万古帝皇

第727章 四印、鬼魔佛

第727章 四印、鬼魔佛

心念相通,十八人福至心灵,下一瞬,棍棒齐出,轰然点向了空中某处,在那里,弈倾天身影缓缓浮现。

见棍棒袭来,他面色无波,手掌轻抬,一掌再按,金色火焰瞬息在他掌心窜升开来,膨胀成一片炽热的火海,轰然压向了十八僧人。

佛火八部天龙舍利绽放,十八僧人面上惊惧还未完全化开,便是被火焰燃成了一片虚无。

弈倾天招未收,人已窜向了普明。

然而,却是已然晚了一步,

“明”字法印化出,普明冷笑看向弈倾天,“哈哈!弈倾天,你就等着,与魔鬼同葬吧!”

他话音未落。

“明”“心”“见”“性”四大法印,已然破开云霄,窜入天际,四印之上,皆是有着无数金色锁链蔓延而出,相互勾连在一起,结成了一方半球形的恢弘金色光罩。

如天穹一般垂下,将整个罗刹鬼宫之地,尽数拢入其中。

将魔、鬼锁在其中。

将弈倾天锁在其中。

佛之灭罪气息弥漫。

欲同葬魔鬼佛!

“蝶血苍穹。”蝶一指落下,难掩的死亡之意,顿时映入鬼罗刹心底深处,让她绝望无力,不想再战,想要乖乖受死。

昔日往事,若回放一般,分割出一缕缕难忘的片断,在她眼前闪过,有她和父亲鬼泣神生活在一起时候的画面,有她随义父修行的画面,有她和阿修罗的初见······

一幕幕往事,在鬼罗刹心里闪过,她心中不甘骤生,愈来愈浓!

“死!!”不甘臻至极点,鬼罗刹一声嘶吼暴出。

轰隆!罗刹鬼宫被不甘之意轰动,无尽鬼气奔腾若大江一般,被她鲸吞入体内,让得鬼罗刹气势再增,有源之意轰荡开来。

魔神蝶面色微变间,鬼罗刹,鬼态再现!手一扬,便是罗刹鬼宫不传之绝学······

“鬼之厉!”

厉鬼浮现,气贯苍穹,鬼罗刹鬼态若妖,黑衫烈烈而拂,鬼发似魔而动,一拳砸落,鬼芒轰动四方。

荡开的鬼之气,横扫一切,天空被波出了龟裂之纹,风云被搅碎,魔之血蝶,亦是被切割碎裂开来。

魔神蝶,微退一步!

“我怎么可以就这样死!”巅峰一击轰出,鬼罗刹身体被放空了一般,气势急剧的衰退下来。

然而,她之目光,却如鬼未变,锁在魔神蝶身上,战之意不减,反增!

“啪!啪!啪······不错!真得很不错。”魔神蝶玉手轻拂袖口染上的一丝浓烈鬼气,面上毫不掩饰自己对鬼罗刹的赞赏。

“生死压迫下,与罗刹鬼宫共鸣,悟出了一丝属于你的本源,虽未突破,却是能借罗刹鬼宫的力量打出半步道源的一击。”

“鬼罗刹,你天赋之强,你道心之坚,在我见过的人之中,可以排得上前十。”

“如你这般人才,我真心不想毁在我手里。”

“不想我毁在你手里?”鬼罗刹咳嗽一声,吐出一口淤血,微讽道:“那你就此离去,并且发誓,永生不犯我罗刹鬼宫!这样一来,你不就能不违背你的本心了吗?”

“这不可能。”魔神蝶摇摇头。

“那你还屁什么话。”鬼罗刹冷声讥讽。

魔神蝶面不变色,道:“想要我不违本心,还有一种法子。”

她手指点向鬼罗刹,轻笑道:“你鬼罗刹,臣服于我,奉我为主,并发誓,永不反叛。这样,我就永远不会杀你了。”

“你人美,想得也很美啊。”鬼罗刹话音落地,魔神蝶不由微叹一口气,“看来,你是拒绝我的好意了。”

“那我,只能辣手摧花了。”

魔神蝶眼眸再无波,七成死亡之月的本源之力,一瞬之间,便是有着三成之力,在她体内化开。

直到现在,她动用的力量,仍然不及她全力的一半。

然而,对于未悟道源的修者来说,这三成之力,已是毁天之击。

谁抗,谁死!

魔神蝶扬手,欲击。

就在此时,“明”“心”“见”“性”四道法印,轰然破天而起。

降魔灭罪之力从八荒涌入,瞬息之间,便是充斥在空间的每一处角落。

强者愈强,镇压之力愈强。

魔神蝶微皱眉之间,一道黑影窜入战团,拉着鬼罗刹便是没入罗刹鬼宫之内,让得魔神蝶眉头再皱。

“先除了这两只小老鼠呐?还是先破阵呐?”

“嗯?弈倾天还在阵内,破阵之事,我倒是不急。”

魔神蝶目光透过虚空,遥遥看向了远处的弈倾天,她却是没有立刻动手,而是笑道:“死亡之月的本源之力,暂且寄在你的身上,现在,还是和他们二人,继续玩下去。”

“我倒是要看看,这一次能钩出多少大鱼!”

无尽虚空,一道魁梧人影悄然而立,他双眸化作温润金色,破开层层物质精神束缚,将整个罗刹鬼宫之影尽数收入了眼底,而见到鬼罗刹为魔神蝶追杀,几番遇险,他目中金芒,明显波动了开来,关心之意不言而喻。

“阿修罗已悟杀戮之源,虽只得一两成,却也不容小觑,而鬼丫头临阵突破,悟了一丝道源之意,再加上,她可借罗刹鬼宫之力,两人合力之下,魔神蝶又另有所图,他们二人暂时应该无事。”

“现在,最关键的,还是破了明心见性四印。”

魔佛梵白虽然不知明、心、见、性四佛的存在,然而,他们四人施展的明心见性四印,他却是知道。

此印,乃是佛门的一门绝技,四印合一,能斩绝阵内一切存在,若是由四位悟了道源之佛合力施展四印,当真可说是见神杀神,遇魔诛魔。

当年人魔一战,不知道,有多少魔王魔将,在此印之下化成了虚无,端得不容小觑。

梵白眉头轻皱,肩头微动,背后杀戒飞出,铮得一声,佛圣器在空中直接出鞘,下一瞬,剑芒斩出,成一线轰向了四印之阵。

本书来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