万古帝皇

第713章 孤立

第714章 孤立

?“修罗一族的王者居然也会沦为他人之走狗,真是丢尽了修罗一族有颜面!”得到答复,阿修罗淡笑的面容,陡然一冷,袖袍一挥,黑帽罩身,他转身,便是向着雪峰之外走去。

“阿修罗,你要去哪!”鬼罗刹猛然站起身来,朝着阿修罗的背影厉喝道。

娇喝轰来,阿修罗身子不由一顿,淡道“斩罪。”斩修罗一族罪人!

音落,阿修罗的人影已然不现,消失在冰殿。

他入罗刹鬼宫,居四王之首,本就是为了调查那人的踪迹,如今已得对方消息,此地已无他存留之必要了。

不如离去。

不如归去!

鬼罗刹面色阴沉如水,好一会儿,她才将目光转向蔺仙子,道“仙子,你被镇压时,可曾有见过家父?”

“这倒没有。”蔺仙子微顿话音后,道“其实,我被镇压的这几百年,都是单独一人被困在了一片虚幻星空内,未曾见过其他人。”

“不过,以我的猜测,鬼泣神几位道友该是与我一般,被镇压在了那片星空的某处,或者”

“或者都如那人一般,臣服在对方脚下,沦为对方的走狗!”风无相接过话题,话音冷然道。

“这是最坏的猜测。”蔺仙子想起那段被禁棝的岁月,面色亦是不由微微变化起来。

“也许,这不再是最坏的猜测”弈倾天想起那出手几人,看向蔺仙子几人,道“而是真得不能再真的事实了。”

也许,真实的情况,要更糟!

“哦?弈小友这话是何意?”蔺仙子见弈倾天说得肯定,不由轻声问道。

她初脱困,现身西剑域,被对方势力暗杀时,就是外出剑阙的弈倾天,出手相救她和那人,她之功体的恢复,弈倾天也是居功至伟。

所以,对于弈倾天这个小辈,排开他与那人复杂关系不论,蔺仙子还是很有好感的。

微顿话音,弈倾天理顺思绪后,他将初入西剑域,遇妖僧,斗了无之事,捡重点说了一下,听得风无相面色不断沉了下去。

“嗯。”蔺仙子轻嗯一声,沉吟道“照弈小友这般描述,那一剑斩断空之联系的剑客,十有九,就是天风无迹!”

“而行杀戮之招的,则是大阿修罗,至于运使空之力的那位尊者”

当真是了无?蔺仙子也不敢下定论了。

若是连佛门也是为不觉晓月所侵这个事实,就有些可怕了。

“仙子不信佛门也会出邪魔?”弈倾天一见蔺仙子面上迟疑之色,便是猜出了她之心思。

这也不怪她,因为,若是说雪峰是西剑域的圣地,那么,佛门就是整个天痕的圣地,何人不信服?

弈倾天不像蔺仙子这般,是土生土长的天痕之人,对佛门之无上地位,自然也没有那股耳濡目染的敬服。

甚至,因为他逐渐地接触梵白、逐渐的接触佛门,他对佛门感观,也呈现出了极端的两极化。

高僧愈圣,妖僧愈邪。

一概不能论之。

“这了无乃是古佛座下弟子,该不会行此邪事吧?”蔺仙子想想,还是不能接受这个事实。

弈倾天轻笑一声,没有再说。

眼下,要他拿出一些证据出来,他也能拿出。

只是,那是他不能轻易显露的存在。

能说服蔺仙子自然皆大欢喜,不能说服,反而置自己于险境了,是以,弈倾天也不愿轻举妄动,随意摆出自己的底牌。

“鬼师姐,鬼前辈之事,你现在倒是暂时不必担心。”

鬼罗刹乃是魔佛梵白的义女,而按古佛来论,弈倾天算是梵白的小师弟,而弈倾天又是得过梵白的指点,梵白对他也算是有授业之恩。

是以,弈倾天为避免尴尬,与鬼罗刹一直便是以师姐弟相称。

“当日,我与那人交手之际,并未看到过有疑似鬼前辈之人。”鬼泣神未现身,出手相助留下蔺仙子,很有可能,如蔺仙子一般,虽被对方镇压,却是未曾臣服。

甚至,鬼泣神未曾落入对方之手,而是潜伏在天痕某处,也是有可能。

“那就好。”听弈倾天这般说,鬼罗刹心中一想,微松了一口气。

关心则乱,这般显而易见之事,她都是没能察觉,还要弈倾天提醒,真是惭愧啊。

“不觉晓月由潜伏至渐露锋芒,怕是不再甘心站在台下,要一展獠牙了。魔神之势才稍弱,又起风波,真是一刻不得歇息啊。”风无相感叹了一句。

弈倾天一笑,“起风掀浪之人,要让前辈你们不得歇息,前辈又何必客气,也拉对方下水玩玩便是。”

“嗯?”风无相面上露出感兴趣之色,道“你的意思是”

“不觉晓月的成长,乃是依赖与天痕各大势力的交易。只要能断了它与众多势力的联系,就算不能扼杀它之成长,也能让它受困一地。”

“只要将不觉晓月、北虚一族的一些作为,以及各大势力可能被不觉晓月渗透的消息传出,不觉晓月自然会被孤立。”

“而且,大势压逼下,天痕势必人人自危,这样一来,天痕这般散沙,多多少少能够凝聚起来。”

“击碎抱成一团筷子,总比各各击破,来得难吧。”

风无相点头“这个法子,倒是不差。”

如今雪峰易主,西剑域四大主宰势力,在这个问题上要达成一致,不难。孤立不觉晓月的计划,在西剑域的施行,当无阻力。

南世家,南宫家族之主南宫苍,出了名的冷面无私,了然不觉晓月所为后,打击对方的行动,南宫苍当全力以赴,四大家族虽乱,却也无关大局。

至于中妖界,妖族虽说才现世、便是遁世不出,但它遁世前,天妖娘娘一掌拍爆魔神血的辣手,也是让得久不现世的妖族,再掌天痕话语权。

剑碑楼那个老鬼精明如鬼,早早就是将自家孙儿送入弈倾天和冷孤寒门下,以他对弈倾天和冷孤寒的重视,只要弈倾天两人随意一人开口,孤立不觉晓月之举,在中妖界将畅行无阻。

北渚皇朝身受神官叛国之害,对罪魁祸首,也无好感。据说,弈倾天这小子还是那一位的后人,派弈倾天去商谈,再好不过了。

只是一瞬,风无相心中念头,便是全定下了,看向弈倾天的目光,也是泛起了浓浓趣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