万古帝皇

第740章 故人来访

第740章 故人来访

救一个蔺仙子,花弄影就能将自己折腾的领域破碎,险些丧命,若是再放任对方肆意妄为,还不知道会闹出何种风波。

再说,如今魔族势弱,虽说迫于不觉晓月的压力,双方在罗刹鬼宫有过短暂合作,但那也只是权宜之计而已。

人魔一战,是在所难免的。

为不让花弄影,也不让自己陷入尴尬境地,眼下,暂时将花弄影困在剑碑楼内,是最好的打算了。

了然弈倾天此举的目的,花弄影冷哼了一声,不满溢于面上,却是没有反抗,身一闪,便是没入了剑碑楼之内。

弈倾天目光看向观心自在时,对方笑道:“小僧如今成了佛门追缉的重犯,不宜在外,还是待在弈施主的剑碑楼内好了。”

弈倾天点了点头,观心自在乃是佛门中人,特征太过明显,和他一道而行,很容易被别人识出身份,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,藏身剑碑楼,自然是一个再合适不过的法子了。

至于弈倾天自己,他倒是不怕,随便改装变换一下气息,不是熟悉之人,想要认出他来,不大可能。

“是时候往北渚一行了。”

弈倾天循着感应的方向,急速离去,一日之后,那座熟悉的巍峨皇城便是映入了他眼中。

落地之后,弈倾天才发现情况有些不对,“这般剑拔弩张的,北渚皇朝莫非又发生了什么大事”

弈倾天目光落处,只见皇城的城门不见昔日门庭若市,只有很少的人进入,更是无一人外出,一幅戒严的模样,准入不准出

没了解情况,弈倾天不敢随意进入,寻了城门外的一家茶铺坐下,要了一壶茶,借机向茶铺的老丈问道:“老大人,前些日子,魔族闹得很凶,事后皇城不是解禁了吗如今皇城又戒严,莫非又出了什么大事不成还是魔族又来犯了”

“魔族来犯”那老丈摇摇头,道:“皇城之所以戒严,倒不是因为魔族来犯。而是因为在昨夜有邪人侵入了皇城,盗了圣地的一件宝物,太子殿下震怒之下,这才将整个皇城封锁起来,准入不准出。”

“邪人盗了圣地的宝物”弈倾天微皱眉头。

北渚皇朝的圣地,指得自然是南塘溪,因为北渚圣源被取了的缘故,如今的南塘溪已经算是被毁了,说到圣地的宝物,自然不会是北渚圣水。

惟一的可能,便是被封在南塘溪之下的那片空间,在那里,五大神宫被用来镇压魔神秽的天魔器秽灵之鞭,而暂时无主的神剑沧澜,也是一同被封在了那片空间内。

说到宝物,弈倾天第一个想到的,自然就是诛魔圣器的神剑沧澜,其次,则是五大神宫,最后,才是魔神秽的秽灵之鞭。

毕竟秽灵之鞭内还寄居着魔神秽未被磨灭的意识,寻常人得到了,也不见向能够镇压住,说不得,还会被魔神秽魔化,没有几人敢冒这个险

想到这里,弈倾天笑道:“皇城戒备森严,居然也会有邪人出入盗物老丈可知那被盗得是什么东西吗”

老丈摇头苦笑道:“这些事情,哪里是我们能够知道的不过有太子殿下坐镇皇殿,那盗宝的邪人,过不了多久就能被逮到到时候,自然会一清二楚了。”

“那倒是。”弈倾天附和了一声。那邪人能入圣地盗宝,又是安然退出,可见实力绝对不凡,北渚忘天能不能抓住对方,可不好说啊。

从茶铺走出来的时候,天色已晚。

确定了北渚皇城戒严只是因为北渚自身之事,弈倾天心下稍安,趁着夜色便是入城而去。

他在之前落脚的客栈才坐没多久,一位熟人便是找上门来,让得弈倾天眉头微挑。

“她怎么会来这里找我吗”察觉到对方脚步不停,径直走向了自己所在的客房,弈倾天按捺住心中疑惑,起身开门,门启的下一刹那,一道熟悉的人影,便是映入了他的眼中。

“有事”弈倾天目光不由自主地在那抺紫色上一掠而过,随后,才落在了对方的面上。

“没事我就不能来找你了吗”北渚薰儿意味深长地一笑,歪歪头,看向客房内,道:“怎么不请我进去坐坐”

弈倾天侧身让过,伸手一引,笑道:“北渚长公主殿下可是日理万机的大人物,能没事就找上我无事不登三宝殿,说吧,长公主寻我所为何事。”

他才进城没多久,北渚薰儿便是找上门来,若说只是单纯的叙旧,那未免也太过急迫了吧。

见弈倾天面色无波,北渚薰儿不由幽幽一叹,良久,她才收敛起复杂心绪,看着弈倾天道:“皇城发生的一些事情,你该是已经有所耳闻了吧。”

说到正事,弈倾天面色一正,道:“长公主殿下说得,可是北渚圣地被人入侵一事”

“正是此事。”北渚薰儿点点头,道:“你就不好奇,我北渚被盗的是何物”

弈倾天轻嗯一声,道:“愿闻其详。”

北渚薰儿面色一肃,看着弈倾天,一字一顿道:“那人盗走的乃是”

“秽灵之鞭”

“魔神秽的天魔器”闻言,弈倾天心里不由一震。

还未入城时,他便是有所猜测,被盗之物最有可能的,便是神剑沧澜这一柄诛魔圣器,而最不可能被盗的,便是秽灵之鞭。

如今却是万万没有想到,这被盗之物居然就是他心中认为最不可能被盗的存在

“什么人会盗取天魔器”弈倾天静下心来,追问道。

天魔器不是一般人可以驾驭的,能御使这般魔道神兵,要么,就是如几大魔神那般,血脉纯粹的天魔,要么,就是如弈倾天这般,所修功法衍生的邪道之气能够媲美天魔之气。

而这样的人选,在整个天痕大陆也不见得有几个,再说,秽灵之鞭内魔神秽的意识还未磨灭,鞭不毁,魔不亡,谁敢将这样一颗定时炸弹拴在身上,不要命了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