万古帝皇

第699章 解空第一

第700章 解空第一

“你找死就怪不得别人了!”意念再洞来,弈倾天古佛之力再**,融成一股骇人之力,追根溯源,沿着对方意念探来之线,不经时空,空之本源,直接洞入了那人体内。

以空制空!

以佛压佛!

再创对方!

“该死啊!”

“快斩断联系!”

“好机会!”

千万里之外,有陌生话音乍起,宛若就在弈倾天耳边响起一般。

随即,弈倾天眼帘便是猛然映入开天辟地之景,一道惊神剑芒骤现之后,半空一转,轰然斩落而下,将古佛之力斩断。

线断,弈倾天骤然失去对对方的锁定。

古佛之力收敛入体,弈倾天面上寒霜弥漫。

“了无!”

“该死啊!”

“快斩断联系!”

“好机会!”

了无大意之下,被古佛空之本源创伤,空之力紊乱,自顾不暇,失去他空之力的制约,被三人压制的黑袍人,极力运化破裂的九幽领域,轰开空流,卷起囚笼中的那一道白衣人,便是要破空而去。

围困她的那名剑客,一剑惊神,欲斩断她之退路,却是骤现弈倾天古佛本源继续轰来,他面上不甘,却是不得不半空剑芒一转,斩向了弈倾天和了无之间的联系。

三去其二,眼看着黑袍人就要脱出三人封困,白瞳再现,杀意滔天!

天际双眸裂缝撕开,死神走出,现出人影,有双刃在他臂膀长出,泛着惨白之色,交叉一挥,便是杀神再出。

一斩之下,杀神斩仙!

黑袍人一声娇喝,九幽领域再凝,有参天大树在领域内拔地而起,眨眼间就是长成了九株黑色柳树,枝条柳叶在领域上蔓延开来,犹如魔纹一般攀爬遍布领域。

以破碎领域,再抗这杀神一击!

生死一线,杀神一线,斩落,相碰,炸响,轰动!

毁天灭地的极招之下,两人皆是吐血倒射而出,虚空破碎成一个巨大的黑洞在两人之间浮现,吞噬着这片虚幻不真实的星空。

“走!”黑袍人九幽领域被轰碎,体内伤势惨不忍睹,再无一战之力。

趁着三人被纠缠之际,她运起最后一分力量,身影虚化,提着白衣人没入虚空裂缝。

转瞬不现。

三人脱出困境,已然追之不及。

“天衣无缝的诱杀之局,居然、居然!就因为一只蝼蚁的涉入被破坏了!”

“真是该死啊!!”

“该死、该死!该死啊!”

嘶吼不断,气急败坏。

“佛门内对空之力能有这般深刻体悟的,只有那位号称佛前座下弟子,解空第一的了无。”

“没想到,这两个妖僧背后之人,居然是这位大佛。”

弈倾天眉头微蹙,想起魔佛梵白的一夜堕佛成魔,血洗灵山,古佛枯木以心镇压,他愈发觉得佛门的这趟水深得很。

古佛座下有八大弟子,如今的佛世尊乃是古佛座下大弟子,魔佛梵白则是二弟子,了无、阿难等人皆是梵白的师弟。

对佛世尊,其他师弟的感观如何,弈倾天不知道,但是梵白明显有着难掩的恨意。

而了无,他的所行已然违背佛门慈悲,极乐更是伤天害理的邪功。

阿难更是无端现身南宫秘地,成了镇压血魔神的牺牲品,这其中有没有猫腻,弈倾天可不敢随意下判断。

“媚菩萨受到战斗波及而死,六欲上人被了无杀人灭口,这条线索算是断了······他们来西剑域的目的,究竟为何呐?”

弈倾天目光落在下方,心念忽得一动,身化流光,没入了烂柯寺的废墟之地。

过了良久,他才再出现,目中微现恍然之色,“是为了那人吗?”

“出来吧。”收敛心绪起伏,弈倾天目光看向某处,淡淡说道。

他话音落地,几息之后,一道人影便是从山林中走出,面有复杂,扫过烂柯寺废墟时,眼中难掩震动敬佩。

这就是问剑第一人的实力?这就是重创魔神蝶的手段?

当真不愧是那人啊!

“你跟着我干嘛?”弈倾天轻笑着说道。这女子他初次见面时,便是察觉出对方体内问剑篇气息的流转,当是问剑宗弟子无疑。

“弈······师兄,你不回宗门看看吗?”得了弈倾天八极封天一丝感悟的女子,微微迟疑了一会儿,才开口说道。

她倒不是想要弈倾天剑宗一探,这种只有她一人知道对方存在的状况,让她心中无端有些窃喜,她可不想闹得人尽皆知。

她只是感觉,自己和已经成为传奇般存在的弈倾天,没有交集之处,唯一的联系也只有两人同出的宗门问剑宗了。

“不了。”弈倾天轻轻一叹,“此问剑非彼问剑,回之无味。”

该眷恋的人,能眷恋的人,离得离,散得散,如今的问剑在他心中,也只是再普通不过的一个名词了,若不是有这意外女子的出现,弈倾天也不见得会再来这里。

女子哦了一声,目光微闪,想起一些传闻,没有说话。

两人一路向着某处行去,良久弈倾天忽得道:“那些人要走了,我也该离开了。”

那些人要走了?女子心中回响着这句话,再听到对方要走,她陡然想起一事,惊呼道:“弈师兄,小飘渺峰······”

“此事我已知晓,交我处理就是。”弈倾天话音落地,人已不现。

我已知晓?女子心中念头微微起伏,这就是皇者三境的神通吗?

弈倾天降临小飘渺峰,将那些被禁女子摄取出来后,不等众人求饶反抗,他一掌落下,渐成遮天掌印,盖住了整座冰峰,盖住了身处此地的所有弟子。

那些在弈倾天一掌碾碎烂柯寺时,便是察觉到有高人降临,而早早就是离开的修者,皆是像被捏住脖子的鸡鸭一般,尽数被收摄回来,拢入了掌印之下。

轰隆一声,一掌落下,罪重者直接被碾成虚无,罪轻者功体被废。

整座冰峰眨眼成冰渣,染着血红,清圣不再,满眼污秽。万古帝皇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正文完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