万古帝皇

第711章 往事

第711章 往事

地皇不论,那些巅峰高手也不屑论。

单单是死在弈倾天手里的泰皇高手,便是有一掌之数了。

魔族的锤天之王,初入泰皇的修者,在领域被南宫苍爆掉后,与弈倾天一战,被弈倾天一剑斩杀。这还是最弱的。

再往后一点说,则是升龙道空间一战,北渚皇朝三神官之一的麒麟神官,封家老祖,封侯。

他在吞噬封家高手血肉之力,初复苏之际,欲吞弈倾天、龙皇太孙北渚紫龙之力,欲饮妖王绝音琴凰之血,弈倾天一怒之下,初现一人三化,三气合一,斩封侯。

夺他半身封侯骨!

这位封侯老祖,全盛时期,可是能在北渚皇朝围杀之下全身而退的猛人。却不想,东山再起之际,因贪心不足,反为弈倾天所斩。

再加上,未及横虐天痕、实力却是足以来回碾压天痕几百遍的魔神泽,被妖神界封封印住魔体后,在弈倾天、冷孤寒联手一战下,和他之天魔器魔龙之甲,同葬弈倾天昆吾、冷孤寒白骨碎神之下。

这一战,才是真正震动天痕无数高手的一战,只因为,他们几乎所有人都没有把握,在修为被压制在和魔神泽一个境界的情况下,还能打败,甚至斩杀对方。

能保住命,已是不错了!

弈倾天能做到这一点,足以让他们忌惮,让他们深深记住这个名字。

而且更不要说,九巍山诛魔一战后,弈倾天和天妖娘娘大胆设计,以弈倾天化出的分身为诱饵,引魔神血、蝶二人,使他们二人陷入正道高手围攻之下。

魔神蝶败。

魔神血,更是应了魔佛梵白之誓言,被梵白斩在杀戒之下。

魔族才强,其势瞬弱。

可说,就是由此一战开始的。

九巍山一战,诛得不是一魔。

而是两魔!

而诛魔之后的弈倾天,在众人眼皮了底下悄然离开九巍山,初回西剑域,因师父之痛,他伴师父最后三月,如今,孤身杀上雪峰。

败司雪,斩神秘高手觉座,引出神秘势力高手,更是牵扯出了一个失踪已久的前辈人物,飘渺雪峰前任峰主,蔺仙子。

这些事情,每一件都足以轰动天痕,却都是和一个小辈牵扯在一起,怎能不让风流人物为之倾倒,叹自己之风流,乃是枉风流。

数风流人物,还看今朝啊!

“蔺仙子,罗刹鬼宫鬼主鬼罗刹,前来拜访。”雪峰冰殿,司雨走了进来,道出了一个不出蔺仙子意料的人名。

“请她进来吧。”蔺仙子转头看向风无相等人,继续说道“正好你你们都在这,有些事情,也该和你们说说了。”

风无相眉头一挑,没有说话。他心中却是微动,暗道“蔺仙子果然和那件事有关吗”

鬼罗刹带着一人进来,目光在风无相几人身上,一一扫过。

朝众人点点头后,她看向蔺仙子,不拖泥带水,直接开口道“仙子,晚辈此番前来,为的乃是一询家父下落,还请仙子能告知一二。”

“唉。”蔺仙子重重地叹了一口气,“你果然是为了鬼泣神的下落而来。”

“仙子能猜到我来此的目的,想来,晚辈也真是没有找错人了。”鬼罗刹目中精光闪过,激动道“仙子当真知道家父的下落!”

两人对话短短,风无相几人听得,却都心湖晃动起来。

鬼罗刹一直在找寻鬼泣神的下落,他们何尝不是也在寻在那消失的几人?

当年,诛魔圣战后,天痕各大势力被魔神所戮,都是受创不轻,其中,有几大老祖级别的人物,如南宫世家的南宫无赦,罗刹鬼宫的鬼帝,佛门的古佛枯木,等等,更是以身葬魔,与敌同归于尽。

让得战后的天痕大势力、大宗门都是不得不,尽乎全面的封山闭宗,进入了休养生息的封闭状态。

虽如此,天痕却也总算是以先辈之血换了一片安宁。

然而好景不长,就在战后的几百年,各大势力恢复生机,门人再度行走天下的时候,又是一波无声的浩劫,悄无声息地降临了。

先是北渚皇朝三大神官之一的麒麟神官,封侯反叛,夺麒麟宫,盗五龙器,直到被北渚高手重创欲死,才隐遁不出。

紧接着,南世家五大家族之一的黄泉夜叶家,联手北虚一族,欲除南宫世家,取而代之,掌控南世家。

被南宫苍察觉,先下手为强,集封、花、绝、影四大家族之力,一举抺除叶家。

其后,西剑域再起变故,宫、阙、峰、峦四大主宰势力的四位主宰人物,鬼泣神、天风无迹、蔺仙子、大阿修罗,在未留书外出后,再未回宗门。

一夕,消失无踪。

此事发生后,天痕轰动!人人自危!

而西剑域四主宰势力的强弱,也由此而变,宫、阙、峰、峦,成了峰、峦、宫、阙。

一夕逆转了局势!

如今蔺仙子再出,而且,听对方话中意思,她好似知道与她同一时期失踪的那几人下落,风无相、鬼罗刹几位当事人,如何不惊。

如何不喜!

“唉!说起这件事,还要从我飘渺雪峰的一件往事说起。”蔺仙子面色微现感伤。

听到这,弈倾天面色一动。想到了觉座,想到了司雪,想到了

“桑!”

蔺仙子叹道“一切的事情源头,还要从我这徒儿说起。”

果然,从那时就开始了吗桑前辈的故事,弈倾天已经大概知道了。

当时,他还怪桑前辈的师父,也就是蔺仙子,为掩丑闻、抺黑事情真相,如今看来,其中怕是有些不为人所知的隐秘了。

“这么说,那觉座倒是一个狠人,为混入飘渺雪峰,居然舍得自废一身巅峰修为。”蔺仙子微顿话音的时候,风无相有些讶异的说道。

“可不是吗?”蔺仙子道,“这不也说明了他所图非小吗?”觉座自废修为之事,是蔺仙子在事后才慢慢察觉的。

不然,哪里还有后头那么多的事情。

“他混入雪峰,就为了除掉桑道友?”鬼罗刹疑惑问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