鸿途

第7章 德全

第一集 仙云宗 第7章 德全

曲毅站直身子,微笑一声:“各位长老好,我叫曲毅!”

十位长老惊愕一下,然后个个微笑的打量着曲毅,也将自己散发的威压收敛了回去,表达着友好之意。

仙云宗的掌教,历来是由追云峰这一脉的弟子继承,因此这一派弟子的动静,向来都是其它山峰的关切重点,这也就是十位长老上心的原因。

怀清观察了一眼十位长老的表情,知道他们都猜测自己为何要收曲毅为徒的原因,心中立即就有了计较。在回宗之前,怀清也早就想好了理由。

“曲毅身具灵根,虽然是最差的五灵根体质,但他命中有修真机缘,我遇见他时,他已经获得了一块星空陨铁,为了加入仙云宗,就把星空陨铁献给了宗门。”怀清微笑道。

十位长老恍然而知,对曲毅都回以微笑,以示鼓励。

而负责宗门炼器的怀妙长老,急急喊道:“掌教师兄,能不能让我看看那块星空陨铁?”

怀清的师父共收了四位弟子,怀清、怀游、怀妙、怀金,这四人中,怀清修成了元婴期从而成了掌教,而怀游则成了传功长老,怀妙成了炼器宗师,怀金成了宗务管事。

怀妙喜好炼器,刚才听到星空陨铁,那可是炼制灵器的材料,不由有些急了。

“好,我就交给师弟你保管了。”怀清知道自己这位师弟性子耿直,不想刺激于他。

很快,怀清就把储物手镯显出形体,然后一块星空陨铁飞出来,落到了怀妙的手上。

“哈哈,果然是星空陨铁。”怀妙黝黑的脸庞显得很激动。

其它长老扫视了一下,鉴定那确实是星空陨铁,这一下也将曲毅成为怀清的弟子的猜疑心思放下了。

五灵根体质,这一生的成就也就筑基期了,十位长老跟怀清的判断也是一样的,因此他们认定了,这曲毅确实是因为奉献了星空陨铁之后,怀清为了不让修真之途留下心魔隐患才答应了。

玉剑之事也就掩盖过去了。

十位长老离开了仙云堂,各去管理自己职责内的事务。

怀清缓缓站起身子,舒了一口气,和蔼的看着曲毅:“徒弟,为师一共收了四大弟子,加上你,那就是五个了。你的修行,我决定交给你的德全师兄,让他代我传授。”

曲毅听完就有些不悦,但心思转转就明白了,师父可是掌教,宗事缠身,再加上他又是元婴初期的修为,也要静修,哪有时间来教导自己一个毛头小子。

“是,师父,徒弟一定不会让你失望,早日修成金丹,那时再来听你教诲。”曲毅坚定的说道。

曲毅此时,已经知道了修真的几个等级,引气期、筑基期、金丹期、元婴期,毕竟在来仙云宗的时间,还是向怀清请教了一些修真常识的,至于元婴期以上的等级,他就不知道了。

怀清闪过一丝忧色,依然微笑道:“好,为师就等着你。”

五灵根,修真之途,缓慢之极,怀清在心里已经不看好曲毅了,但因为玉剑的缘故,只能把曲毅带入修真之途,也好让曲毅多活一段岁月。

曲毅重重的点头。

“德全,进来!”怀清轻喝一声。

堂外一声应喏,然后一个身材高大,相貌奇俊的青年飞了进来。

“德全,这是你的五师弟,曲毅,以后他在宗内的修真,你就替为师传授吧。”怀清轻轻说出,含着不容推托的语气。

“是,师父。”德全躬身答道。

怀清点下头,突然飞走了。

德全抬头,仔细的打量了一下曲毅,放开了自己的气势,压向曲毅,见这位小师弟居然浑然不觉一样,不由有些气馁,暗叹师父的眼光果然毒辣,找到了这么好的一个弟子。

“德全师兄,你好。”曲毅躬身问好。

这位师兄,又兼师父职能的男子,曲毅可不敢不敬,以后就要仰仗于他了。

德全满意的看着曲毅,欣然接受了曲毅的礼遇,笑道:“师弟,我是师父的第四个弟子,以后你就叫我四师兄。其它三位师兄,大师兄康风已经修成了金丹,在自己的风岚峰,二师兄李机,三师兄王模,都已经是筑基后期修为了,他们在外面历练,只有我这位四师兄,现在还只是筑基初期,以后我们两个就好好相处吧。”

曲毅努力记下,也对自己这仙云宗主峰的情况大致了解了。

因为只有修炼到了金丹期,才会拥有自己的名号和修行山峰,因而这德全在未达到金丹期时,就必须一直留在追云峰。几十年来,德全可是寂寞的很,此时来了一位小师弟,心里还是很高兴的。

“五师弟,你随我来,我先帮你安排居所,再告诉你一些宗内注意事项。”德全表现的很热心,说着就牵上曲毅跑出了仙云堂。

曲毅看到自己被一个大男子拉着手,心里不爽,但还是忍下来了,不过还是不停的咳嗽示意德全注意一点。

德全修真岁月久了,哪有什么俗世禁忌,这男人之间拉手在他看来那就是友好的意思。

追云峰上,阁楼千座,分立山腰各平坦处,一般都以巨木搭建而成,宏伟却又简朴,亲近自然。

德全拉着曲毅,来到了仙云堂下方千米处的一个阁楼,那楼里安静的很,想来是没有人居住了。

阁楼只有三间房,占地却近一亩,以云木为材建成,周围古树参天,完全将阁楼遮掩了起来,如果从空中看去,是发现不了这阁楼的存在的。

中房上有一匾,上书‘听风居’三字,端正厚实,让人一看就有一种严肃的味道。

德全松了手,指着听风居说了起来:“师弟,这就是你以后的居所了,以前是康风大师兄的居所,他修炼到了金丹期后,这听风居自然就不需要了。”

曲毅立即严肃起来,怀着一种崇拜的眼神,仔细的打量着听风居,然后轻轻走进了里面,发现里面空无一物,除了木床和桌台。

“原来是大师兄的居所啊,那我以后见到大师兄,一定要向他道谢了。”曲毅认真的说道。

德全听到,脸上立马大笑,说道:“小师弟,你不用这么较真,这追云峰的所有阁楼,都是宗门的,只要是宗内弟子,都能居住。”

说完,见曲毅又要驳话,德全立即挥手大声道:“好了,小师弟,我看你也没有什么东西随身带着,我就帮你整理一下房间,帮你添加几样东西,也要象个居住的样子。”

很快,德全就在自己腰间一拍,那个储物袋中掉出了一大堆的东西。

兽皮被子、修行道衣、丹药瓶子、一堆书籍。

“师弟,你还没有修行,身子可受不了这夜风寒雨,这兽皮被子还是要用的。这两身道衣,就是我们仙云宗普通弟子的衣服了,你平时要好好保养。这丹药瓶子,是一些普通的丹药,辟谷丹,一粒可保你七天不用饮食,这五个瓶子一共有一百粒,够你食用了。这些书籍,都是一些修真常识,你有时间就读读,对修真之行也有帮助。”

德全很尽责,详细的介绍着。

曲毅有些感激的看着德全,高兴的说道:“四师兄,谢谢你,我会认真看的。对了,四师兄,我要到什么时候,才能开始修炼啊?”

一路奔来,看到追云峰上很多人飞来飞去,曲毅的心热痒的很。

空中翱翔,上天揽月,曲毅小时候可没少梦想过,此时亲眼所见,心里兴奋起来那是很正常的。

德全对这位小师弟有些喜欢了,修真之心如此恳切热情,以后的成就肯定很高。

当然,此时的德全还不知道,曲毅是五灵根体质,不然他的热情会直接降到冰点。

“师弟,不用急,你先把这些书籍看完,七天之后,我再来教你修行。”德全微笑说道。

曲毅不由尴尬的低下头,也认为自己有些过急了。

“好了,师弟,我就先回去了,你如果有急事,可以去到上面五百米处的全德居,那里就是我的居所了。”德全微笑的交待着,然后飞身出了听风居。

曲毅出了房间,目送德全离开之后,这才返身进了房间,一个仰身倒在了**。

回想着这几日的过往,曲毅也不禁连连称奇,先是鹰蛇互搏,然后自己被暗算掉下峡谷,机缘之下进了山洞,吃了莲子,又见识到了那个古怪的球体,昏迷中自己的身体大变,然后就捡到一把剑,就此进了修真门派。

“机缘,机缘,我曲毅注定是要走上修真之路啊!”

曲毅想定,感慨一声。

咕!咕!

刚说完,曲毅的肚子就响了起来。

曲毅两眼立即盯着那五个红色丹瓶,立即跑到桌边,然后打开了其中的一瓶。

香气四溢,让人舒服之极。

曲毅立即倒出了一粒辟谷丹,吞了下去,仔细的感应着体内的情况。

辟谷丹进入体内,顿时就产生了滚滚热流,充斥到了身体各处,浑身立即就力量大增,有一种充实之感,而那种饥饿的感觉根本就不存在了。

“果然是好东西啊!”曲毅大赞一声。

随即,曲毅就看向了桌上的其它东西,道衣、丹药、书籍,这些东西现在对自己都很重要,还是要好好保管啊。

“啊,对了,我也有储物袋啊。”

曲毅突然想起来,怀清送了自己一个储物袋,那里面还放着青蟒剑呢。

储物袋只有手掌大小,里面有十立方空间,虽然不大,但把这些东西装进去,还是没有问题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