万古帝皇

第719章 第二王

第719章 第二王

悄无声息的杀意袭来,弈倾天心中骤然升起强烈的危机感,他头也不回,两掌拂动,一上一下,分别自腰际、肩头拍出,融北渚圣源之力,“水波涛!”再出!

化出的两条水之龙,一者挡向了杀之剑气,一者却是轰向了暗杀之人身藏之所,欲围魏救赵!

“想法不错。就是实力太差了些!”

不屑话音响起,死之剑,剑芒再涨,一剑搅碎水之龙,去势不止的斩向了弈倾天。

而来人同时掌力摧动,掌风一扫,一记手刀斩在了水之龙上,断龙头,掌再变爪,抓向了弈倾天。

短短几息时间,已足够弈倾天反应过来了,见对方心存杀意,不依不饶,弈倾天目中狠光一闪,他之剑域,“界·剑万!”悄然运转开来。

二代等人能抗住弈倾天还未大成的剑域,那是因为,他们已是当世最为巅峰的剑者。

眼下之人,修为虽高,但是,要说他是巅峰剑者,还差得远了!

弈倾天剑域展开,对方手中剑瞬时不由一滞,有些失去控制一般,在对方面露讶异之色的同时,他斩出的那一道剑芒,那一记手刀,去势一止,宛若时空静止一般,居然凝固在了半空中。

弈倾天的剑域,非但能引动人手中之剑,亦能引人心中之剑,剑气之类,更在此列!

御他人之剑······这是什么手段?剑域吗!来人心中微震动,失神之际,杀意再涨。

“水汹涌!”不管你是谁,想要杀我,那我就杀你!

弈倾天眼中杀意起伏,一步苍穹,瞬移到来人身前,被碎的水之龙被弈倾天融成汹涌之江河,覆头盖向了来人。

江河侵身,寂灭王被迟缓的心神,瞬息回体,波涛入体,他体内五脏六腑轰然一震,有血色从他嘴角溢出。

见此,弈倾天翻掌又是一记大手印拍出,卷着浪头,当头轰向了寂灭王,不用特殊手段,弈倾天根本抗衡不了寂灭王这般的高手。

眼下乘胜追击,以力击之,也只是让对方暂时无暇反击而已,若对方罢手还好,若不然,弈倾天也只能用自己最后的手段了。

“我倒是小瞧你了。”寂灭王眼神阴狠地锁在了弈倾天的身上,他满头灰发无风自起,寂灭之意轰荡开来。

他回气七分,一掌轰出,击在了弈倾天水之力的一掌上,两掌交接,胜败立分!

江河平息,弈倾天踏浪倒射而出,张嘴便是喷出一口血,寂灭之气渗入他体内,像是腐蚀之毒一般,在他体内肆虐着。

若不是他身怀死亡之月的本源之力,这一击之下,他就要被重创了。

“我倒是高看你了。”弈倾天呸得一声吐出一口鲜血。

“哦?这怎么说?”寂灭王缓缓走向弈倾天,戏谑笑着说道。杀人是他不多的乐趣之一,该好好享受才是,所以,他不急着杀弈倾天。

弈倾天了然对方心思,冷笑道:“堂堂罗刹鬼宫第二王的寂灭王,泰皇七重天的高手,为杀我这个小辈,居然也会行偷袭之举,你不觉得太丢罗刹鬼宫的脸了吗?”

“偷袭?”寂灭王阴沉道,“若是我当真偷袭,岂会只用三成功力?”

“三成功力?”弈倾天哈哈一笑,“只用了三成功力,你是不是觉得很光荣啊。”为杀一个地皇修者,对方用了三成功力,居然还嫌少?

关键的是,对方用了三成功力,居然还没能杀得了他。

真真是笑话!

而且,要不是寂灭王不了解弈倾天的真实实力,出手之际,又岂会只用三成功力?怕是提升至十成功力也是有可能吧,一切只能怪对方太过自负。

被弈倾天不掩饰的讥讽激怒,寂灭王面色一沉,冷声道:“不管用几成功力,只要能杀得了你,那就是本事!”

话音落地,寂灭王功力再提,寂灭之意席卷整个夜叉殿,一掌抬起,便是挟死意杀气向着弈倾天拍下。

弈倾天气一提,欲动之际,明月之桥从他身后蔓延而出,直直碾向了寂灭王掌力,死之意、水之意轰在一起。

瞬息,轰鸣不断炸响开来,乱流在殿内四窜开来。

毒患除去,水极体恢复,鬼夜叉修为更进一步,迈入了泰皇之境,她身影现在弈倾天身前,怒喝道:“寂灭王,你闹够了没有!”

“弈倾天乃是魔佛大人的师弟,亦是宫主的师弟,你若敢伤他,不说魔佛大人不会放过你,就连宫主也饶不了你!”

鬼夜叉伤体才复,双极体相和下,合邀明月之力,她才堪堪挡住了寂灭王一击,若是对方再出手,她可不确定,自己还有抗下的能力。

眼下,只能借魔佛大人和宫主的势,喝住对方,再找脱困之机。

“嗯?”寂灭王轻嗯一声,动作微缓,“宫主大人正在为修罗王的事情烦心,哪里会顾及到这里?”

“等我杀了弈倾天,就算你们将事情捅到宫主那里,她难道会为了这个只有几面之缘的师弟,而杀了我这个亲小弟?”

说着说着,寂灭王眼中杀意,再度坚定起来。

而闻言的弈倾天,心中却是一震,这位罗刹鬼宫四王第二的存在,居然是鬼罗刹的亲小弟!

难怪,就连邀明月,都是对他惊惧不已。

难怪,他敢肆无忌惮地闯入夜叉殿。

难怪,他敢不由分说的对自己出手。

弈倾天心里微沉。

寂灭王阴笑一声,翻掌欲杀之际,一道冷冷话音,骤然响起,“你闹得差不多了吧!”

话音才落,黑衣现,鬼罗刹披着一身寒霜,出现在夜叉殿中,目光冷漠盯在了寂灭王身上。

“宫主!”鬼夜叉和寂灭王同时惊呼一声,其中的情绪,却是截然不同,一者喜,一者惊。

“你还有脸叫我宫主!”鬼罗刹心情明显不好,怒上眉间,指着寂灭王,狠狠道:“我再说一遍,你只是家父收养的一个义子而已,可不是我的亲小弟!”

“他日,再让我听到你打着这个名号行事,不要怪我出手无情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