鸿途

第39章 小子,你阴我

第一集 仙云宗 第三十九章 小子,你阴我

怀游和永川,两人飞在深渊空中,刀剑相持,敌对起来。

“怀游,你是仙云宗的传功长老,我是火月门的传功长老,我们两的对拼,可以见证两派实力的高下了。”永川真气输入火鳞刀中,一边笑语道。

“永川,我们两人的对杀,只是我们两人的事情,不要牵扯到两派的关系。你有什么绝招,尽管使出来。”怀游不卑不亢的说道。

话落,永川突然举起火鳞刀,二连劈。

深渊空中,两条火红的的麒麟飞了出来,并飞一块,同时扑向怀游。两头麒麟身含烈烈火威,大嘴齐张欲要吞纳天下,浑身火焰迸涨,似要焚尽周空。

“嘿嘿,尝尝我的麒麟送火,看你如何接下来。”永川得意的补充说了一声。

原来,火鳞刀中,有一个麒麟火阵,真气催动就能发出火焰麒麟来,如果真气输入的多,能够同时催发出九头火焰麒麟来。

怀游见永川的第一招,就想要自己的性命,也是怒意填胸。

“有什么了不起,看我如何破了你这招。”怀游大声喊道。

随即,就见怀游挥动羽木剑,连续划了两个圆圈。剑指出,两个充满木行真气的圆套飞了出来,刚好套住了两头凶恶飞来的麒麟。

两头麒麟各入一个圆套中,就见那身上散发的火焰加速燃烧,一会儿两头麒麟都只剩下一个通红的躯体,刚挣扎出圆套中随即就散开消失了。

“怎么样,永川,麒麟入套,逞不了威吧。”怀游傲意喊道。

“厉害,还能用这个方法,居然用自己的木行真气助燃,有意思啊有意思。”永川感叹一声。

就在两人打斗的时候,五里外的深渊空中,有一头筑基中期实力的深渊铁鸦正快速飞来。铁鸦足足有五米来长,在这深渊中虽然看不清它的样貌,但它飞行时引起的风声还是让人相信,这铁鸦的速度很快。

永川见自己的第一招,没有取得效果,不以为意,瞬间又是挥起了火鳞刀。火鳞刀连续四劈,然后就见刀锋处,四头麒麟同时飞出,扑向怀游。

“嘿嘿,这一次我是四头麒麟出击,我看你如何挡下来。”永川轻笑道。

“真是丢人,能不能来点新的,你是想跟我比拼真气强弱吗?”怀游有些哭笑不得的喊了声。

随即,怀游又挥动了羽木剑,划出四个圆圈,然后就见四个圆套出来,又分别套住了四头火焰麒麟。

没有意外,两人又是白白的浪费了真气。

滨海铁鸦快速的赶来,只有两里了,估计永川和怀游两人再比一招,这深渊铁鸦就赶到了。

永川连续两次催动麒麟火阵,好像只是为了暖暖场似的,面对怀游的取笑,只是淡笑回应。

“怀游,刚才,只是热热身,活络一下筋骨。好了,现在,我就给你一点颜色瞧瞧吧。”永川声音一冷,狠厉的说道。

“话,真多,过来吧!”怀游声音一正,凝视应对起来。

突然,永川飞身而起,趋近怀游身前,这才挥动火鳞刀,对着怀游就快速的砍劈起来。

原来,永川竟然是想跟怀游近身作战了,远距离的真气攻击,只能落得两个人比拼真气的场面,却是没有什么危险,现在近身作战,那就是每一扫都面临性命之忧了。

“来得好!”怀游兴奋的喊了声。

然后就见怀游也向前跨步,在空中跟永川直接刀剑相接,近身应战起来。羽木剑和火鳞刀都是下品宝器,品级相当,对砍之下,倒是不会一碰即断。

两人在空中,快速的游动着身体,忽上忽下,快速之极。刀剑对碰之时,也是木行真气和金行真气激烈撞击的时候,相交处,青芒金光,伴随着火焰大量的散发出去,将深渊底部都照亮了,下面的泥泞之地都看得清清楚楚。

“怀游,你的身法不错啊,我之所以要跟你近身交战,就是因为我的金行真气克制你的木行真气,没想到你还有这等身法,倒是能够抵消真气被克制的不利局面。”交手几十下,永川有些感慨的说道。

“要打就打,讲这么多干吗?”怀游喝斥道。

黑暗之中,永川眼中闪过不为可察的厉色,突然手中的火鳞刀舞得更快了。

“是吗,怀游,你以为我的身法就这种程度吗?我的金系功法不但克制你,而且我的身法也要强过你。”永川有些狂妄的喊道。

果然,说话间,永川的身体突然闪动的更快,超过了先前的一倍。

两人修为相当,但身速快了一倍,这就占据了绝对的优势。

怀游顿时一慌,徒感压力重重,现在不但抵抗起来很吃力,而且想要飞逃离开,都显得那般的困难。

形势大急!

深渊铁鸦,已经飞到了泥泞之地的上空,离怀游和永川两人的交战处,只有百米,这时好像是感应到两人真气的强横,有些害怕的停在了空中。但是,这深渊铁鸦却也没有选择飞逃离开,而是驻留空中像是在观战两人的战斗似的。

“啊!”

突然,怀游惨叫一声,然后就见他的身躯飞抛,直接砸向了深渊铁鸦。

原来,刚才两人交战时,永川终于砍中了怀游,怀游也借势离开了永川的攻击范围。

“永川,算你狠,今天这一刀,我以后一定会还给你的。”怀游用真气疗伤的同时,也快速的飞走,同时也不忘了喊一句狠话。

“嘿嘿,怀游,你都中了我一刀,你今天还想活着离开吗?”永川阴笑一声,立即闪身追去。

永川的金行真气,飞行的速度可比怀游快多了,这就是永川自信可以追上怀游,并一举杀了他的原因。

怀游大急,立即加速飞走,刚过了深渊铁鸦,心中有一道念头,这深渊铁鸦怎么回事,怎么突然来了呢?

永川在后面急追,刚来到深渊铁鸦旁边,眉头一皱,竟然直接举起火鳞刀就要劈下去,他估计是怪这铁鸦挡路,或者是没有出力拦下怀游吧。

突然,深渊铁鸦的背上,曲毅出来了,同时那个隐尘阵也撤去了。

永川惊愕之际,曲毅已经将准备好的四个阵盘,同时启动了。

“缚风,狂火,金刺,暴沙,四阵齐出!”

曲毅在铁鸦背上,居然已经布置好了四个阵盘,也把下品灵石早早的放了进去,此时就瞬间启动了。

刹那间,一团飓风直接裹住了永川,而狂火阵也喷出炽热的火焰不停的焚烤永川,金刺阵就是不断的射出金色尖刺,全部射向永川的身体,暴沙阵,配合着缚风阵,不停的从空落下黄沙,压迫得永川动都不能动。

“小子,你阴我!”

永川愤怒之极,此时,他完全动弹不得,这缚风阵和黄沙阵,发出的威力居然达到了最强的程度,也就是说有两个金丹后期的力量牵制住了永川。

原来,曲毅知道永川的实力,这一下就没有丝毫犹豫,决定将四个阵法的最强威力展示出来,因此每个阵盘都放置了千块下品灵石。

永川如果只是被困住,他还不至于担心,但金刺阵和狂火阵的疯狂攻击,他就感觉到危险了,这可是相当于两个金丹后期的人在同时攻击他啊。

没有办法,永川只能不停的运转真气,保护着自己的身体。

真气,飞速的消耗着!

飞得远远的怀游,感应到永川不来追杀自己了,立即停下来,用真气疗伤一阵,然后又小心奕奕的飞了回来。

“什么,那不是曲毅吗?他怎么困住了永川!”怀游惊喜的喊了声,显得那般的兴奋。

眼见永川被困,怀游立即大步流星的飞了回来,直接来到了曲毅身边,然后大感泄愤而得意洋洋的看着永川。

“曲毅,你来得好啊,帮了师叔一个大忙了。”怀游有些感激的说道。

“师叔,你快做好准备,等下这四个阵法就要停止了,你出手攻击吧!”曲毅冷静的提醒道。

怀游呵呵笑着,这还需要曲毅提醒吗?他正等着这个时候,报复刚才那一刀之仇呢。

永川看到怀游返回,而且那羽木剑正高高举着,知道怀游的打算,心里更急了,脑中闪过几个念头,盘算着脱逃之策。

“金丹燃烧!”

突然,永川狠心的喊了一声,随即就见他身周突然金行真气大作,一股庞大的能量直接将四个阵法打飞了。

原来,这永川下了狠心,直接将自己的金丹能量燃烧,本来有鸡蛋大小的金丹顷刻间变得只有黄豆大小,这燃烧金丹得来的能量猛烈突然,终于将四个阵法打开了。

“永川,你还想逃,吃我一剑!”

怀游没想到永川如此下得了狠心,略微失神,就见永川想要飞身逃走,立即喊了一声。

羽木剑飞出一道青色气刃,直斩永川而去。

永川身体突然下坠,躲过了怀游的必杀一击,然后身体就来到了泥泞之地的上面。

此时,那泥泞之地突然起了波浪一样,一层层的泥泞泥土荡开来,然后就见一个十米宽的圆洞出现,一只只的噬血蚊飞了出来。

“啊!”

永川刚躲过怀游的一剑,但却来不及逃离噬血蚊的包围,那一下子出来的上千噬血蚊,同时钻进了永川的体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