鸿途

第12章 软木十式

第十二章 软木十式

“啊……师姐,你要把我关起来吗?”

曲毅手持夜明珠,在山洞里转身,就看到洞口处,白曼已经插好了三面小旗,一颗灵石放在小旗中间,随之整个洞口闪现一面三色网,而整个洞口就此封住了,不由大惊。

白曼在洞口,笑得花枝招展,得意的冲洞内喊道:“小师弟,你身上有没有带辟谷丹啊,这个三灵禁蛛阵可要一个月才能消去,你就在里面好好的清静清静。”

话落,就听到咕咕两声,那金冠鹭已经带着白曼飞走了。

曲毅看着洞口那面闪烁大网,红黄蓝三色间隔串联成一线,共同织成了一个灵气大网,网格不到一个指头大小,一只蜘蛛爬过去,也是出不去的,自己更加不可能了。

“白曼师姐,你真是……这个吓马威真是够大的了。”曲毅摇头叹气着。

这一下,曲毅终于知道,德全为何要摇头叹息了,原来他知道自己要被白曼捉弄却不能直白的说出来。

曲毅的手伸到洞口,顿时那网形阵法打出一个三色拳头,直接将曲毅打倒在地。

“我……”曲毅想哭,却是哭不出来。

既然出不去了,那就只能乖乖的在洞里呆一个月了。

夜明珠的光线很强,洞里四周的景象还是看得很清楚的,曲毅拿着夜明珠,往洞里面走了进去,想去探个究竟。一个月的时间,曲毅可没有信心一直坐在一个地方,那真的会闷死去。

洞里有一种霉气,仿佛已经封闭了无尽的岁月,终于被开启了,那滚滚霉气从洞深处不停的散出来。洞内还算宽敞,也有三四米高,洞壁全是黑忽忽岩石,不过地面倒是没有污泥都是硬石,这一路行去,也算轻松。

在猛兽山的神秘山洞里,曲毅有了一番奇遇,从此心里就对山洞有了格外的情感,此时在这个山洞里,心里也是有一番期待,想像着是不是也有一种奇遇在等着自己呢?

希望是美好的,现实是残酷的,曲毅一直走了十里,来到了山洞的最深处,却是没有现一丝宝物,也没有感应到哪个地方有什么灵气波动,不由大为的失望。

曲毅瞬即也就明白了,如果这个山洞里有宝物,师父估计早就现了吧,毕竟元婴期的修为,灵识感应早就覆盖了整个追云峰,这个山洞里的情境肯定也早就搜索了一遍。

“还要等一个月,我总不能在这里干等吧,要找点事做!”典毅心想道。

就在曲毅闷思的时候,洞外传来一道声音:“五师弟,你在洞里吗?”

德全过来了。

原来,德全知道白曼喜欢捉弄人,尤其是新来的弟子,都会受到她的特别待遇,但因为她的特殊身份,德全也不好出手制止,只能先让白曼捉弄一下,等白曼一走,德全就出来了。

“啊,四师兄,我在里面。”曲毅非常惊喜的回道。

德全闻声,也是一喜,然后问道:“五师弟,师妹要关闭你一个月,是吧?我不能破坏这个阵法,你只能在里面呆足一个月,但是你有什么需要,现在就可以跟我讲了。”

以德全的筑基初期修为,打破‘三灵禁蛛阵’还是很容易的。

曲毅怔了怔,也理解了德全的苦衷,不由说道:“四师兄,你能给我找几本引气期修炼的法术吗?”

在洞里,修炼一个月也就不会苦闷了,这就是曲毅的想法。

德全听到后,猛的一惊,随即就想起不久前曲毅的体内能量情况,原来这位小师弟已经修炼到了引气初期了,也只能说白曼在场时,德全注意力放在白曼身上,倒是没有留意,此时一回忆起来,就明白了。

“五师弟,你已经修炼到了引气初期,你怎么会修炼的这样快?不可能啊,你是五灵根体质啊,怎么可能修炼的这么快?”德全大叫着,声音中有种喜悦,但更多的是疑惑。

按照一般规律,从先天之体修炼到引气初期,也要一年时间,如果是最差的五灵根体质,那需要的时间更长才对。

曲毅可没法如实相告,虽然德全跟自己的关系很近,但涉及到那个神秘球体的秘密,曲毅可不会说出来,自己的实力这么弱,一旦泄漏,自己的命运也就玩完了。

“四师兄,我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。对了,师兄,你身上有没有法术书籍,丢进来一本,让我修炼修炼。”曲毅再次请求道。

德全虽然不敢打破这个阵法,但是可以引动阵法出现一个缝隙,然后丢进一本书籍这还是能做到的。

“好吧,师弟,你修炼的金系功法,我修炼的是木系功法,身上只有木系法术,但你也是能够修炼的,我就抛进来给你吧。”德全见曲毅没有解释,也就不追问了,仍然乐意的帮助了曲毅。

忽然间,德全从储物袋中拿出了一把通红木剑,木剑笔直,全身泛着绝艳亮光,赫然就是一把中品法器。

这是德全的宝剑,中品法器蟠桃剑,取自一棵千年蟠龙灵桃树的树心,以高级炼制手法制造而成。

“花落桃开!”

德全吆喝一声,随即就见蟠桃剑划出一个圆圈,里面木行真气贯入,然后猛的往洞口阵法一送,就见那‘三灵禁蛛阵’中间被撕开一个圆洞,那红黄蓝三色灵气被阻挡在外。

“师弟,接着!”

德全眼疾手快,一见阵法破了一个洞,立即就将一本绿皮书籍抛了进去。

曲毅早就等着了,一把就抓住了书籍,然后就见那个阵法中的圆洞消失了,又恢复了一个三色大网。

“谢谢四师兄,我这一个月就在这里修炼了。”曲毅高兴的喊了声。

德全说了声好好琢磨,然后就飞走了。

曲毅拿着绿皮书籍,只见书皮上写着‘软木十式’四字,里面只有十页,十幅图,图边都有文字描述。

一眼扫过,曲毅飞快的记下书里的内容。

弯之、扭之、拉之、折之、盘之、弹之、拍之、挤之、扯之、点之,这是《软木十式》的十种法术,运用体内的木行真气,以不同的真气形状出,形成的十种攻击方式。

不过,看旁边的文字描述,这十式大部分还是要筑基期的时候才能修炼,因为那个时候体内的真气才足够使用,才能以不同形状出,如果只是引气期,因为体内的真气主要作用还是用于洗体伐髓,可以出体外的真气太少,是很难将这十式使用出来的。

曲毅的体内是有木行能量的,储存在肝脏内,当然也是能够修炼这《软木十式》,不过曲毅看完了描述的文字,也就不打算现在就开始修炼了,毕竟德全只知道曲毅修炼的是多系功法,如果一个月出去后,却是一身的木行能量,惊讶之下可能会疯掉,那个时候万一说漏了嘴,曲毅遇到的麻烦就大了。

“我还是用金行能量修炼这软木十式吧。”

曲毅小声的说道,而右手中指指尖上扑腾着金色光华,正是精纯的金行能量。

体内,丹田里是五行混合真气,而五脏内则是储存纯净的一行能量。曲毅想要运行功法时,想要金行能量,就能将脯里的金行能量调出,进入丹田里,然后将混合真气包住一起运行而出。当然,曲毅想要其它能量时,也能用一样的办法,调用出其它的能量来。

可以说,曲毅能够用金木水火土五种能量,同时修炼《软木十式》。

当然,此时的曲毅,修炼起来是还不敢大量的调用真气,毕竟要完全学会其中的任何一式,需要的能量太多,引气初期的他还是不行的。

曲毅现在只能修炼十幅画中的招式。

“弯木!”

曲毅拿着自己的青蟒剑,在身前画出一道彩虹,形似一人拿着一棵树顶往下拉去。

这个招式看起来很简单,曲毅开始还不怎么在意,但接连挥了几十下后,脑子里就开始犯难了起来,如何每一剑都能做到一样的效果?如果运用真气能够匀挥出吗?……各种想像的景况都一一想到了。

看似简单的一招,但却是变化最多的一招,因为它的后继状况太多了。

“继续,我先把这招练熟了!”

曲毅有些疑难,但困在这山洞里,得不到解惑,只能决定继续练下去,先将它练熟了,以后再去询问,应该就能迅上手了。

二十天过去了,曲毅一直在练着《软木十式》。

“今天,我就尝试一下真气运用吧!”

曲毅自信的说了声,这二十天来,他已经将十式都练得很熟了,每一式都挥了不下一万次,就连睡觉时都能准确的挥出来。

“金行能量,点木!”

曲毅手持青蟒剑,迅朝身前的洞壁刺出,体内所有的金行能量全部调出,集于剑尖,然后金点直射而出。

金光一闪,没于洞壁。

嘭!

指尖大小的金行能量点,直接将洞壁打破,声音闷响,石块滑落。

曲毅一听这闷声,感觉不对,自己平时也敲过这洞壁,那声音都是铿铿响亮,绝不会是这种闷声。于是,曲毅立即来到洞壁处,然后有些惊喜的看着洞壁破开处。

洞壁破开的地方,后面居然还有一个脑袋大的小洞,而洞内,竟然有一个金光闪闪的紫荆花形状的卡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