万古帝皇

第736章 鬼楼十八层

第736章 鬼楼十八层

汇合之力相接,轰然爆开,将六人轰飞开来的同时,一股蕴藏着六人之力的冲击波,轰天裂地而出,直直洞向了罗刹鬼宫的方向。

无人察觉的下一刻,这股骇人之力,便是犹如星辰陨落一般,坠落入鬼宫矗立的深渊之地。

鬼气沸腾,黑暗化开。

浓密的黑暗之力与弈倾天身周的虚无界,产生了至极的吸引力,相互拉扯着。

相同的力作用在两界之上,罗刹鬼宫不动如山,弈倾天身周的虚无界,却是轰然一震。

下一刻,便是如乳燕归巢一般,直线轰向了黑暗之界,眨眼之间,便是犹如石入大海一般,被吞没。

悄无声息。

嗤啦!嗤啦!炼虚和饕餮化出的虚无界,被黑暗鬼气吞没,瞬息之间,便是洞入了无尽深渊的深处,就像是石块浸入了浓酸里一般,刺耳的腐蚀声不断的虚无界外壁上产生.

削去了虚无界一层又一层的防护,让得身在其中的弈倾天两人,压力越来越大.

眼见再这样下去,虚无界被破后,死得就是自己了,弈倾天一声轻喝,功力骤提.

炼虚之术在他身周化出了一阵阵的吞噬旋涡,犹如黑暗龙卷一般,撑起虚无界,不断向外膨胀扩张着.

“该死!”见弈倾天对策见效,封罗宇微慌的心,定了下来。他看向弈倾天的目光,却是更加阴冷起来。

嫉妒暗生,封罗宇冷哼一声,饕餮同样运转,巨兽虚影化出,遮天蔽日而出,两大炼化之术相互牵引,威能再增,让得虚无界被吞噬的速度,大大减了下来。

同一时间,被虚无界裹着的弈倾天两人,因为虚无界和鬼宫深渊之间的相互吸引力,也是逐渐不由自主地深入了那片从未见过天日的所在。

混混沌沌,弈倾天脚下忽得一松,他心微凝,脚尖轻点虚空,看清楚眼前世界后,他才缓慢落地,眼神微讶地看着这片熟悉的世界。

“这是、这是······罗刹鬼宫?我们不是被那个黑洞吞没了吗!难道、难道······只是幻觉!”封罗宇眼睛瞪得老大。

“幻觉?”弈倾天轻笑一声。如今的他佛入巅峰,想要设下幻境瞒住他的感观,出手之人修为至少也要悟了道源才行。

那人如果有闲功夫如这般困住他,倒不如直接出手拿下他,这样还来得更轻松些,而且不用担心会惊动鬼宫外交战双方的六大道源高手。

“你觉得这不是幻境?”

封罗宇饕餮虽能吞身噬魄,但他主修的,还只是武道,封家大多数被他吞噬之人,也只是单纯的武道修者而已,对于衍道一途,封罗宇虽了解一二,但想要,如弈倾天这般精通,却是做梦。

如今被陷之陌生之地,封罗宇也只能暂时按下自己对弈倾天的杀心,好声好气的请教了起来。

世上有什么东西,能比得上自己的性命?封罗宇冷笑

。等出了这里,弈倾天,我再杀你!

封罗宇心中这般想着的时候,弈倾天却是没有回答对方的问题,不是刻意针对,而是他想起了一个流传许久的传闻,那个他在罗刹鬼宫疗伤之际听到的传闻。

这个传闻在弈倾天脑海闪过,让得弈倾天目光璀璨,戒备骤生。

“弈倾天,你干什么!难道你想动手?!”

见弈倾天凝气屏声,一幅随时出手的样子,封罗宇不由吓了一跳,翻掌之间便是化出了星河锁链,蛇芒微现,遥指弈倾天,一言不和,就会出手。

“封罗宇,你能消停一会儿吗?在这鬼域之地,人吓人可不是一个好玩笑。”弈倾天见对方一惊一乍的模样,不由好笑一声。

在封罗宇面色难看之际,弈倾天接着说道:“我只是想起了罗刹鬼宫的一个传闻而已,之前,我还不怎么相信,现在嘛······却是不得不信了。”

封罗宇面色一变,追问道:“什么传闻?”

弈倾天缓缓道:“罗刹鬼宫扎根无尽深渊,其上有九层之数,而隐于深渊的下面,据说也有着九层鬼楼,乃是······掌管轮回的存在。”

“掌管轮回······”封罗宇心里一跳,道:“这和我们眼前境遇有何关系?莫非、莫非······”封罗宇声音有些发颤了。

弈倾天笑道:“观这鬼楼布局,和我所见的罗刹鬼宫,倒是一模一样。然而,这里面却是没有那股熟悉之感,所以,它不会是我所见的罗刹鬼宫,很有可能是······”

“鬼宫之下的那九层鬼楼。”

“而之所以,罗刹鬼宫会与它布局相同,想来是罗刹鬼宫的创始人机缘巧合之下,入过这片鬼域之地,有所感悟,就顺势在鬼域上方,依此地之景,建了罗刹鬼宫。”

“那我们要如何脱困!”内心肯定了弈倾天的说法,封罗宇的心情莫名得有些焦躁起来,迫切的想要尽快脱离此地。

弈倾天若有深意地看了他一眼,轻声道:“没有进去,谈何出去。”

话音落地,弈倾天身影飘然向着鬼楼而去,宛若幽魂一般。

封罗宇心惊不已,颤声道:“弈倾天,你要进这鬼楼?”

他话音落地许久,却不见弈倾天回答,只有那一步一缓的淡然身影,继续前行。

封罗宇迟疑了一会,心中一狠,便是紧追上弈倾天,“你确定出路就在这鬼楼之内?”

弈倾天肯定道,“不确定。”

封罗宇气得面色发黑,“不确定!那你还进去!?”

弈倾天反问道:“不进去,你难道准备在这里等死?还是说,你还有那位亲人能感应到你的生死,会特意来此救你?”

封罗宇面色一阴,却是暗暗按捺住怒气,道:“弈倾天,现在我们可算是一条线上的蚂蚱,你若坑我,那可就是坑你自己!不要忘了,你自己的事情还没处理完!”

他可是知道,弈倾天对他的杀意,比他对弈倾天的杀意,还要来得强。弈倾天会干出自残己身也要杀他的事情出来,他也不会感到意外。

是以,他才会强调地说了这么一句,劝弈倾天不要轻举妄动,也是变相的服软求饶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