万古帝皇

第737章 白骨下的心魔

第738章 白骨下的心魔

弈倾天一笑,“封罗宇,你就放心好了,找死的事情,我可不会去做。至少,现在不会去做。”

“我入鬼楼,也不是坑你。此地既然有前辈之人已经来过,而且对方又出去了,定然是有出路的,而这出路的线索,十有八九便是在鬼楼之中。”

“毕竟,那位前辈若是没入鬼楼,他是万万不能复制出一个尽乎一模一样的罗刹鬼宫的。”

封罗宇不置可否的嗯了一声,“那就好。”

这片鬼域的鬼楼,和罗刹鬼宫的九层鬼楼一模一样,就如镜象映射一般,底部相合,罗刹鬼宫第九层鬼楼乃是耸天而立。

这片鬼域鬼楼的相对的第九层,却是刺地而入,像是一柄锋利的长剑一般,深深扎入了深渊大地。

弈倾天率先进入了最上方的第一层,这一层鬼气最为薄弱,无所发现后,弈倾天身一晃便是出了鬼楼,

他身后,封罗宇紧相随,道:“有线索了?”

弈倾天目光盯着深渊,“暂时没有。不过这上方的八层可以略去了,我们直接进入最深处的那层鬼楼。”

那里是鬼气最强的所在,也是,最有可能藏有秘密,和脱身之法的地方。

心念动,弈倾天元功催动,身影徐徐向着大地深处沉降而起了。

紧随他而行的封罗宇,面上阴晴不定,不知道想到了什么,他的面目有些狰狞起来,心中更是莫名低吼了一声,似在威慑某些存在。

不知对方心中所想,弈倾天一个闪身便是进入第九层鬼楼,他身影才现,一股骇人的力量,登时自四面八方拥挤而来,压得弈倾天身子一软,险些跌倒在地。

“好强的威压。”

鬼气涌动间,一座巨大的白骨雕像,占据了近三分之一的鬼楼,耸立在楼内中央,挟滔天鬼气,映入了弈倾天眼帘之中。

“这是······”弈倾天目光落在那雕像之上,心神不由微震。

谁能想到,在这鬼宫的深处,居然会有着一方巨大的神明之台,而台上又是有着一方近似神明的存在!

进入此地被压倒在地的封罗宇爬起身来,看着眼前之景,也是呆呆得,说不出话来。

那处神明之台上,白骨神明舒掌而立,一手捧着一只黄铜之盘,盘面上鬼文若隐若现,一手托着一只白玉小杯,杯中哗啦啦,有流水声响起。

在白玉小杯杯口上方,可以清晰的看见,一滴浓如墨滴的黑色小水珠悬浮着,却是没有滴落在杯中,好似还不够重一般,不断化纳着鬼楼内的鬼气。

弈倾天心中震动不已,全身却是宛若被无形之力慑住了一般,难以动弹。

内动外静,矛盾充斥。

这白骨雕像不知死活,然而即便如此,对方身上散发开来的气息,也是让弈倾天心神骇动,比之弈倾天见过的所有高手,都要来得强烈!

不论是魔佛梵白,还是觉醒了七成死月本源的魔神蝶,在这白骨神明的面前,好似也要弱上一筹,这是一位真正的大能。

一位堪比魔神蝶巅峰时期的大能!

想到这里,弈倾天危机骤生,体内炼虚之术,全力运转开来,将白骨神明给自己带来的无形压力化解开来。

得弈倾天之助,封罗宇体内饕餮受到引动,亦是缓缓运转开来,周遭空间威压顿减。

趁此之机,弈倾天身影急速退离开来,欲暂离此地,再寻脱困之法。

然而他这一退,封罗宇却是猛然一进,借弈倾天炼虚之力,封罗宇双掌一旋,掌化旋涡,轰然一按,便是击在了无形之力上。

破开压力束缚后,封罗宇纵身一跃,便是向着白骨神明张开双掌的铜盘、玉杯抓了过去。

触神之举才出,白骨震动,如神明发怒,封罗宇心中一狠,难掩贪婪心思,双掌纷纷按落在铜盘、玉杯之上,发力一扯,欲要夺双宝。

“死!”

神明被渎,鬼楼轰动,白骨绽音,无尽鬼气轰得一声,自天地十方轰来,波及之力荡开层层黑纹。

还未来得及退出鬼楼的弈倾天,被鬼气轰击,顿时便是喷出了一口鲜血。

近距离面对白骨雕像的封罗宇,更是不堪,一击之下,七窍流血,狰狞如恶鬼一般,被冲击波炸飞开来。

白骨手中的铜盘,却也是硬生生地,被封罗宇给掰下来了,被鬼气轰动,如飘魂一般,在空中打着旋儿。

一股沉睡不知多少年的力量,轰然自铜盘其中传出,宛若被拔虎须的万兽之王一般,王者之怒,轰卷八方!

鬼楼关闭,鬼气沸腾,弈倾天两人顿时陷入困笼之中,被万鬼包围!

“弈倾天,现在怎么办?”封罗宇也是被此地的变化吓倒了,他本想借弈倾天之力取了那不知名的铜盘和白玉杯,再脱身出鬼楼。

却不想,这宛若死物一般的白骨,居然能够引动鬼楼的力量,虽然不多,却也是足以镇压他了,想到这里,封罗宇心中别提有多后悔了。

现在倒好,宝物没有夺到,反倒是激怒了这不知名的神明!封罗宇眼中诡色闪过,有异样升起。

弈倾天怒目而对,“你问我怎么办!我现在只想一刀砍了你!”

弈倾天心中念头才起,眼中戾气顿生。

铜盘好似有所感应一般,缕缕黑气从盘面溢出,如烟似雾一般,向着弈倾天飘了过去,让得弈倾天愤怒之意再生,如同被放大了无数倍一般。

而在弈倾天变化之前,封罗宇的面色骤然变得惊恐至极起来,宛若看到了什么可怕的存在一般!

“不要过来!你们不要过来!都给我滚开!!”

他嘶吼不断,挥手之间,凌厉攻击如同雨幕一般,向着前方轰了过去,在那里一片虚无,只有淡淡鬼气溢散开来。

“你们早就已经死了!为什么还要纠缠我!?为什么?!”

“你们都该死,都是你们自己的错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