万古帝皇

第724章 佛入巅峰

第725章 佛入巅峰

?想以剑阵困住我?寂灭王心中念头才起,一股晦涩波动,便是忽得在长空荡漾开来。

“苍穹瞬。”

弈倾天冷然话音才传开,下一瞬,他人影便是裹着那方剑阵,连同寂灭王一起消失在长空,再出现时,已然来到鬼宫之外。

“现在,你可以去死了。”

弈倾天冷冷一笑,脚一抬,便是缓步踏向了寂灭王,在他脚下,金芒乍起,渐渐的,凝成了一朵又一朵的金莲,向着寂灭王铺了过去。

见此,寂灭王先是面色一变,随之阴冷布满脸庞。如他这般修鬼道邪术的修者,最为反感的便是佛门弟子,弈倾天用佛门衍术来对付他,是觉得吃定他了吗?

“小子,你想要救鬼夜叉两人,你觉得有可能吗?”弈倾天将他挪移出罗刹鬼宫,无非就是为了替鬼夜叉两人的逃跑争取时间。

只是,一个弈倾天,能挡住他吗?

“救她们?”弈倾天脚步似缓实快,说话间,他脚下已然绽放了四朵金色莲花。

再一步落下,弈倾天冷道:“那只是我的目的之一而已。”

“你可以去死了。”

寂灭王为夺他身上的死亡之月本源之力,悍然对他出手,险些置他于死地,这般深仇大恨,弈倾天可是无论如何也忘不了的。

更不要说,因为对方的缘故,害得弈倾天打破了自己的计划,提前一步踏上了巅峰之路。同是巅峰,他的佛门一道巅峰,却是要远远逊色于三道同入巅峰!

这一切,寂灭王都有份。

感受到弈倾天浓烈的杀意,寂灭王心中无端的有些一凛,不安骤生!

他嘴中却是冷笑道:“一个不入泰皇的修者,却是口出狂言,想要杀我!”

“弈倾天,我不得不说,你的实力,虽不怎么样。但你的胆子,不说天下第一大,却也能在天痕排上前三甲了。”

是吗······弈倾天心中冷笑,他脚下第七步落下,金莲绽放的刹那,一击灭罪而出,七莲融一,弈倾天身动佛随,剑指才出,落处,便是寂灭王眉心死穴。

欲一击必杀!

佛光绽放,杀意入体,寂灭王身体猛然绷紧,心神跟不上身体的本能动作,他下意识便是身影暴退开来。

同时,他双手在身前一圈,化出一层又一层的死气防御,叠叠相加,在天地蔓延出一片片的白云,有阴雷在云间生成,扭曲转化着空间。

弈倾天一击灭罪圣莲凝成佛之斩剑,轰入死气防御之中,阴雷乍生,在剑芒之上游走着,使得剑势为之一顿的同时。

那无数阴雷更是如同蛇上杆一般,向着弈倾天身体之上攀爬而来,要灭绝弈倾天的生机。

“倒不愧是老牌的泰皇修者,即便仓促,仍能在防御的同时攻击。”弈倾天心中暗赞一句,七莲光华却是猛然璀璨起来。

在寂灭王还未醒过神的时候,灭罪之莲盘旋天地,相互撞击间,毁灭之力轰然爆开,将周遭死气尽数磨灭干净。

半空再一转,七莲融成了一方巨大的佛尊莲台,轰然一旋,便是向着寂灭王镇压而下,圣洁佛气自莲台四方垂下,如同瀑流飞溅一般,形成一方小世界,将寂灭王拥在其中,要将对方同化开来。

镇压之意洞入体内,寂灭王面色终于大变起来了,透过佛气光幕,他看向弈倾天,有些不可置信地嘶吼起来,“你入泰皇了!这、这,怎么可能······怎么可能?!”

“三月前,你才是地皇巅峰的修为,只是三月,你就入了泰皇,而且,还是······泰皇后期的修为!我不相信······不相信!!”

弈倾天三月破大境,从一只只能抬头仰望他的蝼蚁,成长为可以与他抗衡的绝世强者,可以和他站在同一个位置的同辈人!

这般事实,寂灭王实在接受不了,他不相信,不敢相信。

也不会相信!

“你一定是使用了什么妖术!”想起弈倾天三道同修的事实,寂灭王猜出弈倾天定然是以精神力构建了一方幻境世界,想要扰乱他的心神,为鬼夜叉两人的逃离拖延时间。

一念至此,他波动的心绪微定,“幻境再逼真,终究也只是幻境而已。且看我如何破你之妖术!”

寂灭王一声冷喝,体内元功瞬息催至了极点,死气沸腾如岩浆,有无数阴雷在他身周化开,如同游蛇一般,向着四方窜动开来。

佛气光幕遭到阴雷轰击,顿时荡开了一层层的涟漪,向着莲台之上蔓延开来,再波及到弈倾天的身上。

酥麻感觉夹杂着死意传来,弈倾天体内草木之气自主游走开来,以雷制雷,将阴雷吞没,融入己身,毫发无伤。

这怎么可能?!寂灭王心中猛然一沉。弈倾天衍道修为未曾入泰皇,按理说,弈倾天以此构建的幻境,不可能抵挡住他气势轰击的。

“你的修为,当真入了泰皇!”寂灭王看着弈倾天,有些咬牙切齿地说道。

弈倾天轻轻扫了他一眼,淡淡道:“你现在才知道吗?”

他苏醒九十九佛尊,已然具备了入泰皇的条件,再加上,得了启佛尊之法,以及那位苏醒三百以上佛尊的佛门大能相助。

三月修行,古佛心加身的他,若是在这最先开启领域的佛道之途,还不能入泰皇,也真是枉费他之天资了。

见弈倾天一幅轻描淡写的姿态,寂灭王宛若受到了莫大的羞辱一般。

之前,他还以为弈倾天只是借幻境之力塑造了泰皇气势,却不想一番试探之下,却发现弈倾天真得入了泰皇之境,成了与他同一境界的高手。

想要杀对方,夺取对方身上的死亡之月本源之力,怕是只有这一次的机会了。

想到这里,寂灭王功力再提,单掌一抬,死气浓成一柄破天裂地的巨剑,不断向着天际伸长开来。

眨眼之间,便是轰击在七莲之台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