鸿途

第11章 白曼

第一集 仙云宗 第十一章 白曼

孤星功,烈焰真典,激波功,地皇诀,极木劲。

这五种功法,从引气初期到筑基后期,都有详细的介绍。因此,曲毅修炼到了引气初期,现在到不用去藏书楼,再去阅读新的修炼功法了。

现在,曲毅要做的就是,让五种功法继续自行运行,将那进入体内的丝丝灵气更加清晰化,让灵气完全的变成丝线流,然后再冲击引气中期。

引气中期,就是将那丝线流动的灵气,一根一根的聚合起来,假设有一万条灵气丝线,聚合成五千条,当然聚合的越厉害,表示引气中期的修为更高。

体内,曲毅又不用费心去运行功法,那灵魂中的神秘球体又在自作主张的帮助曲毅练功。

因而,曲毅到是显得很轻松,心思可以用到其它地方去了。

……

追云峰仙云堂,这是仙云宗的宗内议事之处。

此时,从堂内后门处,走出来一位少女,容貌美艳惊人。

少女大约十**岁的面貌,身形修长苗条,肤如白雪,一双大眼睛星泓如波,一头如丝秀发直披香肩,一袭素青丝衣包裹着玲珑诱人的身材,款款轻步,袭来一阵清香,端得清丽动人。

但是此刻,少女眉头微蹙,似乎身体有些不恙。

少女刚一出现在堂内,在侧室正修炼完毕的德全就发现了,立即飘身进了堂内。

“师妹,你的身体好些了吗?”德全有些高兴的看着这位少女,眼里满含着关心。

少女小口一张,樱唇微启,微笑道:“四师兄,听说父亲从外面又带来一个弟子,我想去看看他。”

德全闻声身体抖了下,他可是知道的,这位师妹体内有一股怪异的能量,一生都不能修真,而且师父还要定期输入真气,帮助这位小师妹压制住体内的怪异能量,因此这位小师妹一年中大部分的时间都不能出来活动。

少女一出来活动,就直言要见曲毅,德全是有些担心了。

德全不想让这位可怜的小师妹伤心,立即就前面带路,出了仙云堂。

两人刚出来仙云堂,那位小师妹突然伸手朝空一招,空中立即一声咕咕的声音,然后一个巨大的白色大鸟飞了下来。

居然是金冠鹭,这是一头筑基中期的妖兽。

怀清只有这一位女儿,却先天具有一种怪病,不能修真,为了让这位女儿出行方便,就去捉了一头妖兽过来,以作代步之用。

“四师兄,你在前面飞着,我和白鹭跟着你。”少女清脆的声音响起。

德全点头,立即飞到空中,然后扑向听风居,找曲毅去了。

少女坐到了金冠鹭身上,摸摸鹭头,然后就见金冠鹭轻盈的飞起,带着少女飞了下去。

……

“五师弟,快快出来,白曼师妹过来找你了!”

人在空中,德全有些急迫的喊了起来。

曲毅还渲染在修炼突破迅速的快感之中,支着脑袋在幻想着一掌断江,一脚震岳的意境中,突然就闻到一声暴喝,脑袋一晃,也就清醒过来了。

“啊,四师兄,你来了,我就出来了。”曲毅跟德全最熟,一听就知道了,立即回声。

听风居大门一直都是开着,从不关闭的,在这修真大派的主峰上,小偷盗窃的事情是不会有的。曲毅声落,人已经飞跑到门口了。

“啊!”曲毅惊叫。

一头五米来长的金冠鹭正将头伸到了门口,刚好跟曲毅一个对接,曲毅直接撞飞,嘴里一记恐声。

咕咕!

金冠鹭挺立着,得意的叫着。

德全飞进房里,将曲毅胸口拍了下,匀过气来,这才把曲毅拖出房来。

“咯咯!”莺鸟一般的悦耳笑声,从少女白曼的口中传出。

看到曲毅刚才一撞抛飞的景象,白曼的心情立即晴朗高兴起来,瞧着曲毅仔细的打量着。

德全看着曲毅那副痴傻的模样,知道他已经被白曼的美貌吸住了,不由敲了敲他的头。

“师弟,这位是白曼师妹,她是师父的女儿,你问个好吧。”德全笑道。

“啊!”曲毅一惊,他这才知道这位清丽出尘的少女,原来就是师父的女儿呢。

曲毅立即微笑着,然后自我介绍道:“白曼师姐,我是曲毅,二十天前,师父把我带进了宗门。”

白曼大眼一眯,盯了许久,将曲毅一副嫩脸看得通红不已,这才微笑说道:“小师弟,父亲跟我说起你,我就立即过来看你了,我这个师姐好吧?”

德全闻声,一身颤动,沉默不言。

曲毅一听,还意为白曼真的是喜欢自己,立即回道:“是的,师姐,你不但长得很好看,而且性格也很好。”

德全低头,转动眼珠,不停的对曲毅使着眼色,一脸的焦急。

白曼听到曲毅的回答,呵呵脆笑,立即说道:“小师弟,跟我去一个地方,我的白鹭它在追云峰找到了一个山洞,我带你一起进去看看。”

曲毅一听,更是大喜,自小就出生在与世隔绝的临山村,哪里见过这等美貌少女,居然听到她的邀请,哪还会有丝毫犹豫,立即答应了下来。

“是,师姐!”

德全的眼睛挤得都快出泪了,但却发现曲毅的眼睛一直停留在白曼身上,心中急,但却无奈不能出身,不然白曼就会捉弄自己了。

白曼因为不能修真,在这追云峰上,一直以来就喜欢捉弄各个弟子,因为她仗着金冠鹭这头筑基中期妖兽,其它的弟子想反抗都不行,每每都被捉弄的够惨。

这一回,德全一听到白曼的话,就知道这位美貌少女就想给曲毅一个吓马威了。在藏书楼,曲毅的出言相助,德全从心里就喜欢上了曲毅,自然要有意提醒曲毅,无奈曲毅已经被美色迷住,这就怪不了自己了。

白曼给德全一个眨眼,然后笑呵呵的让曲毅上了金冠鹭的背,然后一起飞走了。

德全连连叹息,望着空中远去的金冠鹭,不住的摇头,祈祷曲毅不会被折磨的很惨。

……

空中。

曲毅在前,闻着身后白曼身上飘来的清香,眼睛已经顾不了去看下面壮观的景色了,眯着眼大力的呼着气,想要将所有的香气都吸进体内似的。

白曼虽然没有法力,但久在仙云宗,眼力还是有的,见曲毅的举动,不由气得笑了起来。

“小师弟,师姐身上的香味好闻吗?”白曼笑道。

“好闻,非常好闻……啊,师姐!”曲毅慌张起来,被当场指出自己的不礼貌举动,焦急的想要跳下。

白曼拉住了曲毅,呵呵乐道:“小师弟,你还真是有趣。”

曲毅左手被拉住,感受到一片舒服的温软,心里不由一阵颤动,紧张的都不能呼吸了。

“师姐,我……已经坐下了,你放开我的手好吗?”曲毅手被拉住,心里想一直都这样被拉住,但嘴里还是发出了请求。

白曼见曲毅那通红的脖子,也知道再拉住曲毅的手,估计曲毅都会窒息死亡了,不由微笑连连,也放开了手。

“对了,师姐,你现在到了什么修为了?”曲毅大大的呼吸一口之后,为了缓和一下情绪,出口问道。

白曼脸色顿时一白,这句话可是戳到了她的伤心处,出生之后,体内就有一个怪异的能量,父亲说是‘五行灵煞’,自己是不能修真的。而且为了续命,父亲要定期输入真气,让那‘五行灵煞’吸收,这样才不会让灵煞在体内搞怪,但一旦真气进入体内,那‘五行灵煞’吸收后又会壮大一分,因此每一回父亲输入体内的真气越来越多。

五行灵煞,目前它的能量,已经接近于金丹中期了,再过一段岁月,当元婴初期的怀清也不能压制住它时,白曼的生命也就要到尽头了。

崩!

白曼气恼的给了曲毅一个脑门叩,怒道:“我不能修真!”

曲毅脑袋一疼,刚转头就发现白曼的脸色微暗,知道自己可能问了一个愚蠢的话题了。

“师姐,对不起,我不知道你的情况,你不要怪我,好吗?”曲毅摸下脑袋,同时苦声恳求着。

白曼撅着的嘴巴突然大笑,说道:“小师弟,你果真有意思,没关系,不能修真就不能修真,以后小师弟修炼有成,你来保护师姐就是了。”

曲毅闻声一震,突然在鹭身上站了起来,大声喊道:“好,师姐,以后我来保护你。”

白曼惊愕的看着曲毅,没想到这位小师弟还当真了,有些惊讶,但也有些感动。

咕咕!

安静一会,那金冠鹭发出了一声嘹亮声音。

原来,它已经到了新找到的山洞了。

山洞处于追云峰峭壁之中,洞口只有两米,而且可以清楚的看见洞口边的爪痕,想来就是金冠鹭飞到洞口时,无意间乱抓,意外的就将这个山洞给打穿了,从而发现了这个山洞。

金冠鹭带着两人,落到了洞口处。

“师弟,你先进去一下,我在你后面跟着。”白曼婷婷立着,笑道。

曲毅也不多想,依言就立即钻进了山洞,然后拿出了夜明珠,照亮了前路。

白曼一见曲毅进了山洞,嘴角一抹怪异的微笑,好像奸计得逞似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