鸿途

第9章 十年

第九章 十年

德全看着又恢复了原形的藏书楼洞口,静默一阵后,这才跟曲毅说了起来。

“柳清风,他是宗务怀金长老亲孙子,体质只有一种木灵根,修行起来异常迅,他还不到十年,修为就达到了筑基后期,估计不需要五年,他就能修炼到金丹期。柳清风的实力,现在俨然成为了三十六峰中筑基期第一人,各个山峰的弟子都对他有些忌惮,不仅仅是他的本身实力,还要考虑到他的爷爷是宗务长老这一层背景。”

曲毅听完,心中大震,对柳清风刚才的傲慢倒是有些理解了。

“四师兄,不用去想了,谁又敢保证我们以后就不会有特殊的机遇,一举越柳清风呢。好了,我们进藏书楼吧。”曲毅倒没有怎么紧张,轻松的说道。

德全微微点头,对曲毅表示了一个鼓励的眼神,然后就率先走向藏书楼。

两人来到洞前,那个守洞大阵又反应了,一个旋风形状的洞口出现,而当感应到两人的身牌时,那旋风气团立即消散,阻碍的能量消失,两人轻易的走进了洞里。

藏书楼,共分三个区域,初级区,中级区,高级区。

初级区,收藏的是引气期和筑基期的书籍,重要的修真功法,则是以玉简的形式,保存在各个房间里。

中级区,收藏的就是各个金丹期的功法。

高级区,就是元婴期功法的收藏地了。

德全带着曲毅,走进了初级区,那里又有五个阁楼,分别是金云楼、木云楼、水云楼、火云楼、土云楼。

自然,曲毅两人走进了金云楼。

金云楼共有三层,第一层放着引气期的金系功法和金系法术书籍,倒是没有玉简房,表明了这些金系法术都是普通货,不需要特殊保存。

曲毅走进了第一层,立即放眼四周,扫描了一遍。

里面只有一个花云岩石做成的书架,书架分成三层,每层都放了几本书籍,那就是金系功法和金系法术了。

而在书架旁,就有八张石桌,呈八卦形摆列着。

此时,而八卦桌边,有三人正在阅读着功法书籍。

虽然这第一层都只是普通的功法,但每个修真门派对于自己门派的功法都很看重,不会任由弟子带出山门。自然,仙云宗也不例外,这追云峰藏书楼里的功法书籍,也只能弟子自行前来参阅,然后回去修炼。

德全看着曲毅,笑道:“五师弟,我已经把藏书楼的各个区域都介绍了,这金云楼你也知道路径了,我就带你到这,下面你想选择哪种功法,则要看你自己了,我也帮不了你,所以,我要离开这里,去木云楼转转。”

曲毅知道这德全修炼的木系功法,自然来这藏书楼,是要去木云楼阅读了。

“谢谢四师兄,你去吧,我自己会看着办的。”曲毅笑道。

德全点头,转身就离开了。

曲毅来到了书架边,看着第一层摆放的三本书籍,上面都有书名,分别是《孤星功》、《真金行》、《披金览》。

刚刚进入修真行列的曲毅,什么功法也不懂,看到这最下一层的三本功法,自然也不知道选择哪一本来修炼,无奈之下,想将三本功法都读一遍,然后再来决定选择哪一本修炼。

曲毅拿出孤星功,来到了八卦桌边,然后就认真的看了起来。

同时,曲毅的灵魂世界中,那颗深绿球体乍然出现,随着曲毅的眼力所至,传递进来的信息,迅就被球体捕捉,然后立即打进了曲毅的灵魂之中。

曲毅顿时陷入了一种沉迷的状态中,完全进入了《孤星功》的书页之中,而双手却在迅的翻动着书页,五十页没有几个呼吸的时间就全部翻完了。

一会儿,曲毅清醒过来,一片吃惊之神色。

“我的记忆力怎么会这么变态了?”曲毅疑惑重重的想着。

在临山村时,曲毅的记忆力就很厉害了,但还不至于过目不忘的程度,而此刻不仅仅是过目不忘了,仿佛看了一遍,这《孤星功》上的内容就完全烙在记忆中,而且那里的内容也完全体悟明白了。

更让曲毅感到怪异的又无比惊喜的是,孤星功上的内容,此刻就在体内运转,周围的灵气正在进入体内,而且还在按照孤星功中的功法运行着,灵气转化为真气进入了体内各条经脉中。

自主运行!

这可是只有元婴期才拥有的特殊能力,那时体内有元婴就能自动吸引周围灵气入体,但此时曲毅的体内就有了这种状态,太过骇人了。

曲毅惊喜之余,也慢慢想起了自己这一段时间来,体内的各种怪异状况。

这一切都跟那颗突然消失的球体有关系,如果按照现在的灵气自动吸收的状况来看,无疑那颗球体正躲藏在体内的每个地方,正在帮助曲毅修炼。

曲毅面露狂喜,立即捂住了嘴,然后镇定下来。

自己拥有了一件非常古怪的宝物,而且依照它的表现来看,很可能越了宝器那个级别,这么重要的东西,自然要保密起来,尤其是自己这个修真菜鸟,更要小心谨慎。

曲毅已经知道了,修真界的宝物级别,从低至高分别是:法器、宝器、灵器。他自认为那颗球体是灵器,因为它能够主动吸引灵气,表现了一定的通灵性能。

球体可不只是灵器,它的级别,现在还不是曲毅能够理解的。

曲毅想到自己过目不忘的特殊能力,立即就去把《孤星功》放回了原处,然后拿来了《真金行》、《披金览》,又回到八卦桌边,飞快的翻了起来。

一刻钟都不到,两本书再次翻完了,也完全记下来了。

曲毅放回了《真金行》和《披金览》。

此时,曲毅已经知道了三种金系功法,体内反而没有主动吸引灵气了,好像那球体正在等待着曲毅自行决定,要修炼哪种功法。

孤星功,吸收了天地灵气中的金行能量后,能让人身随时散着蓬勃的金系真气,让人显得孤傲严肃。

真金行,修炼之后,一身的金行能量急收急,迅无比,自然配合一些攻击技能,攻击力会很强。

披金览,吸收了金行能量后,浑身的能量能够内敛,倒是一种隐藏实力的好功法。

这三个功法,各有特点,作为基础功法,适合不同的人的需要。

曲毅思考一会,暂时放弃了决定修炼哪种功法,反正功法已经记下,回到听风居之后,再来比较一下,再行修炼就是了。

现了自己的记忆特殊能力后,曲毅此时的心思,放在了其它四座藏书楼上。

金云楼,曲毅还没有达到引气初期,不能进入第二层,因此现在只能去木云楼、水云楼、火云楼、土云楼,这四座藏书楼第一层,曲毅还是可以进去的。

曲毅虽然决定想修炼金系功法,但那只是在看完了三本常识书籍之后的想法,但此时现自己有过目不忘的本事,心思就活跃起来了,想将五系功法都看一遍,然后再好好思考以后的修炼途径。

想到,曲毅就决定做了。

一会儿,曲毅就来到水云楼,在第一层,看完了三本水系功法,《春水诀》、《激波经》、《浪滔真义》。

随后,曲毅又去到了火云楼,记下了两本火系功法,《照日诀》、《烈焰真典》。

然后,曲毅飞奔去了土云楼,飞快的翻完了三本土系功法,《裂地诀》、《地皇功》、《掩峰功》。

最后,曲毅来到了木云楼。

仙云宗,最强大的一支,就是修炼木系功法,宗内最厉害的功法就是《清木经》,传闻这个功法,可以一直修炼到渡劫期,在整个修真界,都是很有名的功法。

自然,在仙云宗内,修炼木系功法的人最多,而遗留下来的各种木系功法修炼心得也是最多的。在木云楼里,保存的基础木系功法也比其它四楼多很多。

曲毅足足看完了十本木系功法,记下的同时,也立即领悟了,然后认真的比较了一下,曲毅觉得有三种木系功法,是这十个基础功法中最好的,《清风诀》、《极木劲》、《逢春经》。

在木云楼第一层静坐了很久,曲毅这才想起来,自己在藏书楼这里,估计也呆了一天了。逗留的时间这么久,也是时候回听风居了。

曲毅起身的时候,突然木云楼第二层,传来了一道笑声。

“德全师兄,不要这么急啊,多看一点书,这样你才能追上我的修炼进程啊!”

这是柳清风的声音。

曲毅立即定住身子,望着第一层到第二层的木梯,眼中透着一片寒意。

不用想,这柳清风修炼木系功法,比起德全要快上许多,在木云楼第二层看到德全也在看书时,又显摆似的讥讽起来。

德全的身影从第二层下来了,面色寒冷,双眼直视木云楼出口,就要离开此地。

而柳清风轻轻然的下来了,望着德全的背影,嘴角冷笑,眼神蔑视。

曲毅看到柳清风的神色,不由热血上涌,突然走到柳清风的对面,大声喊出:“柳清风,我跟你订下十年之约,到时我跟你决斗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