万古帝皇

第705章 该死之道

第705章 该死之道

草菅无命将死之际,却是有一道白影再窜入战团,一掌起落,便是在草菅无命身前竖下了一堵堵冰墙,挡向弈倾天的剑招。

而趁着这短暂的只有一瞬的时机,司雪手一提,便是拽着草菅无命,瞬息倒退开来,要借机,避开弈倾天的杀招。

然而,她却是低估了弈倾天剑式恨无穷的恐怖,那可是曾让魔神蝶败退之招,岂是她司雪想避就能避的?

司雪人影才退,那一层层冰峰,便是瞬息崩解开来,剑气涌动,几乎没有一息的停滞,继续向着草菅无命轰来。

眼见这一幕,司雪面色惨白,身子瑟瑟发抖。

“是我对不住你了。”草菅无命叹了一口气,目光盯在司雪脸上,温柔轻声道。

听到自家丈夫的甜言蜜语,司雪心中一荡,死亡带来的惊惧稍减,对视着草菅无命,道“能和你死在一起,我已然无憾只是要苦了我们的孩子了。”

即便如今,她也看出了自家丈夫一直有隐藏实力,司雪也不在乎了,能够和自己相爱之人同生共死,已是上天对她最大的恩赐了

司雪心中这般想着,坦然面向了弈倾天绝杀之招。

然而,世上除了一种叫做两情相悦的感情,还不一种感情,叫做

一厢情愿!

“对不起。”

草菅无命面上温柔不减。

“我还不想死。”

“所以”

“你去死吧!”

此语落地,草菅无命面目狰狞,猛得一掌拍在了司雪背后,将她轰向了弈倾天追来的方向。

同时,一根银针在他掌缝渗出,刺在了司雪体内某处,让司雪气息瞬息狂暴起来。

做完这一切,他身影瞬息而退,向着雪峰地底而去。

突来的变故,让在场之人,面色皆是不由一愣。

我不想死,所以,你去死吧?

天下间,居然还有这般无耻之人!?

弈倾天面色只是微变,便是冷笑一声,身一转,不停留,继续向着草菅无命追了过去。

他已经看出,司雪功体被草菅无命引动,几息之后就要爆炸,他不杀司雪,司雪也必死无疑。

既如此,何必在对方身上浪费时间呐?

咻!弈倾天身才动,白影闪过,司雪横在了弈倾天身前,“想到杀他,先过了我这一关!”她面上还残留着被背叛的痛意,却是带着泪,坚定地站在了弈倾天身前。

要保那个,她这一生最爱之人。

弈倾天轻哼一声,一句“让开!”落下,他一剑斩出,不留情!

天下痴情人多得是,因为痴情,就要放过敌人,弈倾天可不会这般高尚。或者说,在经历过慕容韵的事情后,他那份仁慈,已然被他斩除了。

对敌留情!就是对自己残忍!就是对亲人残忍!

弈倾天,他,不愿!

也不敢了!

所以

“挡我路者!皆死!”

一剑落下,映照出司雪有些错愕的面容,她自认对弈倾天还算是有几分了解的,如他这般点滴恩就涌泉相报的重情之人,往往也是最优柔寡断的,容易被情、义所影响。

而她也正是有抓住弈倾天这个弱点、拖住弈倾天为草菅无命争取生机的打算,却是不想,弈倾天居然丝毫不为她所动,说杀就杀!

弈倾天一剑斩落,司雪体内乱流还未来得及爆开,整个人便是被弈倾天一剑抺除了生机,坠落虚空。

“有情人的无情,才是真正的无情啊”

司雪眼前一黑,死前,脑中响起了这最后一个念头。

“三师父!”

“娘!”

司雪才死,雪峰内又是有两人窜出,一男一女,正是草菅胜谷和惊雨。

眼见自家的亲人在自己眼前被杀,草菅胜谷身上杀意,瞬时沸腾起来,背后游丝分化万千,不由分说,便是向着弈倾天洞穿而来。

弈倾天身不停,不欲与两人纠缠,而错过斩杀草菅无命,他脚下苍穹瞬施展开来,一步踩落,天地一瞬,向着草菅无命逃离的方向追去。

“弈倾天!你给我站住!!”草菅胜谷嘶吼不断,腾身向着弈倾天追去。

惊雨面色悲戚,抱着司雪遗体不停的哭泣着,死的人是她三师父,而杀人凶手,却是她的仙人哥哥,她能怎么做?

弈倾天一步一瞬,沿着草菅无命残留的气息,几息之间,他便是追入了一个阴森暗洞,充沛的阴元之力,充斥着山洞的每一处。

弈倾天身影才入其中,他体内死亡之月的本源之力,便是被相似的阴元之力勾动,渐渐在弈倾天身后化出了死月虚影。

白瞳再现,黑发转雪,弈倾天浑身气息转冷,他目中却不似往常那般现出冷漠之态,反而有精光闪动。

“你居然不受阴源的影响!”黑影中,熟悉声音响起,随之,草菅无命的身影现出。

他身上伤势,不知不觉已然好了大半,此刻,他看向弈倾天的目光,充满着震惊之意。

阴源不是他这个境界能够掌控的存在,他也只是勉强能够吸收化纳而已,而且,他吸收的还不上真正的阴源,而是以九百九十九位处女之阴元,凝成的虚阴源。

即便如此,他受了许多罪。而这种不似人间存在的神物,弈倾天何以能够抵挡?

直到他目光落在弈倾天身后的死月虚影上,他眼中才现出了一丝恍然之色,“是因为死亡之月的本源之力吗?”

弈倾天,他居然能够运用本源之力了!不入那非凡之境,他就能动用本源之力,真是让人羡慕嫉妒恨啊!

草菅无命心中所想,弈倾天不知。

他目光在黑暗之中四处扫视开来,浓密阴流挡不住弈倾天目光的穿透,周遭之景全部映入了他眼帘,让得弈倾天身上寒意更冷,有冻结空间之感。

“你真得该死啊!”收回目光,弈倾天再度看向草菅无命,杀意毫不掩饰。

“我该死?”草菅无命手指着遍地的白骨,冷冷道“人不为己,天诛地灭。修者更是如此!”

“不与人争,不与地争,不与天争,哪里来得长生不死、寿与天齐?”

“这些蝼蚁能成为我登临巅峰的踏脚石,那是她们的荣幸,是我赐予她们的无上荣耀,何来的该死?”

“与人争?”弈倾天目光冷然,“那么,我要杀你,便是你的”

“该死之道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