万古帝皇

第744章 谢幕

第744章 谢幕

弈倾天从烟尘中走出,轻笑道“没有一些保命的手段,我也不敢参与进北渚的这趟浑水。”

这诱故之计,他也是被北渚忘天蒙在鼓里,直到三日之约定下后,才被私底下来访的北渚忘天告知。

老者冷哼一声,道“就算你们诱我出来了,难道就能奈何了我?凭你们,还不够!”

“够不够,那也要战过才知道!”被瞒三日,直到今天计划实施才知真相的北渚薰儿,心里正憋着一团火,见老者这幅大言不惭的样子,怒火再烧。

北渚薰儿玉手虚空一抓,冷意蔓延的下一瞬,神剑沧澜浮现,剑锋直指老者。

水助木生,沧澜剑气荡漾,弈倾天身上青玄自主显化,在天地化出囚笼,与皇城大阵之力相和,成封天锁地之势,轰地一声,便是镇向了老者。

见弈倾天、北渚薰儿一左一右攻来,老者冷笑一声,虽对青玄沧澜忌惮不已,却是还未到不敢接招的地步。

幽冥之灯再扬,幽火窜升天际,在半空一折,分化两道,一左一右,袭向了弈倾天和北渚薰儿。

对方实力不明,弈倾天心里不敢大意,剑光分化,掠出层层光影,一圈又一圈地,卷向了幽冥之火。

相比弈倾天,北渚薰儿却是要暴厉许多,沧澜指天,哗啦啦的水声荡开的下一刻,紫色水龙便是摇摆而出,直接轰向了幽冥之火。

她整个人,更是身随剑光,剿向了对方。

而在另一方,北渚忘天代替北渚薰儿之位,与四大帝师神官结成五神殿合一之力,借皇城大阵之力,融成一股封困的光柱,投射在了老者身上,将对方实力一再压制住。

见此,老者冷笑一声,身上气势再增,瞬息之间,便是达到了一个骇人的程度,滔天气势掀起怒海狂浪,直接炸飞了北渚忘天五人。

随之,更是去势不止的,轰向了弈倾天和北渚薰儿。

之前一招,弈倾天未尽全力,眼下老者突然暴发,虽有些猝不及防,弈倾天心中却是没有多少波澜,分化剑光一收拢,合成一柄巨剑,倏忽一倾,便是斩向了老者。

“退。”了然自己不是对方对手,弈倾天身影幻化,拉着北渚薰儿瞬息撤离了战团。

幽冥老者冷笑一声,紧追不舍,欲斩弈倾天两人,让得弈倾天眼中冷光一闪,他手一挥,剑碑楼闪现而出,下一刻,就要拉出观心自在,让这位道源强者战对方。

而就在此时,一道紫色刀芒斩入三人中间,逼退老者的同时,北渚忘情的声音,也是缓缓传了过来,“接下来的事情,是我北渚的事情了,你还是不要插手了。”

声音落地,北渚忘情一个闪身已然贴近了幽冥老者,刀锋一转,便是切向了对方,让得老者冷笑不已。

“以你的修为,能不能胜过弈倾天,还说不定。居然敢大言不惭,想要以你一人之力对付我!真是笑话!”

他话音冷冷,丝毫不将北渚忘情放在眼里,单手探出,便是向着刀锋抓了过去。

北渚忘情轻笑一声,“是吗”

冷冽刀锋,寒光不增,只是轻飘飘的一挥,便是切入了对方的手骨之中,让得幽冥老者怪叫一声,急速变掌为拳,轰在了北渚忘情刀背之上。

震得刀芒一歪,从他身侧擦着耳朵飞了出去,激入大地,斩开了一道宽达数丈的沟壑。

这一击之下,吓得老者背后冷汗直冒,倒不是北渚忘情的实力当真超过他了,而是北渚忘情的实力有些出乎他的预想了,他大意之下,险些就给对方一刀创伤了。

“一刀倾城。”

敌退我进,北渚忘情身如影随,刀锋一折,紫芒乍现,又是倾城一刀。

幽冥老者收起心中小觑,双掌合十之后,稍稍拉开,化出一正一反两道幽冥之印,刀芒激入他掌中,被他双掌一合,紧紧夹住。

幽冥之印更是如同烙印一般,印入了刀芒之中,顺着刀身,向着北渚忘情身上,侵袭了过去。

“一刀无情。”

身不退分毫,北渚忘情眼眸冷漠,似忘情,似无情,刀之意,化出无情之界,直接轰退幽冥双印,冷冽刀风,更是如雨点一般,斩在了对方身上。

瞬息之间,便是在对方身上留下了道道深可见骨的刀痕,紫龙之气由伤口侵袭而入,让得幽冥老者痛呼不已。

“黄泉引渡!”

幽冥老者一扬手中鬼灯,击开北渚忘情之刀,三掌接连拍在了幽灯之上,激出道道幽火,一道渗人心神的结界,瞬息化出,让得北渚忘情刀芒一滞。

趁此之机,老者一掌扬起,轰得一声,便是击在了北渚忘情的胸口,轰得北渚忘情吐血倒射而出。

“冥神灭灵!”

一掌击退北渚忘情,老者一手洞入鬼灯,借鬼火,在天地勾勒出巨大的冥神图案,倏忽一转,便是印在了来不及避开的北渚忘情身上。

冥神之印,印在了北渚忘情的身上,他的面色,瞬息间便是发黑起来,道道死气鬼纹,像是爬山虎一般,在北渚忘情的面上攀爬了起来。

眨眼之间,便是将北渚忘情整个人给束缚了起来。

死,扑面而来!

“二哥!”北渚薰儿面上急切闪过,沧澜一展,化出层层水波,轰向了老者,欲围魏救赵。

弈倾天脚步一动,亦是准备插手救人。

而就在这时,北渚忘情却是冷然一喝,“你们都不要插手!”

“他们再不插手,你可就要死了。”老者邪邪一笑,单手探出成爪,如鸟啄一般,击向了北渚忘情的心脏,欲一击掏心,绝杀北渚忘情。

叮!五指轰在刀背之上,雷鸣炸响,北渚忘情身影再退,他面上却是一派的从容不迫。

“我所修功法一直便是北渚体术,直到二十年前,那人找上门来,晓以大义,我这才转修太上忘情。我若是所料不差,这件事,你应该也知道吧。”

北渚忘情话音仍旧淡漠,却是开始有了不正常的波动,让得老者心脏微跳,有不祥预感在他心底溢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