鸿途

第40章 掉入巢穴

第一集 仙云宗 第40章 掉入巢穴

“永川!”

就在永川被噬血蚊钻入体内的同时,百里之外,突然一道凄厉的声音传扬过来。

怀游被这道声音,震得身摇体晃,曲毅更加干脆,直接被声浪推得飞行了一里之远。

音落瞬间,四道人影就飞了过来,为首的正是火月门的寒月上人,刚才这一声也是出自他口。而在寒月上人身后,一是火月门的掌教永善,另两人就是仙云宗的怀清和洞真上人。

原来,四派中的金丹期和筑基期弟子进入万妖深渊,过去一个月了,四派的元婴期人物,觉得这时间已经够了,足够那些弟子们将万妖深渊找个遍,也应该找到噬血蚊的巢穴了。

因此,四派的八位元婴期人物,再带上一些金丹期长老,一起进入了万妖深渊。

刚才,寒月上人灵识感应到了,永川刚好被噬血蚊钻入体内,这一发现顿时就让寒月上人心寒半截,爆炸性的发出了一波真气声浪。

永川,正是寒月上人的亲传弟子!

寒月上人发现永川的同时,洞真上人也发现了怀游的气息,见寒月上人瞬移走了,生怕怀游有危险,也立即带着怀清一起瞬移过来了。

而此时,永川的体内,已经被噬血蚊填满了,整个人迅速干瘪下去直到消失,然后上千的噬血蚊呼啦一下又钻进了圆洞里。

寒月上人目睹了这一惨状,身上散发的寒气更加浓烈,而所有的寒气,已经锁定了怀游和曲毅。

“寒月,你干什么,难道想对付我仙云宗的两个弟子?”洞真上人见机,立即喊道,同时手上拿出了一把流动着红芒的宝剑。

虽然实力给不上寒月上人,但自己宗门的弟子在眼前被欺负,洞真上人也是不能袖手不管的。不然,这**裸的打脸行为发生了,洞真上人肯定自己以后的修行,会时时引动心魔,那时才更加危险。

救怀游和曲毅,对于仙云宗,对洞真上人自己,都是必须的。

“你怀游,还有那个筑基期的小子,实话说出来,永川是如何被噬血蚊钻入体内的?”寒月上人对于洞真上人的警告,浑然不应,直接问道。

怀游和曲毅,被寒月上人的灵识锁定,发现自己想移动一下身体,都是千难万难,心骇之余,面上却是坚毅的很。

“寒月上人,永川的死,你也看到了,就是他主动去袭击噬血蚊,一个不慎就被噬血蚊钻入体内,然后就死亡了啊。难道寒月上人,你还在怀疑我跟我的师侄两人,偷袭了永川吗?”怀游很镇定的说道。

怀游也是从寒月上人的话中,推测出了一丝信息,那就是寒月上人只是发现永川被噬血蚊吞光而死,却没有发现永川的金丹微弱的很,自然也就不知道刚才两人有过战斗的事情。

寒月上人手一挽,直接将曲毅拉到了怀游身边,直接灵识压迫。

曲毅对于寒月上人的灵识压迫,却是一点都不害怕,自己的灵魂中可是有器神这等存在,有什么惧怕的呢。但是,曲毅脸上却是战战兢兢的,装模作样也是必须的。

“寒月上人,事情就跟怀游师叔说的一样。”曲毅语气坚决的说道。

这一下,寒月上人却是心中狐疑难决了,他可以怀疑怀游的话是假的,但他相信自己的灵识压迫着曲毅,这曲毅才筑基期修为,怎么可能抵挡的住,那么曲毅的话肯定就是真实情况了。

寒月上人,怎么会知道,曲毅的灵魂中还有器神这个人呢。

永川,真的是自己找死去袭击噬血蚊?

寒月上人不能肯定,但徒弟之死,让他的愤怒暴发出来,现在都难以平息,自然那冰冷的灵识依然锁定着怀游和曲毅。

“寒月,我仙云宗的两个弟子已经说了实情了,你为什么还要以大欺小,难道我洞真就真的怕了你吗?”此时,洞真上人也是动了真怒了。

此时,玄阳观和玉宿派的元婴期人物也过来了,洞真上人刚才还能忍忍,毕竟只是火月门和仙云宗两派的人在现场,而现在如果当着玄阳观和玉宿派的人再不出声,自己的脸皮是真的可以刮掉了。

“你们的弟子?呵呵,你们的弟子命珍贵,难道我弟子的死就应该的吗?洞真,我就让你瞧瞧,什么叫做霸道,什么叫做实力,你们两个,也去喂噬血蚊吧!”寒月上人突然脸色冰寒,暴喊一声。

只见,怀游和曲毅两人,突然就快速的降下去,直坠下面的泥泞之地。

寒月上人,居然想让怀游和曲毅两人陪葬,可以看出永川在他的心中占据了何等重要的位置。

“混帐,你欺人太甚!”洞真上人暴怒,一头的青丝炸飞起来,手中的琉霞剑立即挥出。

怀清也是紧跟而上,直接攻打永善。

火月门和仙云宗,两对元婴期人物,死拼起来。

玄阳观的承昌和清阳上人,玉宿派的丘钰和冰玉上人,这人刚瞬移过来,就见两派打了起来,诧异之下,却是相当默契的在一边观看着。

而此时的怀游和曲毅两人,发现身体被一丝真气包住,自己极力挣扎,也才松动一点点,心惊不已。眼看着就要掉入噬血蚊的巢穴里,曲毅突然运转体内功法,将寒月上人加持己身的真元吸收入体,然后用混合真气炼化起来。

这是器神的提醒,告诉了曲毅他的混合真气能够吸收真元的能量。

曲毅体内,除了五脏分别储存五行能量外,丹田内就储存着混合真气,非常的奇特。而混合真气的特别性质,好像能够包容天下各种能量,自然元婴期修士才能拥有的真元,也能被曲毅吸收了。

果然,曲毅瞬间就将寒月上人的真元吸收了,自己的真气不旦恢复,而且体内的真气好像凭空又增加了一倍,此时体内的真气量估计不下于金丹初期了。

曲毅恢复了力量,立即双手一托,将怀游接住,瞬间也把他身上附着的寒月上人的真元吸收了,然后猛的一举,怀游就被抛到空中去了。

而此时,曲毅却一个人坠入了噬血蚊的巢穴里。

噬血蚊的巢穴很古怪,在洞口表面,非常普通,但曲毅刚抛开怀游,身体就接近了洞口,然后就发现洞口有一个极大的吸力,然后就不得不坠落进去了。

深渊上空,寒月上人和洞真上人,永善和怀清,两对之间的拼杀,激烈异常。木行真气,金行真气,庞大无比的发出,又是震撼无比的碰撞爆炸开来,整个万妖深渊,都是声浪隆隆,也吓得深渊里的各种妖兽唳叫连连。

寒月上人的法宝是一杆红通通的长枪,叫做真火枪,中品宝器。一枪出,就是真火滚滚,震吓诸天。洞真上人的法宝是琉霞剑,中品宝器。剑身红芒流动,显得很诡异,好像只要被剑刺中,整个人就会萎缩死亡。

寒月上人不愧是元婴后期的修为,一直就压着洞真上人在打,枪枪狠刺,真火如花瓣飘在整个深渊上空,除了景色壮观,威力也是震人心魄。

洞真上人艰难的迎接着,但却没有一丝想要退怯的想法,琉霞剑每一次挥动,都有一道红光飞击而出,这红光有一种枯萎的属性,如果沾上,就会让整个人身体枯萎,真元大损。

因而,寒月上人虽然压着洞真上人打,但也害怕自己被红光击中,那时自己大耗真元修补身体,旁边的玄阳观和玉宿派的人,说不定就会趁势而起,一举杀死自己。

如此一来,寒月上人和洞真上人,也就斗个平手。

“洞真,你难道还要纠缠于我,怀游已经平安了,你仙云宗只是死了一个筑基期弟子,你真想因此让我们大拼下去。”寒月上人考虑到周围的情况,居然出声询问了。

洞真上人,其实也不想打下去了,自己的实力确实不如寒月上人,而且怀游也没有死,不能因为曲毅一个人,自己就跟寒月上人死拼,到时让玄阳观和玉宿派的人捡便宜。

“好,寒月,这一次我们仙云宗吃亏,我认了,谁叫我实力不如你。不过你记住,如果下一次有机会,我一定也要随意杀死你火月门的弟子。”洞真上人飞离战斗区,狠狠的说了一句。

寒月上人也只是微微一笑,缓缓的收回了真火枪。

另一边的怀清和永善两位掌教,见寒月上人和洞真上人停止了,两人也是无心恋战,立即停止了战斗。

“各位,噬血蚊的巢穴就在下面,我们是不是要商量一下,下一步该怎么做呢?”此时,负手旁观的玄阳观掌教见战斗结束,不由出声了。

这一次,四派万妖深渊之行,都是为了噬血蚊而来,既然找到了噬血蚊的巢穴,自然又要有一番斗力斗计了。

四派的元婴期人物,立即飞到了一处深渊实力,商谈了起来。

而此时,已经掉入噬血蚊的巢穴,别人都认为已经死亡的曲毅,却安然无羔的落在一块地面上。

周围全是血液一样的洞壁,红艳动人,却也是煞气逼人,上万的噬血蚊正环绕周围。

曲毅身处狂火阵中,警惕的看着这些噬血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