万古帝皇

第716章 风中行走

第716章 风中行走

剑冢,这片犹如乱葬岗一般的所在,有着一柄柄长剑,或断,或绣,或蒙尘,就像是断碑的残肢一般,散落在地面上,宛若废铁乍看不起眼,然而,这些剑却都是历代剑阙弟子坐化后,以身葬剑,埋于此地的

每口剑都蕴藏着剑主一生的剑道体悟,后人能得其一,在剑道一途上想要登堂入室,已然不是难题,再努力几分,成为剑道大家,亦不是奢望。

然而弈倾天入剑冢,目的却不是为了得一道剑阙前弟子的剑意,也不是如有些贪心之人那般,想要多聚几道剑意于己身,照葫芦画瓢,借前辈先人之力一展风采。

他之目的,乃是纳万剑之意于己身,不修他意,不为他扰,以他山之石攻玉,完满他的八极之意。

他为主。

此地剑意,只能为辅!

剑意搅起冷冽剑风,像是风暴一般,在弈倾天身周不停呼啸着,摇摆着,却是不能侵近弈倾天身周三寸之地。

在弈倾天身外之地,有八剑虚影浮现,剑尖笔直垂下,八剑环绕弈倾天而行,犹若在弈倾天身边筑起了一道坚不可摧的城堡一般。

弈倾天踏步之处,铮!铮!不断,尘土溅起的下一瞬,便是有着新的剑意复苏,为弈倾天不掩剑意所激,在天地嘶吼起来。

剑意愈增愈多,愈增愈烈,无数剑之意轰击在八剑虚影上,逐渐地,有些霸道剑意透过剑影防护,轰入了弈倾天体内。

让弈倾天面色骤然一白的同时,他之脚步,却是愈发坚定起来。

“若是就连你们残存之力都是抗不过,何谈与天之剑一争高低!”

“何谈再悟天之剑剑道真意,一筑我之剑域!”

目中坚定光芒璀璨,弈倾天一步一步向着剑冢深处走去,他体内炼虚之术运转开来,那些轰入他体内的霸道剑意,在搅心刮骨的疼痛中,逐渐地被他炼化分解开来,被他体外八剑虚影吸收,融入他的八极封天之内。

他之剑,在弈倾天前行中,渐愈强!

太虚宫顶。

风无相笑道:“不知道,他能走到哪一步。真是让人期待啊。”

从他们的这个方向看去,可以看见,在剑冢之地所看不到的情景,弈倾天所处的剑冢之地乃是一个庞然大物般的存在,他如今才是初入一小段而已。

身在山中不知山貌,在弈倾天的前方,还有几大恐怖的区域,那里散发的剑意唯一,纯粹至极,犹若剑中王者一般,不容其他之剑入内。

是为剑冢禁地之中的禁地。

“风之剑域,他应当能闯过。至于其他剑域,就不好说了。”二代想了想,下了自己的判断。

“就让我们拭目以待吧。”

风无相几人说话间,身在剑冢之地的弈倾天融合完最后一丝入体剑意后,双目睁开,光华璀璨,“此段剑路的剑意,已被我尽数融合。”

“然而,依我现在的八极封天之剑,比之天之剑那股渊深似海的藐天之意,还是要弱了许多。”

“看来,还需继续前进才行。”弈倾天目光看向道路前方,才微接触那片区域,便是被无形剑意剿杀干净。

“剿杀一切的力量,正好成我证道之剑。”语落,弈倾天身一动,已是迈入了那片禁地。

初入其中,弈倾天眼帘才映入一片青翠,无尽的罡风,便是肃杀而来,向着他的身体切割过来。

剑意如风,无处不在,防不能防,避无可避,剑意瞬息入体,弈倾天一息被创,吐血倒射而出。

剑风不留命,继续向着弈倾天抺杀过来。

无可防!

弈倾天轻喝一声,拔地而起,居高临下,剑风追来之际,他体内草木之气涌动,双掌一拂,猛然下压,掌起风雷之力。

以风制风,轰向了罡风剑意。

轰!雷风、罡风相撞,空中顿时被炸出了一个巨大的黑洞塌陷,散发出无可抵挡的吸力,拉扯着弈倾天向黑洞中没去。

弈倾天心念一动,苍穹瞬施展开来,向着风暴外围挪移而去,一股庞然的压制之力,却是骤然从四方空间向着弈倾天挤压而来。

光华一闪,弈倾天从半空中跌落而出,再一个瞬移,才堪堪脱出了风暴之地。

“此地的风之剑意,居然能够大幅度的削弱我的苍穹瞬。”这种情况,他也只有在南宫世家的秘境之地才遭遇过,南宫玲珑借赤炎之力,化出领域才将弈倾天苍穹瞬缚住。

如今这风之剑意居然自成霸道领域之力,禁他玄术,当真不能小觑。

弈倾天心中念头闪过的时候,风之剑意,随身而动,继续向着弈倾天斩来,在弈倾天身后绵延出一条铺开的绿色丝绸带般。

弈倾天身影腾挪折向,这条风之剑形成的绿带,也是宛若活物一般,紧随弈倾天而动,渐渐地便是在虚空之中形成了一道丝带囚笼,将弈倾天困在其中。

要镇杀!

“这种程度应该差不多了。”见再避下去就要作茧自缚了,弈倾天不再回避。

他轻喝一声,一掌平平伸出,五指之间,顿时有剑风呼啸起来,延伸出万千困杀之剑。

“画地为牢!”

轰隆!

掌落,剑风动,以剑气为柱,在天地成牢,将风之剑意轰散开来的同时,亦是有着少许风之剑意被困在了草木牢笼之中。

咻!弈倾天身随剑光,一掌成囚笼,捏住了被困之剑意,在剑风再度袭来之际,他身影急退,在天地游走,拖着重新凝聚起来的剑风而行。

而趁着风之剑意还未达到能抺杀他的程度,弈倾天手中牢笼之力微弱,将被拘束的风之剑意纳于体内,欲炼化这风之力。

剑意入体,轰然爆发开来,弈倾天闷哼一声,嘴角已然泣出血色了,直感觉体内五脏六腑在被无尽之风摧残着一般。

风无形,风常变。

寒风之冷冽,暖风之迷醉,狂风之暴烈,种种变化在弈倾天体内生成。

不能承受,便死!

“给我炼!”弈倾天眼中狠光闪过,炼虚之术全力运转开来,将风之无尽变化分解,一种种地纳入自身剑道之中,同时草木符文在他体内游走,不断修复着他被创伤的身体。

时间在弈倾天自残般的修炼中,缓缓流逝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