万古帝皇

第707章 封杀

第707章 封!杀!

逼出了一根贯脉钉,草菅无命气息已经逐渐重新臻至泰皇之境,强大的气压碾来,让得弈倾天也是不由微微变色,生死印欲裂!

“只是七根贯脉钉,就能将你的修为封住一个大境界,那要是九根贯脉钉齐齐封在了你身上,你就算不死,怕是也要跌出皇者三境了吧?”

弈倾天青玄拄地而立,他周身草木之气像是泉涌一般渗出,化出层层叠嶂,挡住了草菅无命气势的压逼。

他目光透过空间,落在草菅无命身上六根还未逼出黑钉虚影上,淡淡说道。

他话中的微异,草菅无命却是没人听出,“九根贯脉钉齐封?不说是我,就算是全盛时期的魔佛梵白,被九根贯脉钉贯体,怕是也要半废吧?”

“那我就放心了。”得了肯定回答,弈倾天轻声呢喃自语一声。

在草菅无命错愕不解中,弈倾天体内草木之气再涌,草木生雷,虚空,顿现一片雷海,草木源头的弈倾天,身处雷海,更是宛若成了一尊雷神一般。

雷蛇流转,身化雷之下,弈倾天苍穹瞬动再涨,只是一念,他已然直接撞在了避无可避的草菅无命身上。

轰得对方倒退的同时,有两根黑钉在虚空浮现,一前一后地布在了草菅无命的身前和身后,雷场涌动,两根贯脉钉被草木之雷诱导,渐渐凝出了双极之力,相互之间吸引之力,逐渐增大起来。

只是一眨眼的时间,两钉之间便是有阴雷蔓出,在草菅无命体内不断穿梭着,勾动他体内六根贯脉钉之力,让他恢复到泰皇之境的修为,立时不稳起来。

有再跌的趋势!

“贯脉钉?!你怎么会有贯脉钉的?!!”

“不可能!!这不可能!!!!”

“该死啊!!!”草菅无命体内气机被贯脉钉引动,气血翻腾,霎时,便是喷出了一口鲜血。

他勉力镇压住贯脉钉的力量,想要脱困,却是已然来不及了。生死印镇压一切,碾在了他头顶上方,弈倾天更是身躯化雷,以身相镇,他哪里能脱出?

雷场增至极点,两根贯脉钉之间爆出了璀璨电花,弈倾天身躯化雷,双掌像是雷神之锤一般,轰然砸在了钉尾上。

瞬时,天地轰动,长钉暴射而出,疾若风雷,嗤啦声未响,钉已入体。

八根贯脉钉之力催动,草菅无命面上不甘悔恨,却是阻挡不了他一身修为如破洞的水袋一般,哗啦啦地骤降起来。

只是一息,他的修为便是再度跌落到地皇巅峰之境,再半息不到,他的修为已然再跌一个大境界,只是初入人皇。

成了弈倾天一根手指头就能捏死的对象。

就如当初的他,只是一根手指头,就能随意碾压他弈倾天,令人杀神无情一般!

当真是风水轮流转。

“当日你杀无情的时候,怕是也没有想到,会有死在我手中的这一天吧。”弈倾天面色惨白,眼中却是一片赤红,能烧尽天和地一般。

“弈倾天!我若不是功体被封,你这只蝼蚁岂能伤我!”草菅无命像是一只弱鸡一般,被弈倾天提在半空中。

两人之间的这种姿态,让他心中升起了无尽的羞辱之感,他草菅无命是谁?

他是站在天痕巅峰的人!

他是注定能踏入那非凡之境的那寥寥几人!

他之不凡,岂能被弈倾天如此小儿这般羞辱!

“功体被封?”弈倾天哈哈一笑,“临死之际,你也只能为你的失败,找这样的借口吗?”

他草菅无命,说他之败在于功体被封,他却不想,他修为再被封,仍是地皇巅峰的人物。

而且,还是老一辈地皇巅峰的人物。

规则感悟更是当世巅峰!

他之败,在修为被封?

“可笑!”

弈倾天话音冷冷,眼中杀意起伏。

草菅无命目光触及弈倾天杀意白瞳,心中骇然不已,“弈倾天,你不能杀我,不然,后果不是你能承担地起的!”

“哦?”弈倾天冷挑眉,“你同伙的几人,会为你复仇?”

“当然!”草菅无命咬牙,狠声道:“他们几人修为丝毫不弱于我,比之我,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!你若杀我,他们为我复仇,这世上再无一人能够保得住你!”

弈倾天持剑之手微滞。

草菅无命眼中喜色微流出,以为弈倾天为他身后几人所惧。

却不想,弈倾天随着忽道:“你说的那几人,是指夜枭,还是······”

“可不仅仅是他!”草菅无命冷声道。想套我话?我才没夜枭那个家伙那般傻!

他心中念头才落,弈倾天冷眸微转,淡淡道:“还是指,北虚虚皇。”

这名一出,草菅无命心中便是不由一跳。

然而,让他心中最为震动的,还是后头。

“佛门了无尊者。”

弈倾天话音仍旧淡淡,听在草菅无命耳中,却是宛若闷雷轰入心中,霹雳炸响一般,让他身体颤抖,心神动荡,识海几有溃散的趋势。

“你怎么会知道他的!你不可能知道他的?!”

他们几人之中,只有了无和藏虚两人,从未真正出过手,别人不可能探查出他们身份的!

弈倾天何以知道?!

“我不可能知道他?”弈倾天哈得一笑,“没有和他交过手,我当然不会知道他的存在,交过手,以他佛前弟子解空第一本事,我还会猜不出他身份吗?”

“不可能!你若是和他交过手,你绝无生机!”草菅无命仍无法相信。

以了无解空第一的本事,弈倾天若是被他针对,只有前世、今生、来世尽数被湮灭的下场,哪里,还能安然而退!

弈倾天不置可否地一笑,若是他面对面对和了无一战,也许一招不到,他就会被了无磨灭痕迹。

可惜,那个和他一战的了无,却是身处万里之遥的某处,更是在全力镇压着某人,无法全力出手,又是隔空出手,再加上,了无不解对敌之人是弈倾天,以空相制,岂能不败于以空制空的弈倾天?

“我无生机之日,你怕是看不到了。”

弈倾天手中青玄光华璀璨,他一抬手,一滞后,不犹豫,不留情,剑锋落,要断仇人之命,祭那芳魂!

“弈倾天,你敢杀他!就算上天入地,也无人救得了你!”

虚空涟漪荡起,来人话音未落,他眼前便是洒下了一片血幕。

有头颅落地。

本书来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