万古帝皇

第741章 北渚齐聚

第741章 北渚齐聚

“这点你就不用操心了。”北渚薰儿淡淡地说了一句,忽得她认真看向弈倾天,话题一转,道:“你若是无事,还是早些离开皇城,离开北渚。”

弈倾天有些讶异地轻嗯一声,眉头微微挑起,眼眸对视着北渚薰儿,对方让他离开皇城,离开北渚,是何故?

北渚薰儿轻声道:“虽说皇兄还未抓到那盗宝之人,但北渚内部已经将盗宝之人锁定在一定的范围内······”

“而我正是在这个被锁定的范围内,是不是?”弈倾天忽得一笑,心中有些了然起来。

北渚薰儿解释道:“秽灵之鞭乃是天魔器,对正道修者来说,得之百害而无一利,盗宝之人最有可能的便是天魔一族,或······与天魔一族关系密切之人,其次,则是天痕大陆的邪道修者。”

“而这两种可能,恰恰我都是占全了。”弈倾天淡淡反问道,“所以,我就成了你们北渚的第一嫌疑人?”

北渚薰儿虽不想这样说,但还是不由地点头承认道:“目前而言,皇兄和······其他一些人,的确是将目标锁定在你身上了。”

弈倾天哈得一笑,“你们倒还真是高看我啊,依我的修为,能悄无声息的混入你们北渚,不被察觉?再说,几日前,我还身在西剑域罗刹鬼宫,如何分身来你北渚盗宝······”

话说到这里,弈倾天话音不由一顿,眉头蹙了起来。

“你也察觉到不对了吗?”北渚薰儿看了弈倾天一眼,接着说道:“几日前罗刹鬼宫的一战,早就是传遍几大域界了,魔佛梵白几人展露的手段,自然不必再说。”

“让我们真正讶异地,是你,是你弈倾天,佛道入巅峰,三千佛尊苏醒一百九十九,一剑斩罗刹鬼宫的第二王,再破佛门奇阵明心见性,最后,孤身一人,陨落普明四佛!”

“你之实力,早就不被天痕巅峰修者小觑,这样的你,想要悄无声息地潜入北渚盗宝,也不是不可能之事。”

“至于你所说的,你身在罗刹鬼宫的不在场证明······这一点,不用我说,就如你自己所说的那般,分身!”

“掌控分身玄术的你,想要一人两用,很简单吧?”

弈倾天哈得一笑:“经你这么一说,就连我自己都有些怀疑,是不是真是我出手,偷入皇城盗了秽灵之鞭了。”

他与花弄影有旧,完全有盗秽灵之鞭的动机。复苏三千佛尊一百九十九,再加上一气化三清,他也完全有在北渚皇城进出的那个实力。

更不要说,转轮龙印的开启,弈倾天也有参与,对北渚南塘溪下的那片空间,弈倾天熟悉程度,不比北渚核心之人低。

难怪,北渚忘天会将第一嫌疑人锁定在他身上。

只是······这未免也太过巧合了吧,他才入北渚,皇城便是发生了这般事情,怎么看都是有些古怪啊。

弈倾天心中念头转动间,北渚薰儿有些关切的话音轻轻传出,她看着弈倾天,道:“北渚此刻乃是非正常时期,为了避免冲突,你还是早些离开北渚,免得你······我皇兄对你出手。”

看到北渚薰儿眼中的柔和,弈倾天心下不由一软。

不想让对方为难,弈倾天刚想将联盟一事托出便是离开北渚,下一瞬,他的面色却是不由一变,笑意收起,戒备浮现。

察觉到弈倾天面色的变化,北渚薰儿面色先是一愣,随即亦是大变起来。

他们来了······她心中才闪过这个念头,一道平淡无波的话音,便是如波纹一般,渗进了客房之内,让得弈倾天北渚薰儿两人,面色再变。

“皇妹,你可真不懂礼貌啊,有客人来访,也不请对方入皇殿一聚吗?”

话音朗朗传入客房,北渚薰儿猛然起身,她伸手一按欲起身的弈倾天,厉声道了一句:“你待在这里,不要出去!”后,北渚薰儿一个闪身,便是出了客房。

那幅从来不离她身的紫晶棺,被她轻轻搁在了桌上,搁在了弈倾天的眼前,好似,对于弈倾天会如她那般小心翼翼地护着这幅紫晶棺,确信至极一般。让得弈倾天目光微微闪动起来。

而此刻,闪身出现在客房外的北渚薰儿,人影还未完全化出,怒吼声已然传出。

“北渚忘天!你居然敢跟踪我!”

她一挥衣裙,紫色气流横扫八方,将团团围住客房的暗兵卫,尽数轰开,怒流更是直冲北渚忘天而去。

“皇妹,我这不是担心你交友不慎嘛!可没有窥探你隐私的打算。”北渚忘天身不动,气微漾,紫流轰来,被轻易化消开来。

他轻笑道:“你那位朋友,何妨,也让他出来一见?”

“我的事情不用你管!”北渚薰儿面上罩了一层寒霜一般,“你也没资格管!”

北渚忘天定定地看了北渚薰儿一眼,随即,叹了一口气道:“小妹,你这般生气的时候,也只有十几年前为了父亲和二弟的决定那时出现过。”

北渚薰儿面色不变。

北渚忘天却是语调一转,道:“不过,不论你如何生气,今日,你那位朋友,我们是见定了。”

“还有,你说我没有资格管,那他呐?他管不了你的事情,难道还管不了你那位朋友的事情?”

随着北渚忘天这句话落地,冷漠气息袭入。随之,一道黑色身影紧随而入,负刀而立,出现在北渚薰儿的眼前了。

“二、二哥······你怎么会来?”这人一出现,北渚薰儿面色便是不由一愣,心下一惊。

她哪里会想到,那个一直在外流浪,不再被北渚认可的二哥,北渚忘情,居然会在这个时机出现在北渚皇城!

而且,还是和北渚忘天联袂而来!

“难道,你也是为了他而来的?”北渚薰儿想起北渚忘天所说之话,俏脸不由苍白了几分,若是北渚忘情当真是为了弈倾天而来,那·····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