万古帝皇

第720章 四佛问罪

第720章 四佛问罪

寂灭王这些年来作的恶可不少,鬼罗刹早就是对对方反感至极了,要不是看在他是鬼泣神收养的份上,她早就是一刀结果了对方。

然而,她的不闻不问、眼不见为净,却是让寂灭王胆子越来越大,如今,居然敢惹到她身边之人了,当真是触及了鬼罗刹心里的底线!

再加上阿修罗外出一事,让她烦心无比,寂灭王对弈倾天出手之一举动,算是彻底惹动她心中的杀机了!

眼见鬼罗刹真正发怒了,寂灭王心中也是有些害怕,不是亲小弟,倒底不是亲小弟,而且他这个鬼泣神义子,和鬼罗刹,可是没有什么交情。

他是鬼泣神在外培养之人,直到鬼泣神消失前夕,才带入罗刹鬼宫交予鬼罗刹的,这些年来,他二人见面的次数,加起来,怕是还没有弈倾天和鬼罗刹照面的次数多。

一想到这里,寂灭王心中狠意愈浓,想起一件事,他理直气壮地道:“宫主,我要杀弈倾天,可不是因为个人私怨。”

“而是因为,弈倾天枉顾宫主你的器重,表面与我罗刹鬼宫交好,暗地里,却是肆意杀戮我鬼宫高手。”

“我除他,只是为我鬼宫阴魂复仇而已!”

“哦?看不出你倒是挺忠心的嘛。”鬼罗刹面上怒意已然收起,看不出内心真正想法,“你倒是说说看,弈倾天是如何杀戮我鬼宫高手的。”

见鬼罗刹面色平静下来,寂灭王提着的心一松,道:“宫主,你有所不知,阴冥王那个家伙的魂灯,一直掌握在我手里。而就在近一年前,他的魂灯却是突然熄灭了。”

“而且,阴冥王临死之际,通过魂灯传了一则消息给我,告知了我杀人凶手是谁!”

“你该不会是想告诉我,是弈倾天杀了阴冥王吧。”鬼罗刹面色依旧无波,淡淡说着。

“正是弈倾天!”寂灭王目光盯在弈倾天身上,道:“而这也是我针对弈倾天的缘故所在!他不顾念宫主的恩情,杀我鬼宫之人,难道不该杀吗!”

鬼罗刹没有回答寂灭王的问题,她看向弈倾天,问道:“师弟,阴冥王那个家伙,果真是死在你手里吗?”

弈倾天不否认,道:“的确。”

“那就好。”鬼罗刹淡淡道。

寂灭王心中一喜,就在他以为鬼罗刹要大发雷霆的时候,鬼罗刹淡淡话音继续传出,“死得好!死在你手中,也算是他罪有应得的报应!”

“宫主,你!”寂灭王有些不敢相信。

“我怎么了?”鬼罗刹轻扫他一眼,语气无波,“难道你不知道,我留着阴冥王不杀,只是为了能让师弟亲手杀他吗?”

此话平静至极,然而,听在寂灭王、鬼夜叉两人耳中,却是宛若平地起惊雷,轰然炸响在他们耳边一般。

留着阴冥王不杀,只是为了让弈倾天亲手杀对方······

这话,好生淡然!

这话,好生霸道!

这话,好生偏心!

“没想到,弈倾天这小子,在鬼罗刹心中的份量,居然如此之重

。看来,想要在鬼宫杀他,是不可能之事了······”

“哼!真是好运的小子!”鬼罗刹如此霸道维护弈倾天,寂灭王也只能不甘放手,看向弈倾天的目光阴冷至极。

而同时,鬼夜叉静如蚊吟的声音,亦是传入了弈倾天耳中,让弈倾天心一凛。

“寂灭王修寂灭之意,你身上的死亡之月本源,于他而言,乃是最为珍贵的存在。”

“他针对你,非只是为了替阴冥王复仇,更有可能,是图谋你的死月本源!”

就在弈倾天几人身处夜叉殿的时候,鬼宫外,嗤啦一声,虚空忽得被撕裂出一道巨大的口子,金芒渗出,将空间裂缝染成了夕阳落下的地平线一般。

紧接着,有四道金色光团带着急促的破风声,从中射出,佛光大放,缭绕鬼宫而行。

肆无忌惮!

一道金色光团中传出冷然话音,“鬼宫之主,速速交出弈倾天!”这话音毫无客气可言,更无对一宫之主的尊重,直接化作了阵阵雷音,荡出层层涟漪轰入了鬼宫之内。

受佛气刺激,鬼宫之中顿时鬼哭狼嚎起来,无尽鬼气翻滚如沸水,一句:“何人胆敢来我鬼宫放肆!”挟鬼气,霸道轰出!

将四佛逼退一步后,鬼罗刹冷艳身影,瞬息浮现长空。

在她身边,弈倾天、鬼夜叉、寂灭王三人,皆是现出身影,表情不一的看向了空中那四道金色光团。

被鬼罗刹强势之举击入心中,心神晃动,四佛逼人气势不由一弱。

先前说话的那道声音,再度响起,“鬼宫之主手段的确不凡,普明代家师了无尊者,向宫主问好。还请宫主,能够配合我佛门行事。”

“配合你们行事?”鬼罗刹冷冷吐字。

普明淡淡道:“还请宫主大人交出弈倾天,我等有事相询于他。”

鬼罗刹冷笑道:“别说我不给你们佛门的面子,弈倾天就在此,你们有什么问题,就直接当着我的面说,让我交人?不可能!”

“这?”普明话音微顿,和其他三人一阵交流后,他才继续说道:“就依宫主之言吧。”

话音转冷,普明看向弈倾天,直接问罪,“弈倾天,佛者在前,你还不为你的所作所为认罪伏法吗!”

冷厉话音义正言辞,好似弈倾天犯了什么滔天之罪,不以死谢罪,不足以告苍生一般,听得弈倾天一阵哈哈大笑。

“弈倾天,你笑什么!”普明见弈倾天对自己毫无畏惧之意,声音不由再度一沉。

弈倾天摊摊手,无奈道:“我只是不知道,自己倒底犯了什么大罪,居然惹得久不入世、过着清心寡欲生活的普明圣僧,前来拿我。一时间,太过惊喜,这才发笑。”

“圣僧,你大人有大量,可不要和我一般见识啊。”

弈倾天一幅无所谓的态度,普明声音不由再度拔高,冷冷道:“我佛门在西剑域的分支,烂柯寺,是你所灭,弈倾天,你可认罪!”

“六欲两人前来烂柯寺宣扬佛法,被你无由诛杀,这,你难道又想否认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