万古帝皇

第712章 修罗

第712章 修罗

在她们那一代人中,无论是在修为上,还是天资上,桑都是独领**的人物,风华绝代。

要说觉座为一绝后患,在桑未成长起来,便斩除她之存在,好像也能说得过去。

然而,鬼罗刹却觉得,这个目的,还是有些简单了······

“他之目的,非只是为了除去桑。”

蔺仙子叹道,“而是瓦解我整个雪峰,取而代之,以雪峰之名行事,从而掩藏他们的目的,不为他人所觉。”

嗯?取而代之······听到这里,风无相和鬼罗刹,皆是眉头微皱。这般说来,北渚神官之祸,南世家叶家之乱,很有可能,都是觉座所属那暗中势力主导的。

目的,皆是在于,掌控南世家、北皇族两大域界的巅峰势力,披正道之皮,以行邪事,谋己利。

两人心中念头转动间,蔺仙子接着说道:“就在桑亡于觉座、菘之手不久后,他二人乘我心伤之际,故伎重演,以专克精神之毒,重创于我。”

菘,便是这一任的飘渺仙子。

“我虽败他二人,却是为他二人私自带入雪峰的一个同伙所趁,失手被擒,自此便是陷入了暗无天日的囚禁之中。”

仅是一人,就能生擒蔺仙子?风无相听得眉头微皱。生擒和斩杀,可是相差太多了,即便蔺仙子身中精神之毒,功体被制,那也不是随随便便来一个人,就能制住她的。

特别是,谁也不知,重创之下的蔺仙子若是搏命,能够施展出何等玉石俱焚的手段。

那人能在不惊动雪峰高手的情况下,拿下蔺仙子,足可见,对方修为的高深,比之蔺仙子,怕是也不遑多让。

甚至,强过蔺仙子,也说不定。

风无相心中疑惑的时候,蔺仙子继续开口,解释了他心中的问题,“擒我那人所属势力,应该就是如今的不觉晓月。”

如果,那人没有骗我的话。

“不觉晓月?”

“就是那个号称‘无所不知,无所不有,无所不卖,一切皆可交换!’的不觉晓月?”

如果真是这方势力的话,还真有可能,不觉晓月虽明言,不插手天痕纷争,但暗地里,有没有搅风搅雨,谁又能知道?

不觉晓月势力所在,无人能晓,神秘至极。而且,对方的底蕴,比之天痕各大巅峰势力,也是丝毫不差,盘踞五大域界,多年默默的积累之下,它之势力的庞大,怕是常人难以想像的了。

“这般说来,我西剑域失踪的那几位前辈,都该是被不觉晓月所掳了?”风无相目光锐利光华闪过,身上剑意隐隐透体而出。

鬼罗刹面色也是有些发寒,却是极力压制着。

她看了一眼身边黑色连帽衣罩身的男子,微顿话音后,向蔺仙子问道:“仙子,晚辈听闻雪峰一战,最后,对方出现了一位修杀戮之气的白瞳之人,不知,仙子对那人身份,是否有所了解?”

鬼罗刹这话一出,场中几人,都是不由微屏呼吸,静静看向了蔺仙子。

弈倾天心中也是微动起来。

他再入西剑域,镇压烂柯寺妖僧,和了无隔空交手的时候,空之意追根溯源,探入了无身在之地时,可是也感受到过那股骇人的杀戮之气,和雪峰最后那人身上的杀戮之气,一般无二。

而梵白几人围杀魔神血、魔神蝶时,也是有一杀戮之人出手,欲诛魔······

会是同一人出手吗?弈倾天心中自语的时候。蔺仙子却是没有立刻回答鬼罗刹的问题。

她的目光忽得转向了鬼罗刹身边之人,笑道:“鬼宫主不介绍一下你这位朋友吗?”

鬼罗刹柳眉轻挑。

她还未说话,黑衣男子已然抬手,轻轻揭下黑帽,面容缓缓露出的同时。

他的话音,亦是淡淡回响在冰殿空间里。

让人心微颤。

“罗刹鬼宫。”

“四王之首。”

“······”众人屏气敛息,目光不由自主的,被吸在了那人的一举一动之下。

黑帽揭下,那人面容忽得跃入众人眼帘的同时,他吐出了最后三字。

“阿修罗。”

平淡至极的话音落地,却是犹若炸起了惊雷一般。

除了事先便是对对方身份有所猜测的蔺仙子,其他几人,包括在罗刹鬼宫养伤有半年之久的弈倾天,都是难掩眼中震动。

罗刹鬼宫的四王之首,修罗王,居然就是阿修罗!

就是西剑域四大主宰势力,修罗战峦的峦主?!

这不可同日而语的两种身份,居然集于一人之身,还真是让人万万想不到啊。

谁能想到,一直隐遁不出的修罗峦主,没有闭关体悟他之杀戮,却是甘心伏于他之同修,成为对方手下第一王呐?

他阿修罗,岂是一个第一王可以比拟的!

“哈!”风无相嘴角微抽的笑了一声,“我道阿修罗你这个疯子这几百年来怎得这般安稳度日,不打不闹的。原来你丫的,也有陷入了红颜粉帐中的时候啊。”

现出真面目的阿修罗,俊朗无比,文雅似书生,丝毫不见杀戮气息。

此刻,他听到风无相的调侃,不以为意,只是淡笑不语。

一句玩笑过后,风无相面色一敛,看着蔺仙子,沉沉道:“那日出现的修杀戮之气的白瞳人,当真是那人吗?”

蔺仙子不会无缘无故揭开阿修罗的身份,在这个问题下提及阿修罗,只能说明,那白瞳人的身份和阿修罗有关。

而修杀戮之气,又是以白瞳著称,除了修罗一族的王者,还能有谁?

阿修罗几人定定地看向了蔺仙子,想要得到一个确定的答复。

蔺仙子微叹气,道:“的确是那人。”

“真是那人······”风无相有些不敢相信这个事实。

然而,他自己内心的猜测,和蔺仙子此刻的确定,却是让他不得不相信。

这,就是事情的真相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