鸿途

第6章 仙云宗

第六章 仙云宗

追云峰,形似方柱,高达万丈,直揽星空。整个追雾山脉水流汇聚而成的追雾河,在追云峰这里被分隔成了左右两支,而流过追云峰之后,那追雾河再次汇成一股,可以说这追云峰就是中流砥立。

峰上,层峦叠翠,绿意盎然,馨香逼人,白鹤灵兽活跃其间,道道白雾袅袅腾挪。千间雄伟楼宇挂在峰上各处,那里时时有人飞进飞出,一派修真之人的飘逸之感。

曲毅直视着追云峰,心中震撼,久久不语,想到自己居然有机缘进入这等浩瀚的修真门派,感慨不已。

“曲毅,在下去之前,我要告诉你一件事,为师就是仙云宗的掌教。”怀清微笑的说道。

“啊!”曲毅在剑上一个身摇,难以置信的看着怀清,惊道:“师父,你的来头居然这么强悍,我真是鸿运无双啊。”

这种情况,确实出乎了曲毅的预计,他只知道怀清是一位修真者,但万万没有想到居然还是一个门派的掌教,自己直接成了掌教之徒,这以后在门派之中可就顺当多了。

怀清看着曲毅的表情变化,怎么会猜不到曲毅的想法呢,不由斥声道:“曲毅,你是不是在想,为师是掌教,就会对你特殊待遇?胡来,因为你是我的弟子,你的处境才会更加艰难,你自己想想吧。”

曲毅也是聪明之人,被怀清一顿训,立即就想到了,自己身为掌教之徒,自己的成就可就关系到掌教的脸面,如果自己修炼如龟,那就大大的失了师父的面子,这会让整个门派之人对师父有些非议了。

不但不会轻松,反而更加艰难。

曲毅脸色立即苦了下去,耷拉着头,扳着手指不语。

怀清见这位弟子如此作态,不由苦笑,说道:“怎么,后悔了,如果你愿意,我现在就带你离开,让你重新回归俗世之中。”

曲毅立即抬头,惊慌道:“师父,你开玩笑呢,我好不容易遇到你这么一个大好人,怎么会弃你而去呢。修真,我一定会修炼下去,不会让师父失望的。”

在看到怀清一剑分石,一个手镯收物之后,曲毅的修真之心就无比的坚毅了,此时听到要让自己重新回归人间,虽然知道怀清在开玩笑,但还是紧张万分,由不得不大誓言。

怀清微笑,注视曲毅一会,叹口气道:“徒儿,你交给我的那把玉剑,关系到修真界的一件大事,如果消息走漏出去,不但你我性命不保,很可能仙云宗也会烟消云散,因此为了保险,我有必要清除你灵魂中记忆。哎,不要紧张,不会抹去你的所有记忆,只是关于玉剑的记忆,会全部抹去罢了,其它的记忆不会动你丝毫。”

玉剑关系到浩天仙府的事情,牵扯的各方势力极大,仙云宗应付不了。

曲毅紧张一会,冷静想了下,立即说道:“好,师父想怎么做,我都答应了。”

有一点,曲毅是可以肯定的,怀清是不会要自己的命的,不然以他的修为,动动手指就能让自己成为尘埃,何必如此大费周折。没有了性命之忧,曲毅也就不怕了,自己反正就一介凡人,机缘之下进入了修真之途,已经很幸运了,不必要再计较其它,以后的事以后再说。

怀清微微点头,赞扬的目光传递过去,然后灵魂之力钻进了曲毅的灵魂空间。

灵魂,比作大河的话,那记忆就是河中的一滴水。怀清以自己的灵魂之力,进入曲毅的灵魂中,就是寻找那一滴滴记载着玉剑记忆的‘水滴’,然后将这水滴取走。

而此时,怀清的灵魂之力进入曲毅的灵魂之中时,找到了那些记载着玉剑消息的‘水滴’,就要强行提走。曲毅灵魂中,那个隐藏起来的深绿球体突然诡异的出现,在怀清提走的‘水滴’边,晃一下就复制了一个‘水滴’,怀清提走的每一个水滴,那球体都复制了一个。

怀清的灵魂之力离开曲毅的灵魂之后,那深绿球体立即行动,将一个复制过来的‘水滴’重新打入了曲毅的灵魂之中,然后再次消失。

灵魂摘星术施展成功,怀清终于放下心来,这玉剑的消息,只有自己一个人知道,那就可以安心的修炼,等待时机以后进入仙府之中,搏取机缘。

曲毅昏迷过后,又清醒了过来,然后神色古怪的看着怀清。

“我的记忆,好像没有什么损失啊,师父不是说要抹去我的玉剑记忆吗,我怎么还记得呢?”

曲毅的心中迷惑的想着,不过此时曲毅不会如实相问了,只要自己知道自己的灵魂依然健全就好了。至于那玉剑的消息,曲毅也知道不能乱说,以师父元婴期修为都如此担心的事,自己一个小虾米万万不能走漏一丝消息。

怀清满意的看着曲毅,然后笑道:“行了,好徒儿,我们下去吧。”

“是……”

曲毅还没有说完,就现自己来到了一个宏大的阁楼里。

怀清施展了瞬移之法。

阁楼里,十二根鎏金大柱直立,柱上金龙盘绕,气势吞天。平整的地面由一体青石铺就,上有美丽的符篆法阵,自保整个阁楼的清洁不染。两根大柱之间,摆着一个白玉雕成的靠椅,风雅端庄。而在阁楼里面中间位置,有一个双龙戏珠床,两条青龙身躯为床,龙头相向直吞中间的火红龙珠。

阁楼正中,有一鎏金大匾,上写‘仙云堂’三字。

仙云堂,就是整个仙云宗议事之处,掌教怀清有事要商时,就会召集宗内长老前来商议。而平时,怀清就在仙云堂的后面一处追云楼静修。

“师父,这是什么地方?”曲毅惊魂之后,不由好奇问道。

怀清脸色一正,训道:“曲毅,此地是我仙云宗议事之地,不得胡闹。你先在一边候着,没有我的允许,不得说出一个字。”

曲毅答声是,立即就退到一边,心里闷想,这师父刚回到宗门,就开始飙了,自己还是小心为妙。

怀清侧眼看了下曲毅,嘴角微笑,对曲毅的态度很满意。

“德全,为师已经回来,敲响云集钟,召集各位执事长老。”怀清灵魂传音给了旁边房间里的候事弟子。

那个叫做德全的人,也是怀清的弟子,修炼岁月还没有多久,此时仅是筑基初期的修为,但为人机灵随和,就被怀清安排在这仙云堂管事了。

不久,德全就飞身到了一处钟楼里,然后钟声悠扬,传遍整个追雾山脉。

忽!忽!忽!

追雾山脉里,几处山峰中飞出一道道人影,然后迅飞来到了追云峰,进了仙云堂。

总共十人,个个都身着青色道衣,飘逸出尘的飞进了仙云堂,然后各自落到了一个靠椅上。

怀清已经坐在了堂中双龙戏珠**,微笑的看着各位长老落座,安静一会,这才开始说起话来。

“各位长老,前几日天地异动,仙云宗内,有没有什么混乱的情况?”

十位长老,各有执事,传功、刑罚、宗事、药圃、炼器、阵法等等,但也同时对宗内的日常事务拥有管理的权力。

“天地异动之时,所有筑基期以下的弟子都很惊慌,到现在还有一些慌乱担心,相信不久,弟子们的心里就会安静下来。”双眼冷竣,一脸严肃的长老说道。

这位长老叫做康严,金丹后期修为,负责刑罚,向来严厉苛刻。

“天地异常,那灵气紊乱,有十位弟子修炼时经脉暴乱,心魔滋生,修为降了一级,而且因为体内的破坏,以后的修为也不会很高了。很可惜,灵龟峰的康仁长老,闭关时也因为灵气乱流,以至金丹不稳爆炸而死。”一位宽脸和蔼之貌的长老叹惜的说道。

这位长者叫做怀游,金丹后期修为,正是怀清的一位师弟,负责传功,平时最喜与宗内弟子戏闹,因此交往甚广。

怀清,以及十位长老,都默默叹气。

仙云宗,一共三十七位金丹期修士,也就是三十七位长老,以翠木星的资源,培养出一位金丹期是很困难的事情了,而现在因为天地异动而死了一位长老,对仙云宗也是一个大大的损失了。

修为只要达到金丹期,仙云宗就会赐与名号,同时晋升为长老之职,也就拥有了一座自己的修行山峰,然后就能开山授徒了。以前仙云宗有三十七峰,现在也就三十六峰了。

“康仁师兄的死,是很可惜,但我的药园,也是大有损失啊,那株苔灵草,因为对灵气的深度非常敏感,天地灵气一乱,那苔灵草直接死了。还有很多灵药,也因为灵气的缘故,药性大减啊。”脸色红润,貌似孩童的长老大叹道。

这位长老叫做康药,性喜种植药材,自然这仙云宗的药园药圃就归他管了。

又是一阵叹息。

随后,各个长老也把自己份内的事务说了一遍。

怀清听完,连连叹息,随即精神一抖,容光涣,大声说道:“各位长老,这次天地异动,虽然暴烈混乱,但很显然不是有意针对我们修真之人而来,并不是我们修真之人的劫数,因此大家也不用担忧。宗内的一些损失,大家好好处理了,然后也要安抚各个山峰的弟子,让他们勤加修炼,早登大道。”

“是,掌教!”十位长老,同时应声。

话落,身为十位管理长老之一的怀金,此时瞅见了双龙戏珠床一侧的曲毅,眼中幽光一闪。

“掌教,请问这位小道友是谁啊?”怀金轻轻问道。

其它九位长老也立即看向怀清。

怀清看了眼曲毅,见他直挺身板,没有被长老们的气势吓倒,大为满意,不由呵呵一笑,回道:“他叫曲毅,我收的弟子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