万古帝皇

第717章 剑恢弘

第717章 剑恢弘

眨眼间,已然过了三个多月。

这三月里,最先一月,风无相几人担忧弈倾天的安危,倒是一直守在剑冢外,他们原以为,弈倾天最多只能坚持一个月,守着也就守着呗。

哪知这一等,却是等了近两个月,而他们口中的那几处禁地般的存在,弈倾天也是接连破开了几处,再则,见到弈倾天徐徐图之,没有冒进,他们也就放下担忧的心,没有继续守在剑冢之外,只是隔三差五的来看一次。

而在剑冢之地,弈倾天已然闯到了最后一处所在,无尽流水浸没中,弈倾天安静沉入其中,忽得,他眼眸一睁,虚空嗤啦一声被划出了一道黑色细缝。

弈倾天身未动,周遭之地已然感应到某种变化,在他头顶上方,阴雷舞动,虚空炸响,风之剑意驰骋,火之剑意肆虐,地之剑意镇压,水之剑意漫延。

交汇之间,有万千剑意从地底深处涌出,如同泉涌一般,投入了弈倾天身周的剑之海洋中,化作庞然旋涡轰入了弈倾天体内。

却是不能对弈倾天造成半点伤害,好似鱼入江河一般,

身如剑鞘,纳万千剑意,弈倾天一声长啸,手一挥,轰隆乍鸣!

剑碑楼从他体内旋出,渐渐放大成遮天之剑。

咻!弈倾天身随剑走,腾空而起,他身下剑之海洋受他牵引,随他奔腾而下,就像是无尽海水脱离了大地引力,向着天际轰鸣而去一般,

这里的变故轰传到剑阙,引无数高手震动出现的时候,映入他们眼帘之中的,便是那唯一的一道身影,再无其他。

弈倾天脚踏剑碑楼之巅,剑冢之地的剑之海洋奔腾不休,以弈倾天身体为中介,尽数的纳入了剑碑楼之内。

剑碑楼光华愈盛,楼内存在之剑意与剑冢之剑意呼应,引动弈倾天体内万剑齐鸣,有域化出,在天地扩散开来,

“这是要形成剑域了吗!”

“好强的气息!”

“他之剑域该有多强!”

无数道话音响起的时候,长空忽静,只闻,弈倾天淡淡话音响起。

“界·剑万!”

一声落下,万剑臣服,剑冢之地,不论是那些断剑,还是绣剑,亦或者剑之碎片,在弈倾天气息散开的那一瞬,齐齐颤动。

剑意轰散之间,万剑飞出,环绕弈倾天身周,剑海形成,宛若剑之巨龙一般,受到牵引,整个剑阙弟子手中之剑皆是不由自主地震动起来。

修为低的弟子,甚至不能控制手中之剑,脱鞘而出,汇入了剑龙之中,就连那些长老级别的高手,手中之剑亦是颤抖不得,有要朝拜剑之君王的趋势。

若不是这些长老修为高深,硬生生地压住了剑之雀跃,怕是他们的佩剑,早就脱离他们而去,

整个剑阙的所有高手之中,还能不为弈倾天的剑域“界·剑万”所动的,只有风无相师徒三人。

他们三人,风无相手中之剑,乃是历代剑阙剑主的佩剑,神兵无迹,汇聚了几代高手剑道体悟,能不为弈倾天剑域所动,乃是当然之事。

而二代,他手中之剑染尘虽不凡,也是难得一见的神兵,却是没了无迹几代剑主的剑道体悟,若是放在常人手中,被弈倾天散开的剑域一激,定然会被影响。

然而在二代手中却是不会,只因为二代的最强之剑,修得便是无私无我。

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,圣人不仁以百姓不刍狗。

二代之剑,一视同仁。

天子之剑也罢,诸侯之剑也罢,匹夫之剑也罢,在二代眼中,都只是一剑,与我无别,与他一样,万千变化,存乎一心。

这是他的无私之剑,弈倾天剑再强,在他眼中,也是一剑。

至于一代,更不要说了,他平生只会一剑,只会挥锄那一瞬的那一剑,他手中从不曾执剑,兴许,对于自己心中倒底修没修剑,他自己都不知道。

剑于他而言,就是挥锄犁地的那一个重复的动作,既如此,无剑的他,又怎会被弈倾天之剑引去呐?

三人手中之剑虽然不为弈倾天所动,心中却都是升起了震动之意。

能达到一剑引万剑的程度,只能说明,在这短短三月的时间里,弈倾天不仅领悟了剑冢之地无数的剑意,更是将万剑之意尽数化纳于己身,体悟出了他更强之剑。

能碾压剑冢万剑的剑之真意!

只是三月,他就能做到这种程度,在剑阙历史上,还是从未发生过的事情,当真是空前之举!

“不仅空前,也许同样会是绝后!”

万剑如龙而行,弈倾天体外的剑域,渐渐随心而动,掌控自如起来,他身影徐降,想起二代和他提起过的一件事,弈倾天心念一动,剑冢万剑折扇一般,向四方散开。

弈倾天精神探入万剑之中,如臂使一般,摧动每一柄长剑,向着它的本源之地而去。

这些剑皆是四峰与太虚宫之剑,却是尽数的收入了剑冢之地,剑意交汇下,再加上天风无迹的失踪,导致剑冢大阵失落,弱者不能进。

非强者不能进剑冢之地,悟这些万剑意。

这也是剑阙这些年来弟子青黄不接,势力渐弱之因。

如今弈倾天得剑冢之助,证他剑道,自然要投桃报李,剑冢失落的剑阵,他不会,但是剑冢万剑却是为他所服。

甚至,只要弈倾天一个念头,万剑就能被他收走。

如今,归万剑于四峰与太虚宫,要不了一段时间,剑阙当能再现巅峰之景。

万剑齐飞,轰入四峰,剑意交汇,四峰相连,太虚为基,剑阙外围的剑幕光华一闪,剑威再盛。

四峰老人先是一惊,随即,面上喜色现出。能悟万剑之意,他剑阙弟子当能再现先辈风采。

此生能见这一幕,不枉矣!

而就在他们心喜的时候,太虚宫,藐天之意再现。

大地轰鸣,在无数人震骇的目光下,巨剑颤抖,天之剑受弈倾天剑之真意所引,轰然拔地三寸,似回应,似争锋。

虽未出,却是震动剑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