万古帝皇

第706章 破

第706章 破

“我的该死之道?”闻言,草菅无命忽得戏谑一笑,“看来,你对我的真正实力还不是很了解啊。”

“真正实力?”弈倾天长剑一摆,冷笑道:“你说得,是觉座的真正实力吗?”

“你知道我的身份?”草菅无命眉头一挑,有些讶异地说道。

“我不知道。不过······”弈倾天轻声道,“夜枭,却是知道。”觉座乃是雪峰之人的消息,便是弈倾天从夜枭口中诈出来的。

再结合弈倾天自己在影不留灵魂中看到的那黑衣人影,以及二代多次和觉座交手的经历,想要确定草菅无命便是那位觉座,不是什么难事。

“夜枭?”听到这个名字,草菅无命眉头再挑,“看来,那个蠢人因为唯一的族人被你所杀,已经失了往日的冷静,居然被你套出了我的信息。”

“不过,这也无妨了。”

“因为······”草菅无命目光盯在弈倾天的身上,他单手扬起,五指微曲,虚握,阴元晶体浮现,空间阴流顿时卷起了巨大的风暴,向着他体内灌了进去。

草菅无命身上荡开的气息,瞬息再增,几有破开天地束缚之感。

“你今日必死!”

阴冷话音响起的下一瞬,草菅无命拳一动,挟天地阴流之势,如雷霆一般,轰然向着弈倾天砸落而下。

气流卷动,弈倾天身不动分毫,他单掌运气,轰然向前一推,以硬抗硬!

轰隆一声炸响,两人拳掌未接,毁灭一切的气劲,已然以着两人为中心,向着山洞四处轰炸开来。

激在山壁之上,顿时,有无数明亮的细纹璀璨开来,将阴流之力再度化纳,凝成一点,再度融入了草菅无命手中的阴元晶体之中。

他身上气势更盛,体表有七根黑色长钉的虚影浮现,有被逼出的趋势。

“此地设有特殊法阵,能抽取一切阴流之力,你我战于此,我只会越来越强。”

“而你弈倾天,只会越来越弱。”

“今日。”

“你必死!”

话音还未落地,草菅无命元功已经再催,又是一拳向着弈倾天当头灌下,绝学“阴破流!”轰出,拳芒能冻结人的生命灵魂一般。

劲风吹起弈倾天白发飘扬,更是激起了弈倾天身上荡起了一股更加深厚的阴森之气,死气汇聚,弈倾天气猛提,一手并成剑指,指天而立,一手成掌,下压按地。

无尽阴流死气涌来,尽数的融成了埋葬一切的死国之力。

“废字诀!”

一声轻喝,弈倾天手一抬,翻掌便是拍出手中死国,向着草菅无命洞穿而去。

以阴破阴,以死破死。

死国之力与湮灭一切的拳芒轰在一起,霎时,虚空再崩,有黑色裂纹在两人之间浮现而出,嗤啦嗤啦地向着四周蔓延开来。

乱流之中,拳掌再出,弈倾天、草菅无命两人,皆是硬生生地抗住了气劲的轰击之力,体内气息不滞一息,绝学之后,杀招再出!

“荒字诀

!”弈倾天气凝单掌,运化黑白荒芜之力,肃杀之气遥遥锁定在草菅无命的身上。

草菅无命亦不停招,双手印诀掐起,化出一道邪异符文图案。

“阴乱神!”他双掌在图案上轻拍,符文流转,轰然一旋后,便是向着弈倾天碾压过去。

阴能乱神,是为阴乱神!

这一式绝学下,弈倾天以精神力施展的荒字诀,宛若遇到克星一般,肃杀之气再度被分解成最为原始的精神力粒子,在空间逸散开来。

荒字诀被破,草菅无命气再凝,不放过大好时机,乱神之式再增几分之力,盖向弈倾天的眉心,要破他的识海。

乱他灵魂!

邪异之式再袭来,弈倾天轻喝一声,一气呵出,瞬动山河,草菅无命乱神之式轰入他周身,却是不能再进一步,只能环绕弈倾天而行。

被弈倾天掌力摧动,凝成黑白光球,咻得一声,便是反弹而出。

却不是轰向了草菅无命。

而是炸在了山洞石壁之上。

乱神之式被弈倾天反弹,其威不减分毫,还未接触到洞壁,法阵符文便是被激发璀璨起来,光芒流转,以精神力构建的法阵之力,在乱神之式下,渐渐湮灭开来。

法阵,一息之间,破!

“这就是你所谓的,你会愈强?我会愈弱?”弈倾天言语淡淡,不掩讽刺。

草菅无命的面色,瞬间黑如锅底,“你不是不能抗我阴乱神之式,而是你不想抗!”

“借我之力破你不能破的法阵,弈倾天,你当真让人可恶得很啊!”

“不能破你法阵?”弈倾天淡淡看向草菅无命,讥讽一笑,“我只是不想破而已。”

“你的领域,我已经见识过了。来而不往非礼也,今天,就让你也一睹我之领域。”

此话落下,弈倾天体内气息轰然一震,气化阴阳,剑演生死,他手中青玄长空一卷,太极瞬息浮现而出,掌中佛国、九龙逐涛两大领域相拥,若阴阳双分一般,镇压生死,碾向了草菅无命。

“双领域!”草菅无命面色难看,阴狠道:“若是之前,也许我真会被你所败,但是现在······”

“你如何败我!”话音落地,一声咻得破风声乍起,草菅无命身体上七根黑钉虚影浮现,其中一道虚影渐渐凝实,像是从画中走出一般,从草菅无命体内渗出。

被他暴涨的气息轰炸开来,击在了山壁之上,登时,整个山洞都是不停的摇晃起来,裂痕在壁岩上蛛网般蔓延着,塌出一块块千万年的寒冰。

“我实力被削,只是因为,被别人在体内贯入了七根贯脉钉而已。”

草菅无命缓缓释放开来的气息,像是狼烟一般,直直向着天际轰了上去。整个山洞在他气势摧残之下,瞬息灰化,不留点滴。

“我本想借助阴元晶体的力量,凝成阴源,助我一举逼出七根贯脉钉,再凝我自身本源,入那非凡奥妙之境。”

“这一切,却都是被你破坏了,害得我化纳不完整的阴元之力!”

“弈倾天,你今日必死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