万古帝皇

第738章 迷途上的明灯

第738章 迷途上的明灯

封罗宇心魔被引动之间,弈倾天心中黑暗也是缓缓化开了,杀戮与毁灭的,犹如怒放的火焰一般,腾得一声,便是在他身上燃起。

“这天不公!”

“这地存私!”

“既如此!”

“那就都给我毁灭吧!”

弈倾天想要抓住那道不断远离的青影,却是怎么也抓不住,只能眼睁睁看着对方渐行渐远,消失在自己的眼前。

不甘在弈倾天心中化作恨天怨地,犹如浓墨一般,下一该,剑碑楼一闪化出,被弈倾天一挥而斩,天地轰动。

毁天!

亦是毁己!

“给我去死!”

恨天未灭,仇人再出,弈倾天嘴角血色不断溢出,他却是宛若未见,手中剑碑再引,一剑轰然,镇压向了暗处那道人影。

虚空破碎中,咻得一声,黝黑一箭洞天裂地,破甲而出,只是一眨眼,便是迫近弈倾天的面目。

弈倾天长喝一声,剑引欲挡,却是挡无可挡,防不胜防。

箭才出,便已入体!

闷哼声中,弈倾天吐血倒射而出,在他胸口,破开了一个巨大的血洞,脏腑清晰可见,黑色长箭扎在弈倾天的胸口,箭身深深穿入他体内,尾端箭簇则被弈倾天紧握在手中,延缓了箭势。

不然这一箭破甲下,他已是必死之人!

弈倾天伤势加剧,胸口血流如柱,鲜红血色犹如他眸中赤血一般,他却是不动分毫,剑意再展,一剑挥出,便是。

“一剑镇苍穹!”

苍穹之剑穿天破云,天地涡流瞬息化出,弈倾天身影拔高,盘旋天地,轰然一剑再刺,如同山河破碎一般,轰向了大地。

影不留张弓搭箭,破甲再现,却是难挡这破灭之剑。

弓断,箭碎,人亡!

“弈倾天,杀这些蝼蚁有什么意思,你若是真想报仇,就该来找我啊?”

昔日之仇敌,一一再亡弈倾天之手,每杀一人,弈倾天便是再伤一分,每亡一命,弈倾天便是愈加沉沦,难分现实虚幻。

而在这最后一刻,他最想杀的那人,亦是再现了。

熟悉话音传出,弈倾天一怒动山河,猛回头,便是一掌按落,天塌地陷,虚空如同石板一般,被一块块的掀起,向着魔神蝶翻了过去。

砰!砰!砰······魔神蝶掌如雨,动如蝶,一抬手,一落足,弈倾天的攻势,尽数被她挡在身外,无一能进。

“你就这一点本事吗?”不废吹灰之力挡下弈倾天愤怒一击,魔神蝶负手一笑,发丝轻扬间,睥睨自现,目光落在弈倾天身上,如视蝼蚁。

被对方目光所激,弈倾天再怒,“给我去死!”

一声嘶吼,三道之力齐齐催动,佛之慈悲,血之霸道,剑之杀伐,三道才现,并是合一之击!

“八极封天!”

弈倾天忘物记我,掌心符文化出,剑碑楼飞来,落入阵图之中,一击欲出之际。

魔神蝶戏谑笑道:“弈倾天,我怎么感觉,你好像还未出全力啊。不出全力,是留有后手,还是······”

“你忘了仇,不想再杀我?”

刺激语言轰入弈倾天耳中,弈倾天沉沦的心忽得微微一动,想要自无形沼泽中挣扎而出一般,然而仇恨牵引下的他,本能反应,却是直接盖过了他被压制的潜意识。

被魔神蝶话一激,弈倾天身周光华忽闪,金芒、青芒破体而出。

剑身还未现出,几道急切声音,已然同时响起。

“总算是出来了。”

“佛圣器!不好!”

而欲以大自在剑、青玄、剑碑楼,三剑合一,施展八极封天的弈倾天,在陌生话音响起的那一刹那,他心中挣扎之意,瞬息间,便是浓郁到了极点。

一滞之间,魔神蝶有些急促的话音,再响,“弈倾天,临阵迟疑,害人害己!神无情之死,你觉得你能脱得了干系吗!!我若是罪魁祸首,那你就是······”

“杀死神无情的帮凶!!”

帮凶!!语若寒刃,瞬息洞入弈倾天心中,让得他面色一白,心灵失守之间,他手一抬,一式封天绝地便欲轰出。

见此,魔神蝶眼中,不由流露出一丝放松和笑意。

而观心自在的话音却是急促地从大自在剑上轰传开来,想要唤醒弈倾天,却是尽数地被半空的铜盘挡住,无法传入弈倾天耳中。

剑碑楼之中,花弄影从幽暗中走出,寒声道:“观心自在,你我合力破开剑碑楼的壁障!”她话音中杀意彻骨,让得空间有冻结之感。

剑碑楼的第七层,是弈倾天对她的保护,也是对她的束缚,没有弈倾天的钥匙,她一人根本出不去。

如今弈倾天陷入心魔,杀敌便是伤己!

八极封天之下,魔神蝶若亡,弈倾天也是脱不了死劫。

出不去,她也要开出一条路来!

“这······”观心自在稍迟疑了一下,便是应声答应下来了。

对于破开剑碑楼的第七层,他可是一点把握也没有,只是如今,也只能一试了。

而就在两人气凝巅峰,合力欲击穿剑碑楼的壁障之际。

楼外弈倾天身上再起变故了,三剑欲挥出之际,青玄剑身上忽得耀起温和青芒,一股意念传入弈倾天识海深处,让得弈倾天挥剑之手,再滞。

这一剑,他挥不出。

是无法挥出。

也是不想挥出。

青玄青芒一闪一闪,如同迷途之上的指路明灯一般,引着沉沦心魔的弈倾天,一步步紧随,追着那道青影,缓缓走出了黑暗,走向光明。

眼见欲成功之际再起变故,半空铜盘轰然颤动起来,有愤怒嘶吼从中传出,下一刻,浓密的黑气便是如墨汁一般,从盘面上溢出,卷成黑龙,向着弈倾天卷去。

却是没有吞向弈倾天,而是轰向了青玄,黑芒轰在剑身上,青芒登时一弱,剑身光华以肉眼可见的速度,迅速的暗淡了下去。

非但如此,更是有着一丝青色被黑气卷着,回缩向铜盘。

弈倾天初睁眼,见到的便是这一幕,他目中寒光一闪,大自在剑已在手,剑碑楼更是随即解封,有滔天佛尊之力,灌入弈倾天体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