鸿途

第8章 藏书楼

第八章 藏书楼

夜阑寂静,追云峰中,也没有了白天的热闹,所有修行的弟子全部安寝了。

听风居里,曲毅床前安放了一颗夜明珠,这些凡人世界中的珍奇之物,而在仙云宗这种修真门派中,就是很平常的灯光之物了,每个弟子都拥有一个。

依着明亮的珠光,曲毅正在阅读着德全师兄留下的几本书籍。

一本《仙云大览》,记录着仙云宗的宗内规矩,各个山峰的概况,各位长老的简历,只要是关于仙云宗的事务,大部分都记录在上。

一本《修真初识》,里面介绍了修真的基本常识,功法、法术、阵法、炼器、丹药、灵根等等,基本上就是最基本的修真知识大全了。

一本《仙云宗功法大录》,里面介绍了仙云宗的一些初级功法,金系、木系、水系、火系、土系、炼器、阵法、丹药类,这些介绍,是让刚入门的弟子看完后,根据自己的喜好选择一二,然后修炼。

此时,曲毅就拿着那本《仙云宗功法大录》入迷的看着,全然不知周围的情况。这也难怪,曲毅前几天还只是凡人,突然看到这本修真基础功法的介绍,震惊之余,就完全的沉浸其中了。

修真之途,果然浩瀚如海。

曲毅认真的细读着,也渐渐的知道了一些修真知识,同时心里也在计划着自己以后的修真之途。

修真之途,就在于能量不断的聚化净化,最终直达本源。这个世界存在着五行本源能量,在宇宙衍变过程中,本源能量变化多端,变化成了各种形式存在的能量,而修真就是在吸收各种能量修炼的时候,不断的寻找那丝本源能量,最终让身体纯净,然后身体接收了本源能量之后,成就本源之体,就能与天地同寿,到达永生。

根据能量的属性,可以分成金系、木系、水系、火系、土系这五种修炼之途,当然这五种修炼途径里面,功法万千,种类无数,在无尽的岁月里,修真之人总结出了一些成熟的功法,传承了下来。

仙云宗,主修木系功法,其它的功法也有很多,一些辅助技能也非常的厉害,能够在翠木星屹立下来,实力还是很强的。

曲毅微感困顿,不由轻轻合上了书籍,抬头看着夜明珠,静静的想着。

“师父说我是五灵根体质,然后就没有具体说修炼方向了,原来是这个原因。我的体质,修真之途,异常艰难啊,金木水火土,这五种修炼途径,我选择任何一种,身体内的其它四个灵根都会大大的阻延能量的吸收净化。”

此时,曲毅感受到了极大的压力。

“成就,自在人为,我曲毅既然踏入修真之途,就一定要成就永恒。”

曲毅猛的下了决心,面容非常的坚毅。

……

七天之后,德全再次光临听风居。

“师弟,师弟,师兄我来了!”人在空中,喊声即出。

曲毅已经看完了那三本书,正在思考着自己的修行之途,闻声一喜,立即窜出了房间。

“四师兄,你来了。”曲毅笑容满面,有些激动。

德全乐呵呵的飘到曲毅面前,打量了一阵,现曲毅较七日前稳重多了,知道他这几日肯定认真的看过那几本书了,知道了这修真之途的困难。

“师弟,这七天,你把那三本书都看完了吗?”德全微笑问道。

“看完了,师兄,原来修真是那般的有趣,但又是那般的艰难,非常的有挑战性。”曲毅认真的说道。

挑战性?德全听完立即大笑,觉得这位师弟真是有意思,不过他也立即认同了这种说法,修真乃逆天之行,是要一级级的挑战才能踏上高峰。

“好了,师弟,不说其它的了,我问你,师父有没有跟你说过,你的体质是什么灵根?”德全认真的问道。

灵根,对应着功法,德全代师传授,自然要问清楚才能开始教授。

“师父说过,我是五灵根体质。”曲毅苦着一张脸说出来。

“什么!”

德全立身不稳,满脸惊讶,他是完全的没有想到,曲毅的体质居然是五灵根。

师父这是为什么?一派掌教居然会挑中一个最差的灵根体质作弟子?

腹中疑惑不绝,德全在不停的想着,实在是想不通师父怎么让曲毅作弟子,难道是曲毅的悟性高,也没有看出来,曲毅跟师父有什么关系,也不可能啊……

曲毅看着德全的表情,心里也清楚的很,但自己也不好如实相告,难道将用玉剑换来的师徒关系托出来,估计自己会立即死亡。

“哦,哦,没关系,师弟,这个灵根体质虽然不是最好的,但也是能修真的。你想学哪种功法?”德全猜想不出,也就不想了,立即询问。

曲毅一阵感动,这位师兄没有因为自己是最差的灵根体质,而对自己表现出冷漠来。

“四师兄,我想学金系功法。”曲毅大声说道。

金系功法,攻击力最强。

曲毅比较了五系功法后,自觉这金系功法最适合自己,杀伐果断,一剑封喉,这跟自己从小就练就的猎兽技能吻合,自然学金系功法时要更容易些。

“好,师弟,我就带你去藏书楼。”德全微笑说道。

……

藏书楼,仙云宗三十六峰中,每峰中都有一座。

追云峰的藏书楼,处于山腰中间,那里有一个天然古洞,改造一番后,就成了追云峰的藏书之处。

德全带着曲毅,一路飞行到了藏书楼。因为还只是筑基初期,德全的元神还没有完全凝聚形成,想要驭剑飞行是不行的,因此只能以身体驭气飞行,当然度比起飞剑来就要慢许多了。

一刻钟后,德全带着曲毅,终于来到了藏书楼前。

百米高的古洞,壮观恢宏,里面楼台上百,雕虫刻兽,令人肃穆。洞里有着古怪的灵气波动,除了自然灵气浓郁这外,看来也有阵法聚拢了极多的灵气。洞前有一个十米高大的石碑,上写‘藏书楼’三字,点明此处。

“哇,四师兄,这藏书楼真的好大啊。”曲毅落地,忍不住就大感慨。

德全呵呵笑着,觉得这位师弟比起自己当年,还要好奇一些,去到一个地方就要感叹一次。

“好了,师弟,不要感慨了。这是你的身牌,有了这个身牌,你才能进入藏书楼。”德全说着,就拿出了一个两指宽长的金色牌板。

曲毅一听,立即抢过了身牌,然后滴血认主。

看了三本书,曲毅有些常识还是知道的,每个修真门派,都有自己独特的身份牌,新进弟子时就会放,这认主过程只要滴血就成。

德全看到了,微笑一下。

“四师兄,我们进去吧。”曲毅握着身牌,笑道。

德全刚要起步,突然就听到身后有一人喊话。

“德全师兄,你也要进藏书楼吗?”一个洪亮的声音传来。

随即,一个身着白衣,腰束玉带,风度翩翩,貌如冠玉一般的年轻男子,如絮一样轻灵的落到德全身边。

“原来是柳清风师弟,很久没有见到你了啊,听说你已经修炼到了筑基后期,恭喜了。”德全温和的笑着,但语气却是弱了一分。

柳清见扫了一眼曲毅,然后又看着德全,笑道:“德全师兄,为弟先行一步达到后期,你也不用气馁哦,十年后大比,我可是等着师兄一起切磋一次呢。”

德全脸色大变,立即镇定下来,笑道:“好说,为兄自然会跟切磋切磋。”

柳清见微微一笑,然后望向曲毅,说道:“听说掌教新收了一名弟子,三十六峰的弟子们都很好奇,何人有这么大的机缘,居然能够获得掌教的青睐,现在看来,那位幸运者应该就是眼前这位小师弟吧。”

曲毅这一下听出来了,这柳清见估计是其它山峰的弟子,仗着修为,傲慢之极。

“正是在下,不过这位师兄,你到藏书楼来,是来修行的还是来奚落同门呢?”曲毅凝目说道。

既然柳清风看不起自己,曲毅也不会给他好脸色,直接抗上了。

“你……呵呵,小师弟,修真之途,实力至上,你现在连入门功法都没修炼,就如此意气行事,以后有的你苦头吃。”柳清风脸上不喜,但还是忍住了,微笑说道。

“修真,逆天之举,率性而为,我把我自己要说的话直接说出来,有何不可。”曲毅冷静的说道。

柳清风双目一寒,随即抿嘴一笑,注视了一阵曲毅,随即对德全说道:“德全师兄,你的这位五师弟果真好.性格,希望你以后常在他身边,不然这追云峰上风大兽多,要是一个运气不好,可能就要直接飞升了。”

这已经是直接的威胁了。

德全微笑道:“柳清风,你就在你的金极峰好好呆着吧,追云峰的事,你还是少来插手吧。”

柳清风被两人直撞,心里大大的不悦,但这是仙云宗的主峰,由不得自己胡来,冷笑道:“原来两位想一直缩在追云峰啊,那我就不好来关照两位了。我先进藏书楼了,我的时间很宝贵的,可不想浪费在你们两位身上。”

说完,柳清风嗖的一下飞向了藏书楼。

古洞口突然出现一个风旋口,在柳清风飞近时,好像感应到身牌里的阵法,那风旋口立即消散,而柳清风也进了藏书楼里。

曲毅见柳清风一走,立即问道:“四师兄,这柳清风是谁啊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