万古帝皇

第725章 明心见性

第725章 明心见性

死气、佛气相撞,至极之力摩擦相互湮灭,弈倾天、寂灭王之间的天空,瞬息便是塌陷出了一个巨大的黑洞,长空被撕裂,无数乱流被卷入其中。

趁此时机,寂灭王不退反进,死之意破开层层乱流,掌纳天地之力,贴身向着弈倾天头顶盖了下去,此时不能杀弈倾天,日后怕是再无其他机会。

最后的机会就在眼前,寂灭王这一招,可说是全力出击,一丝力量不留,全无防守,务必要要一击之下,拿下弈倾天。

就算不能斩杀弈倾天,也要让对方失去战力,要对方只能落入被动挨打的境地。

寂灭王杀招袭来,打的是什么主意,弈倾天如何不明白,他轻喝一声,佛之力凝成佛之剑,身不动,一字“死!”却是宛若雷音炸响一般,轰然爆开。

不经过去现在未来,不滞前后左右上下。

一念落,便是霸道作用在毫无防御的寂灭王身上,佛门神通,一念定生死!

一念落,生死便定,寂灭王肉身气机迅速衰退,岁月之刀在他面上划下道道刀痕,他活跃的灵魂亦是陷入死沼之中,一片混沌。

肉身、元气、精神衰弱,三者不能协调,寂灭王招式瞬息一乱,杀招有散开的趋势。

而趁此之机,弈倾天佛之剑纳古佛之力,“空”现的下一刹那,他脚下苍穹瞬,瞬动开来,剑芒斩出,金色和血色,在天地同时洒开。

两人一个错身而过,嗤啦骤起,剑收人定,已是阴阳相隔。

吼出最后的留言,寂灭王再也压制不住体内佛之气的涌动,轰隆一声,便是炸成了漫天的血花,再无一丝残留。

罗刹鬼宫四王第二的存在,一念之间,陨落在弈倾天之手。

陨落在他自己的贪念下。

这里寂灭王才死,另一边,鬼罗刹也是陷入了绝境之地,认真起来的魔神蝶,根本不是她所能对付的。

即便,她有着整个罗刹鬼宫之的加持,也不能!

皇者永远只是皇者!与掌控了本源之力的道源相比,就如人间的帝王,较之于不染凡尘的天上仙人,天渊之别,岂能一概论之!

魔神蝶只是认真的一招,之前还能与她一较高低的鬼罗刹,便是如雪崩一般,被魔神蝶势如破竹般击溃,肉身炸裂。

血色弥漫中,她整个人如同炮弹一般,被轰在了罗刹鬼宫之上,九楼轰鸣,鬼吼神碎,天地欲裂!

“太弱了······你真得太弱了。”魔神蝶脚步缓缓,负手而立,闲庭散步一般,在空中悠闲走着。

“堪堪接触本源之力的你,若是能再修个千百年,或许还能再现鬼帝风采,与我一较技之高低。”

魔神蝶伸出一只手,纤细食指微微摇了摇,淡淡道:“不行。”

“我用一根手指头,就能捏死你。”

清冷话音淡得近乎没人情感,然而,却是让人不由自主地就是觉得,对方所说乃是日升日落般的真理一般。

她魔神蝶,能杀死她鬼罗刹。

用一根手指头,就能杀她!

鬼罗刹身体陷入罗刹鬼宫,鬼气涌动,不断修复着她被创伤的肉体,想要争取那一线生机,然而却是已然来不及了。

她肉体表面伤势才复原,一根美得不像话的玉指,便是轰然进入了她的世界,然后,一息之间,便是占据了她的整个世界。

让她眼帘之中,再无其他一物,只余这一根手指,缓缓点向了她,点向了挣扎不能动的她。

这一指,极美。

这一指的主人,更美。

然而她带来的,却不是美好的存在,而是无尽的杀机,而是欲以血色涂抹这天与地的杀戮。

“蝶血苍穹。”

死亡之音落地,玉指成血蝶,映入了鬼罗刹的整个世界。

血花骤现!

在片刻之前。

斩杀寂灭王之后。

担忧与蝶交战的鬼罗刹安危,弈倾天身一动,便是打算前往支援对方。以他如今的实力,想要抗衡魔神蝶,根本是不可能之事!

甚至,比之鬼罗刹,弈倾天也是要差上许多。

但是,这不妨碍他帮助鬼罗刹。

他手段众多,逃命保命的手段皆有,只要鬼罗刹不是败得太快,毫无反抗之力,以他的手段,和鬼罗刹的巅峰修为,想要抗衡魔神蝶,那是不可能。

但,若是仅仅脱出此次死劫,还是极有可能的。

只是弈倾天身才动,四道金色法印,却是突兀自天而降,直接轰向了弈倾天。

弈倾天面色一变,身影闪开的下一瞬,四道金色光团便是破开虚空,骤然出现在了弈倾天身前虚空,环绕弈倾天而行,封住他前进、后退之路。

“弈倾天,哪里走!”

这突然出现的四人,不是别人,正是三月前,杀人示威的普明四佛!

亦是弈倾天心中必杀的四人!

“明、心、见、性,你们四位佛者不去除魔卫道,却是来此拦住我,可真是让在下有些捉摸不透啊。”

弈倾天气势收敛于芥子天地,浑然无一物般,让得四位佛者落在他身上的目光,愈发的寒冷起来了。

这般气息,这般渊深似海之感,比之三月前的弈倾天,可是强大太多了。

“能知道普心、普见、普性三人的法号,看来,那叛徒,果然与你有所接触了!”

开口说话之人,还是那位普明佛者。

他们明心见性四人,乃是诛魔圣战后,才崛起的佛门高手。

诛魔圣战中就被古佛镇压的梵白,不可能听闻过他们四人的存在。既如此,弈倾天是从何人那里得知明心见性存在的,就不难猜了。

“交出那个叛徒和古佛心,我等四人可以饶你不死。”继普明之后,又是一道话音响起。

弈倾天闻言,不由一声冷笑:“叛徒?你们佛门出了叛徒,自己无能追捕,还要找我要人?真是荒天下之大缪!”

“再说古佛心,你们不被自家老祖认可,只能说是你们自己不肖,如今空口白牙就想取我古佛心,还饶我不死?”

“你们佛门弟子,是不是都给青灯古佛的生活过傻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