万古帝皇

第721章 霸道示威

第721章 霸道示威

对方咄咄逼人,弈倾天面色亦是不由一冷,寒声道:“原来,你们还知道烂柯寺是佛门分支啊,我还以为,烂柯寺只是一群无本之木的妖僧呐!”

“烂柯寺,的确是我所灭!”

“六欲妖僧,也是死在我手下!”

“那又如何。”弈倾天冷眸直扫普明几人,“你们佛门弟子在东神州是如何行事的,我看不见!也管不着!”

“但,他们既然入了西剑域,再为非作歹,又被我看见,那就是他们自己找死!”

闻言,普明话音再冷,“佛门弟子不论在哪一域界,都不是外人可以论罪的!弈倾天,你杀我佛门弟子,定会为此付出代价的。”

他绝口不提六欲等人在烂柯寺的所作所为,只提弈倾天杀佛门弟子一事,让弈倾天心中冷笑不已,这样的佛门,也配称为天痕圣地?

难怪,梵白和那人,会接连叛出佛门!

弈倾天心中念头才落下,便听到普明再说道:“还有一点,家师劝你,佛门之事,你还是不要插手为好!”

“哦?”弈倾天轻笑,诡异道:“你们说得佛门之事,是指那人吗?”

“你知道!?”普明心中一震。弈倾天居然知道,那人已叛出佛门之事?!

这不可能,了无尊者为不惊动他人,派出搜寻那人踪迹的六欲上人和媚菩萨,不入泰皇,根本不可能引起西剑域大能的关注,弈倾天何以知道那人之事?

难道,他只是诈我?心中这般想着,普明心微松,金芒闪耀,两道人影被他甩出。

“弈倾天,干涉佛门之事的代价,便是如此!”

他话音未落,才现出的两道身影,其中一人,便是直接被他碾压爆成了漫天的血花,惨叫来不及发出,一场血雨便是在天空纷纷扬扬的洒开了。

“你!”在两人现出身影的那一刻,弈倾天便是认出了两人,见对方不由分说,直接杀一人威慑于他,弈倾天杀意腾得一下,便是暴涨了起来。

普明却是冷笑不止,“这就是得罪我佛门的代价!”

“今日,我能杀了这个姓张的小子。”

“他日,我同样能杀了这个姓烈的女娃。”

“即便,她在你的护持之下!”普明一掌拂动,将剩下那人推向弈倾天,在鬼罗刹等人欲动之际,四佛合一,直接破空而去。

只留冷音,在半空不断回响。

“弈倾天,该如何对待我佛门,你且好生思量······”

弈倾天接住那个得了自己八极封天剑意传承的问剑弟子,面色阴沉的可怕,对方在他眼前杀人,是威慑。

不杀这烈姓女子,送还给自己,更是**裸地威胁。

就如对方所说,他们想要杀一个人,不会因为那人在某人护持下,就能脱离死劫。

这是霸道的自信,也是给弈倾天缚上的无形枷锁!

你若再涉佛门之事,你之传人必死!这,就是普明的宣言。

“好一个佛门普明!”

“好一个佛门了无!”

“我弈倾天不杀你等,枉为人!”弈倾天将烈清交由鬼夜叉代为照顾后,他一个闪身便是没入了虚空,不见了身影。

鬼夜叉有些不放心道:“宫主,要不要派人跟着弈倾天,佛门不分青红皂白,霸道杀人,我怕弈倾天会冲动行事。”

“无妨。”鬼罗刹目光从弈倾天离开的地方收回,道:“他还没有蠢到直接去寻普明等人。”

没去寻普明等人?

就在鬼夜叉心中闪过这个念头的时候,弈倾天却是没有离远,剑碑楼被他凝成一粒芥子落地后,他一个闪身便是没入了其中,再出现时,已然来到了剑碑楼的第七层入口处。

身才现,弈倾天脚步不停,单掌直接探出,太极图案在他掌心化出,被弈倾天一掌按落在第七层门户上的一个凹陷内。

图案、凹陷相互契合,大门直接开启,化出一个旋涡,弈倾天身一闪,直接没入其中。

“哟!看样子,今日的你,心情有些不好嘛。”弈倾天才出现在第七层空间,一处幽暗角落,便是有着女声响起,点点黑芒涌动,如同破碎的世界一般。

弈倾天没有心思回应对方的调侃,“你先养好自己的伤再说吧。”

此话落地后,他不再搭理对方,目光转向半空中浮动的金色光球,冷冷道:“佛门所为,被佛门背叛的你,应该比谁都清楚!”

“现在,我就问你一句,若是我和佛门开战,你是站在我这一边,还是站在佛门那一边!”

弈倾天话冷异常,空中那人猜出,佛门定然又做了什么触怒弈倾天的事情,他微顿话音,迟疑道:“自然是,两不相帮。”

佛门乃是养他、教他的师门,而且,他还不确定,他师父是否有参与他师叔的阴谋之中,自然不会和佛门彻底地站在对立面。

至于弈倾天,也是对他有救命之恩,无论如何,他也不会因为佛门,而对弈倾天出手的。

是以,两不相帮,是最好的选择。

然而,弈倾天想要的,却不是这个答案。

“你两不相帮?”弈倾天冷笑,“你倒是善良的,让人可恨啊!”

“你那师叔了无先是重创于你,随后,又是派出佛门高手,一路追杀你。要不是,你留在烂柯寺的那十个字,未曾被人毁去,而我也是恰恰知道那十字的传送作用,你觉得,你能活到今天吗!”

“你觉得,你还能和我这般悠闲自在的,说着两不相帮!”

“呃?”空中那人被弈倾天几句话说得有些无言,只能道:“佛门之中心术不正者,毕竟只在少数,只要我伤势一好,再入佛门,将了无师叔所行之事,向师尊一一禀报。”

“想必,师尊定能合理处置的。”

“那要是你师尊也是一个妖佛呐?”弈倾天还未说话,幽暗光点中已然传出戏谑笑声。

“不可能!”

“怎么不可能?”

“因为什么?”

“他是佛中尊者!”

“那了无呐?”

“那魔佛呐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