万古帝皇

第743章 引蛇出洞

第743章 引蛇出洞

ps. 奉上今天的更新,顺便给起点515粉丝节拉一下票,每个人都有8张票,投票还送起点币,跪求大家支持赞赏!

北渚忘天话音落下,弈倾天身体瞬时一松,几日来被封困在一个小盒子里的那种压抑,瞬息消融的一干二净。..

而随着这股封锁之气的消失,随之而来的则是一股致命的锁定,弈倾天抬头间,只见,天际那层紫色封锁光罩,已然消失,取而代之的,则是一道接天连地的硕大紫色光柱。

如同探照灯一般,遥遥锁定的弈倾天的身上,一触即!

“弈倾天!我再给你一次机会······”北渚忘天化纳皇城大阵之力,想要以他一人之力镇压弈倾天,以正北渚之名,北渚忘和帝师神官,只是为他压阵而已。

此刻,他出口欲再给弈倾天一次机会,弈倾天却是摇头道:“我的答案依旧不变。”

“既如此,那你可就不要怪我了。”北渚忘天气再提,紫色光柱瞬息洞穿而出,向着弈倾天轰来。

光柱轰动,幻化出紫龙之形,张牙舞爪向着弈倾天撕咬而来,欲要一击抺除弈倾天。

大阵之力毁天灭地,弈倾天不敢大意,第一时间便是化出了佛门领域,掌中佛国轰然膨胀而出,三千浮屠震动,一百九十九佛尊苏醒。

“斩红尘!”

青玄由下而上斩出,一击誓斩红尘乱流,清明天地!

两大至极之招相汇,天与地顿时陷入一片愁云惨淡,万里不可见,大地崩溃塌陷中,弈倾天的气息也是逐渐的磨灭开来。

最后,再无一丝残留。

好似,在那惊天一击下,彻底的被磨灭了生机一般。

而就在这时,一旁静观不动的北渚忘,却是动了。

不动则已,一动惊神,厚背之刀才出鞘,倾城一刀,便是轰然斩出,破开天地乱流,斩向了莫名之地。

紫芒才现,一道闷哼声,便是骤然响起,随即,幽冥孤灯一闪而逝,向着失去封锁大阵的皇城外飞去。

然而,守在一旁的四帝师、神官早就是有所防备,对方现身,四人手中已是化出了四座巨大的宫殿,四色光华流转,轰然向着对方破云直上的身影,镇压而去。

非但如此,在无尽高空之上,一道曼妙身影静静立着,她手中却是托着北渚的第五座神殿,在那人想要逃跑的时候,她一掌便是轰在了神殿之上。

人随殿走,自天向地轰落而下。

五人合力,五殿合一。

那人身处五人压制之下,欲窜离的身影,顿时一滞,不进反退,被压得,向着大地之上暴轰而去。

“龙战八荒!”那人才被五神殿合力逼退,缓过气来的北渚忘天,已经四大龙器加身,破妄眸锁定对方身影,斩苍刃交叉斩出十字龙芒,咻得一声,便是击向了对方。

“该死!”现自己前后左右天上地下皆是被锁,老者面上一片阴寒。

到此刻,他哪里还不知道,弈倾天与北渚忘天的一战,只是一场戏而已,一场钓出他的戏!

面对北渚忘天至强体术一击,老者冷哼一声,一挥手中执着的灯笼,幽冥火焰从中飘出,如同奈何桥上的引魂之灯一般,在天地划拉出生与死的界限,轰向了北渚紫龙之力。

“黄泉引渡!”渡紫龙!

双招交汇,紫龙之气湮灭,北渚忘天面色猛然一红,随之又是一白,被欲下杀招的老者逼得吐血倒退开来。

趁此之机,老者黄泉之灯再卷,江河逆流而上一般,轰然撞击在了头顶上方的五神殿之上,五神殿光华紊乱,被轰飞开来,五道闷哼声尽乎同时响起。

几人交手之际,皇城大阵再转,由攻击之态转为封锁之阵,北渚薰儿几人也是陆续现身,站立八方,封住对方的去路,这一幕看的无名老者面色一阵寒。

“好一个引蛇出洞!北渚忘天,你当真不差!”老者浮立虚空,目光在周围几人身上一一扫过,最后定在了北渚忘天的身上。

北渚忘天一笑:“不行这一策,又怎么能够引出你来呐?”

老者冷冷道:“你和弈倾天定下三日之约,目的所在便是为了误导我,让我真心以为,你北渚忘天认定了弈倾天便是盗宝之人,从而放松戒备?”

北渚忘天一笑:“除这个目的之外,我也有拜托弈倾天在这三日内帮忙找寻秽灵之鞭的下落,你也知道,天魔器之间还是有些感应的。”

闻言,老者眼中目光再寒几分,“难怪这三日,弈倾天悠哉悠哉的满城乱逛,我原先还以为,他只是年少气傲,不把你北渚放在眼里。”

“现在看来,他看似漫无目的的举动之下,居然也是有此深意,当真是小瞧他了!”

北渚忘天笑道:“经由弈倾天的确定,我更加明确了你没有逃出皇城的事实,而如果只是言语上的将盜宝之名锁定在弈倾天的身上,却不对弈倾天下手,你这只老狐狸,还不见得会跳出来,所以·······”

“所以,之前你才会就将皇城大阵由封转攻,施出必杀一击,是为了加深对我的误导,也是故意为我创造逃离的机会,好让我现形?”老者接过北渚忘天的话。

他不由冷冷笑道:“杀一个弈倾天就为了找出我,我是该说你北渚忘天傻呐,还是该说弈倾天傻呐呐?”

方才皇城大阵的那一击之下,单以弈倾天一人之力,是绝对抗不过的,硬抗龙气,弈倾天有死无生!

老者话音落地,北渚忘天却是呵呵一笑,诡异道:“谁和你说弈倾天死了?”

“他没死?不可能!”老者目光猛转向大地。

却见满地疮痍的废墟中,一座巍峨碑楼,如同千仞之壁一般耸立着,其下六层,尽数被摧毁,破败如枯寺一般,第七层却是如同海浪中的礁石一般,屹立不倒,被烟尘弥漫着。

在那里,一道熟悉的人影,若隐若现,气息平稳,哪里有重伤的痕迹!

更不要说死了!

“剑碑楼!你居然掌控了剑碑楼的第七层!?”老者见到弈倾天未死,犹如被踩到尾巴的猫咪一般,差点跳了起来。

【马上就要515了,希望继续能冲击515红包榜,到5月15日当天红包雨能回馈读者外加宣传作品。一块也是爱,肯定好好更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