万古帝皇

第715章 剑冢

第715章 剑冢

卸下心头事,弈倾天一身轻松,识海空明,体内气机活跃,道心无暇,渐趋圆满,“只差一步,就能迈入那层境界了。”

弈倾天眼微睁,气收敛,压制住突破的气机,目光锁向了太虚宫,“行那一步登天之举,眼下,不是正好有一个名师吗?”

“不去找他,反倒自己瞎琢磨,还真是浪费时间。”

语落,弈倾天纵身而下,一步一升,往太虚宫而去。

“你也要走一步登天的路子······”听闻弈倾天的请教,二代先是微讶,随即语调微抬的轻嗯一声,讶异道:“你要凝剑之领域了?”

弈倾天点头嗯了一声:“九巍山一战,得益于昆吾,这才有此感悟。”

“难怪,你要走我的路子。”二代恍然。

皇者三境修的就是规则感悟,具体体现,便是在领域的完满上,只要规则领悟够深,破境也只是水到渠成之事。

现在弈倾天的情况,算是没有均衡发展。

弈倾天兼修三道,已经开了两道领域,分别是佛门的掌中佛国,北渚的九龙逐涛,而且,这两道领域,弈倾天也是逐渐修至完满,早就是具备了入泰皇的条件。

他苏醒的九十九佛尊,也只是比观心自在现在的境界略弱一丝而已。

而弈倾天要想真正入泰皇之境,就必须让他的武道,也形成自己的领域,也就是形成他自己的剑之领域。而且,这道领域的完满程度还不能低。

至少要入泰皇。

被武道牵制的这段时间,以弈倾天的天资,他足以将他的佛门领域和血脉领域,推衍至大成境界。

到那时,若只是按部就班的破境,反倒是落了下策。

将剑之领域也一起推至大成之境,再一步登天,反而是上策之道。

也正是弈倾天现如今所选之道。

“我的一步登天与你不同。”二代想了一会儿,道:“我此生只修剑道,极于一道,极于一剑,剑至巅峰,道自然至巅峰,我亦登巅峰。”

这也是二代剑之真意未入巅峰,人却先入巅峰,是以,只算入了伪境的缘故。

有先后之分。

“而你。”

“你三道同修,三道又皆不凡,所行之路,远难于我。一道长,一道短,于你而言,就如木桶之长短板,板有长短,而桶之容量,却是永远只会受限于那最短的一块板。”

“取长不能补短,你要登巅峰,只能让短愈长,渐至合一之境。”

“然,这样一来,你规则领悟再高,一身修为,却是要长久受制。”

“战力不増,以你如今的处境,可说是寸步难行。”

因为弈倾天,魔族两大魔神被诛,不觉晓月的觉座,又是被弈倾天所斩。当世两大最巅峰的势力,弈倾天算是挨个的得罪了一遍,他修为不长,如何应对困局?

难道,一直要躲在剑阙?

此非他所愿。

“不过。”二代面色忽动,道:“对你来说,也许,另有法子可以解决你当前的困局。”

“嗯?”弈倾天微讶异,想到什么,他面色亦是微微一动。

那法子,的确能解决他当前的困局。

不过,眼前麻烦解决了。

以后,怕是又要面对新的麻烦了。

第二日,为凝剑域,弈倾天再上太虚宫。

不过,这一次,他没去找寻二代,而是直接来到了那柄直入天霄的天之剑下。

他要观悟天之剑,证剑之天道。

他之举动,瞬息就是轰动了整个剑阙,剑阙内,谁人不知,弈倾天得了天诛的两大神器,一柄诛邪,一座剑碑。

如今,弈倾天再悟天之剑,是要收服这柄无人能降的孤傲之剑吗?

太虚宫之顶,剑主风无相、一代、二代三人伫立,一代、二代不语中,风无相忽得问道:“你们两个觉得,弈倾天此行悟剑,能否收服天之剑?”

一代不语。

二代轻嗯一声,道:“师尊觉得,弈倾天此番悟剑,乃是为了收服天之剑?”

“难道不是?”风无相略显讶异。

二代轻笑:“怕不是。弈倾天御使过的神器,已不在少数,却也不见,他有多依赖这些神器。”

“他之道,在自身,而非外物。”

“悟剑之举,只在强化自身,而非收剑。”

“哦?”风无相微点头。

但凡强大的修者,修到最后,都是修自身,假外物也只是一种手段而已。

二代微微一笑,道:“而且,就算弈倾天想要收服天之剑,怕是,也不能引起天之剑的共鸣。”

剑阙三大剑诀,皆是悟自天之剑,弈倾天不修人、地、天三剑,何以引剑之同源共鸣?

三人沉默观视下,时间缓缓流逝。

一日。

两日。

三日。

十日。

弈倾天观悟天之剑整整十日,剑无声,人无言,如二代所预料的,不修三大剑诀的弈倾天,果真不能引天之剑的共鸣。

而静坐十日的弈倾天,这一日,也是缓缓起身了,看见这一幕,就在众剑阙修者认为弈倾天自知失败要离开的时候。

弈倾天起身之后,却是没有往四峰而去,而是身一转,向着太虚宫后山走去。

“禁地!”

“他要入禁地!”

“入剑冢吗?”

微杂乱的声音中,弈倾天心无旁骛,缓步而行,渐入剑冢之地。

如二代所言,他观悟天之剑,所图不是收服天之剑,而是借天之剑之剑道真意,融他一身所学,凝剑域。

然而,十日体悟,却是让弈倾天发现,他之所学,根本不入天之剑眼中,天之剑不屑与弈倾天沟通。

剑有傲骨,人亦有傲骨。

既然他之所学不能入天之剑的眼界,那弈倾天就悟剑冢万剑,纳于他的八极封天,以融万意的八极封天,来对天之剑。

看看,谁才是剑界巅峰!

身入剑冢,万相轰来,弈倾天脚步坚定,不避不退,缓步而行。

轰!他每一步落下,他周身大地都有无数断剑、绣剑被震起。

被弈倾天身上不掩的剑意所激,释放出前主的剑意,剑风呼啸斩向了弈倾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