万古帝皇

第726章 四佛

第726章 四佛

已然交恶对方,弈倾天言辞之间,再无一丝客气,让得明心见性四佛怒气腾腾,大呼:“放肆!”

“我佛门乃是天痕圣地,岂容你这个小辈,如此诋毁!”

“今日,我等四人,赐你弈倾天,不敬佛之罪!”

“我佛慈悲,你还不赶紧自裁谢罪!”

“谢罪?说你们傻了,还真是不假。 ”弈倾天嗤笑一声。对方倒底得有多深的优越感,才能说出这般的蠢话啊?

弈倾天不掩饰的讽刺,让得普心怒火腾烧,一句:“辱我佛门者,该死!”后,半空金色光团一转,旋出了一个巨大的金色“心”字,一滞之后,轰然向着弈倾天镇压而下。

其上,更是有着无数粗如手臂的金色锁链,延伸而出,散落四方,再攸忽一收,向着弈倾天洞穿而来。

封镇之招袭来,明、见、性三人更是未曾出手,弈倾天不敢大意。

七分心神锁在三人身上的同时,他负在身后的左手,猛然探出,食中二指并成佛之剑,带着灿烂的金芒,瞬息之间,便是点出了万千之剑。

铿锵乍鸣!

弈倾天身影看似不动,每一指的落下,却都是分毫无差的,轰在了封魔之链上,佛之气相撞,天空顿时烟花绽放开来,光明大放,魔、鬼之流,有为之一清的趋势。

眼见此,弈倾天眉头一皱,心中有些不对的感觉升起。

只是,还未等到他细想,继普心之后,四佛之三的普见,亦是出手了。

佛之“见”字,闪现而出,如人见佛,争胜之念顿消,要放下屠刀,做那立地成佛,诡异感觉洞入弈倾天心中,让得他手中防守之式,都是不由一滞。

一息之间,便是有着束手就擒的念头,在他心中升起。

“好诡异之法!这就是他口中的见佛之法,见字如见佛······”

明了对方手段,弈倾天不敢大意,死之意催动,白瞳瞬息化出,将见佛之意隔绝开来,谁知道对方“见”字潜移默化之下,会削弱弈倾天多少战力。

白瞳才现,弈倾天冷漠之意暴增,身一闪,率先出手,向着一动不动的普性攻去。

对方见弈倾天攻来,却是面色不改分毫,有佛影在金团内盘腿而坐,双手轰然向前一推,“退下!”之后,“性”字法印轰出,欲要击退弈倾天。

然而,身在半空的弈倾天,却是没有继续攻向对方,他之身影骤然虚化开来,再出现时,已然浮现在普明身后。

剑指点落,琉璃乍现,一指之下,万物琉璃!

“师兄小心!”

危机骤然生起,就算没有普心三人的提醒,普明也是察觉到逼面杀意。

他头也不回,双手在身前一圈,在他身后虚空,顿时化出了无数佛之手,折扇开启一般,如影随形地圈动了起来。

弈倾天指琉璃落下,普明高呼:“一切无量光!”他之双手轰然向前一推,他身后,千佛之手亦是同时推出,有降魔法印,在每一只手掌的掌心璀璨开来,结成天罗地网,拍向了弈倾天。

指、掌交接,嗤啦骤响,琉璃之指点落在千佛之手结成的壁上,如同刀锋切入豆腐一般,渗入其中,向着普明继续点去。

魔佛自创的四大绝学······指琉璃!普明明了弈倾天之招,心中微骇,不敢保留,功力一提,千佛之手再凝。

琉璃指微滞,被阻,琉璃之色顿时在千佛之手上化开,向着四方平铺了过去,眨眼之间,整个千佛之手铺成的平面,便是被完全的琉璃化。

如同在长空竖起了一道琉璃屏障一般,映照出弈倾天冷漠白瞳、普明微变面色,这一指若是落在他身上,现在的他,是不是也会变成,这看似光华却是冷冰冰无一丝生机的存在呐······

普明心中生出忌惮之意,身影闪退开来。

弈倾天轻吐:“碎。”字,指一动,咔嚓一声,长空明镜瞬息破碎,轻轻一扬,便是成了虚无。

“给我拦住他。”

见弈倾天好似看出了什么,放过普心三人,独独缠着自己不放,普明脸一冷,挥手之间,有十八金色僧人,从他身后闪现而出,如阵一般,挡向了弈倾天。

而普明自己则是安坐一旁,璀璨金芒在光团之中涌动着,渐渐融成了法印之力,和普心三人化出的法印之字,隐隐间,相互应和着,虚空有法链拖动之声,乍响!

变故发生,弈倾天暗道一声:“果然。”身一闪,便是欲打断普明之法,十八金色僧人不发一言,棍棒齐出,直捣黄龙一般,捣向了弈倾天。

巨力轰来,弈倾天轻喝一声,不闪不避,双手轮转成太极,当空一圈,十八棍棒被他团成一缕,他手微放,欲借力而遁。

十八僧人心念相通,棍棒齐弹,如同花苞收拢一般,轰向弈倾天,棍棒之上有金色佛门法印浮现,组成封困之阵,锁向弈倾天。

让想要以苍穹瞬脱困的弈倾天,再度被压回了十八僧人大阵之内。

眼见如此,弈倾天冷漠白瞳意再寒,这十八僧人在修为上,还要弱他一筹,却是专修封困之力,十八人合力之下,比他们修为高一两个境界之人一旦不小心陷入他们的封困,怕是也脱身不得。

被封得死死的。

普明以这十八人来对付自己,不会只是心血**,对方对他定然有所了解,这才有所针对的以这十八人作为后手来封困他。

不过。

“你对我的了解,还是有些不够啊······想以此封困我,那是做梦。”

弈倾天身不动,气一提,苍穹瞬再展,这一次,他却不是以一道之力催动这门玄术,而是以精神力元气合一之力催动。

双气合一之下,苍穹瞬威能再增,整个封困大阵内,瞬时充满了黑白之气,光华流转,有道道残影浮现。

弈倾天宛若脱身不得的困兽一般,挣扎着,然而,看见这一幕的十八僧人,却是面色大变起来。

在他们的感应之中,弈倾天已然脱出了封困大阵,不知所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