万古帝皇

第718章 鬼宫故人

第718章 鬼宫故人

西南蛮荒之地,鬼气缭绕,一座通天鬼楼高高耸立,能被修者收入眼底的,只有上方的九层,而下方看不见的楼基,则是扎入了地底深渊的无尽黑暗界。

据说,也是有着九层之数。

乃是罗刹鬼宫不可入之地。

也是罗刹鬼宫不能入之地。

再一次来到这方鬼楼,想起几年之前,弈倾天不由感念颇多,往事犹若历历在目,一一浮现在他眼前,昔日不可追,让他有种······

“物是人非。阔别几载,再见鬼宫,你心中是不是有这种感觉?”

有些熟悉、又是有些陌生的话音,响起,紧接着,一道人影从鬼宫中没出,缓缓走向了弈倾天。

抬头看向那女子,弈倾天轻轻一笑。故友相逢能一笑,已是最大的安慰了。

“只是三五载不见,你已名扬天下。”

“于正道,你是诛魔大英雄,于邪道,你是不可忽视的后起之秀。”

“再见你,我都有些陌生的感觉了。”

“弈大侠,你不会嫌弃小女子,装作不认识我了吧?”白衣宫装女子故意这般说道,冷艳的面容上挂上了点点嗔意,一如多年之前那般。

“我怎么会装作不认识你呐?”弈倾天看了对方几眼,真诚地说道。

白衣女子好似没想到弈倾天会给出这个答案,面色一愣,欲说话之际。

弈倾天认真话音,继续传出,“从来都不认识,何必装作不认识呐?”

这话一出口,白衣宫装女子面色再愣。

反应过来后,她美眸怒瞪弈倾天,咬牙切齿道:“弈倾天,你还真是一如既往的讨厌啊!”

“彼此彼此。”弈倾天不以为意的摊摊手,忽得笑道:“邀明月,我记得你还欠我一个承诺没还吧?”

“承诺?”那不是早还了吗?

虽说,自己有过赖债的打算······邀明月心中念头转过。

她刚想要说话,弈倾天轻咳几声,已经开口道:“算了,我不打算和你计较了,那个承诺就算你已经还了。”

“不用再对我摆这幅脸色了吧?”弈倾天轻笑。

邀明月面色一黑。算了?说得好像,她真欠他承诺没还一般!

真真是可恶至极的家伙,多少年过去了,还是那样讨人厌!

叙旧暂过,弈倾天直接进入正题,道:“邀明月,鬼夜叉前辈现在在鬼宫吧?”在飘渺雪峰的时候,他便是特意和鬼罗刹提过一件事,眼下再问鬼夜叉下落,只是为了确定一番而已。

“在。”邀明月点头,疑惑道:“你找师父何事?”

问剑大劫后,鬼夜叉的水极体再现人间,她自认自己残缺水极体再无复原之日,是以,将全部希望寄托在同是水极体的邀明月身上,收对方为徒,一心教导对方开发自身水极体的潜力。

这点,弈倾天倒是不知道。

闻言,他不由一笑,“前辈果真收你为徒了。”相处那段时日,鬼夜叉对邀明月的维护,弈倾天可是历历在目。

“至于是什么事情?”弈倾天神秘笑道,“当然是······”

“好事

。”

罗刹鬼宫内,上七层楼宇游离着众多鬼王鬼将鬼兵,愈往下,鬼气愈是浓郁,第一层宫楼乃是鬼罗刹的修炼之地,而第二层,则是鬼宫四王的四王殿所在。

分别是,第一王修罗王的修罗殿,第二王寂灭王的寂灭殿,第三王阴冥王的阴冥殿,以及第四王夜叉王的夜叉殿。

前往夜叉殿的途中,邀明月指了指一座死意森森的冥殿,脸现惊惧,对着弈倾天低声道:“这里乃是阴冥王的阴冥殿,你千万不可进去!也不可得罪阴冥王!”

“哦?”弈倾天面上微现讶异。他上一次在鬼宫养伤的时候,一直就是住在鬼罗刹的第一层,倒是没有上过第二层,四王,他也只是听过名号而已。

弈倾天精神力强大,能察觉出邀明月心中真正的害怕,不由对这阴冥王有些好奇起来。能让同为四王之一的夜叉王弟子为之害怕的存在,倒底会是何种角色呐?

心中念头转动着,弈倾天紧随着邀明月,迈入了夜叉殿。

鬼夜叉得了鬼罗刹的消息,早就知道弈倾天近日将来鬼宫,一偿她之心愿。此刻见到几年不见的弈倾天,她心情激动,语调微颤地道:“你来了。”

“我来了。”弈倾天点头道,“来为前辈一解毒患。”

“毒患?你能为师父恢复水极体?”邀明月看着弈倾天,有些震惊地说道。

鬼夜叉的水极体乃是被阴冥王的死气侵入污染而废的,想要恢复,可不是那般简单,不然,以鬼宫四王的身份,鬼夜叉早就是得了医治方法。

何以这些年来,修为一降再降,更是时刻要承受着那莫大的痛苦。

“当然能。不然,你觉得我为何会来鬼宫?”弈倾天笑道。

想当初他为暗影刀所创,机缘巧合得了北渚龙珠之力,才除去暗影刀。

较之暗影刀之伤,阴冥王的死气却是要显得更弱了一些,北渚龙珠能除,胜过北渚龙珠的北渚圣源,自然也能除。

弈倾天单手伸出,掌心向上摊开,瞬息,璀璨蓝芒在他掌心涌动起来,眨眼之间,蓝色光华便是遮掩住了整个夜叉殿,有波涛声,乍然响起。

邀明月功体受到刺激,水极体相和,在她身后化出了月下江河的奇景,一座明月之桥从她身上蔓延开来,向着同为水极体的鬼夜叉,身上架了过去。

丝丝缕缕的黑气,从鬼夜叉身上溢出的同时,弈倾天手中印诀起,北渚圣源散成无数细碎的蓝珠,在空中游窜相互撞击着,渐融成一条水之龙。

“水波涛!”

一式落,弈倾天再现北渚绝学,龙吟才起,水之龙便是在整个夜叉殿内流转开来,忽东忽西,龙之力散发出巨大吸力,吸附着四周一切阴邪之气。

鬼夜叉体内阴冥死气被吸力所引,不受控制得从她体内滚滚涌出,呼啸成黑色邪龙卷,被水之龙净化的一干二净。

就在毒患净化干净,弈倾天准备收功的那一刹那。

毫无征兆,一道杀意十足的剑气,自弈倾天背后,轰然向着他斩来。

欲在弈倾天功成放松之际,一剑绝杀他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