎万字符瞬息浮现,同样凝成一道掌印,面对面的挡向了弈倾天的一掌。

渡厄乃是此地的地头蛇,而那人身受重伤,即便侥幸逃到这里,也是逃不远,事关此行任务,他不能袖手旁观,眼睁睁看着渡厄被斩。

心念起伏,六欲上人悄悄地对媚菩萨打了一个眼色,若事情真没有转圜的余地,他们两也只能尽力拼死留下弈倾天了。

六欲上人才想到这里,面色便是不由剧烈变化起来。

在他对面,弈倾天一掌轻柔,风拂山岗一般,两掌交接,他的一掌宛若虚无一般,直接被弈倾天的一掌穿过,去势不减抓向了渡厄。

“该死!”六欲上人暗骂一声,掌力骤增,继续轰向了弈倾天,打算围魏救赵,逼弈倾天回招自护。

弈倾天一笑,身影骤虚,苍穹瞬动,再出现时已然来到渡厄身前,探手向着对方抓了过去。

媚菩萨眼见事不可为,娇媚俏脸不由布上了一层寒霜,杀机起伏,她一念动,佳人红粉浮现,罗幕重重,有绝世无双的美人罗裳半解,欲遮还羞,身姿诱人,神色挑逗,好一幅旖旎温柔乡的美景!

“红颜骷髅!”弈倾天拍掌震碎眼前白骨,冷眸盯在了媚菩萨身上。

见事不可为,当机立断,以媚术勾动渡厄心中欲念,再直接放大无数倍,让他自焚欲火而死。

一念红颜,一念骷髅!当真是好手段!

当真是骷髅红颜!

一语落,弈倾天精神力已然顺着对方媚术之线,追根溯源,狠狠轰入了媚菩萨的识海中。

媚菩萨想要避开,哪里还来得及,只能暗提精神,场力暴开,修为全展,全力剿杀湮灭弈倾天的精神力。

嗤啦!两人精神力暴开,相互撞击。

霎时,他们之间的空间,便是被硬生生地扭曲开来了,有风雷在其中蔓延开来,湮灭一切。

如同死域一般!

六欲上人想要插手相助媚菩萨,他身影才触雷场,整个人便是骤然被炸飞,吐血倒射而出,身上血痕暴开,像是一张白纸被随意揉捏出的褶皱一般。

“好强的力量!弈倾天的修为倒底处在何种境界了!?”六欲上人抺了抺嘴角血迹,静观两人交锋,心念起伏。

弈倾天诛魔一战时展现的修为乃是地皇七重天,六欲上人的修为和弈倾天一样,媚菩萨则是要高他两个小境界,只差一步就能迈入泰皇之境。

弈倾天、媚菩萨两人精神交锋的场能就能创伤他,这两人怕是功力已然提到最高了,也就是说单纯地在功力上,弈倾天已经不差媚菩萨了。

再加上弈倾天层出不穷的手段,他的战力怕是要胜过媚菩萨一筹······

他才想到这里,媚菩萨果真出现了溃败之势,弈倾天两人之间扭曲的雷暴,逐渐地向着媚菩萨推移了过去,眨眼间,就是轰在了媚菩萨身上。

雷能涌动,媚菩萨瞬时吐血,脚步不稳,后退开来,弈倾天趁势逼近,掌印向着对方天灵盖,轰然盖下。

黑芒涌动,相思错之力瞬间爆发,化出丝丝缕缕,刺入对方识海,欲要一探佛门再入西剑域的目的,欲要一探六欲上人两人的真正来历。

“你死定了!”

噬魂展开,戏谑笑声同时在六欲上人和媚菩萨心中响起。

为了追寻那人踪迹而不引起西剑域高手注目,他们两人的修为不高不低,既能奈何得了重伤的那人,又不会引起巅峰高手的气机感应。

而为了以防万一,出现他们被生擒的意外,他们身上皆是被下了手脚,只要对方敢采用搜魂一类的手段,那禁制就会立刻爆发开来,抺杀一切外来者。

弈倾天指微动,相思错深入媚菩萨识海深处,霎时,有无数记忆乱流涌来,像是列车驶过一般,带出一连串的模糊画面。

弈倾天还未来得及细看,一道深邃虚无的意念,便是骤然在媚菩萨识海深处涌起,不经时空,直接霸道地轰向了弈倾天,空之意境荡漾出层层波纹,波及在弈倾天的身上。

瞬息,一股熟悉的气息,在弈倾天身上升起,万相皆空,万法皆空,这空能抺除弈倾天存在的一切痕迹,甚至抺掉他的过去,断绝他的未来。

这是佛门的空之本源!

空之意念才起,弈倾天心神便是微震,识海动荡,记忆模糊,人影虚幻,因果断绝,他之存在的一切痕迹,被霸道擦去。

弈倾天不存弈倾天,他人不存弈倾天,万物不存弈倾天,凡有所关,皆被断绝!

这就是空的霸道。

“还真是好生霸道啊!”弈倾天逐渐被同化为空,斩绝轮回,他嘴角却是挂着冷笑。来人身份,他已然猜出一丝半点了。

想以空来对付他?

若是其他人,还真有可能直接被斩断了轮回,对弈倾天来说······

“以空来对付我,便是以空来对付古佛,你还真是找死啊!”

一语落地,弈倾天生死运转,古佛心力量被**,有空之本源溢出,甫现弈倾天身外,便是以着磨灭一切的万相皆空,向着八荒席卷开来。

媚菩萨的识海被波及,瞬息间便是成了一片虚无,轮回被断绝,气息被湮灭,她之存在,她之形象,几近在所有人心中消失,再无存在的痕迹。

空之本源侵袭开来,湮灭媚菩萨识海后,去势不止,避无可避的直接轰在了身藏识海的那道意念之上,同出一源的力量,却是不同的体悟。

两种空之力对轰在一起,只存在了一线不可察的微滞,随之,古佛之力便是浩浩荡荡地轰碎对方意念,一声惨叫乍起,虚空荡起涟漪。

有浓浓杀意,不掩饰,自遥远之地洞穿而来,欲要深深记住伤他之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