鸿途

第1章 金丹初期

第一章 金丹初期

追雾河,一直伴随着追雾山脉往南,延绵上十万公里,甚是壮阔。

而在追雾河的南端,河面变得极宽,水流看起来也很缓慢了。

在某个崇山峻岭的山区,追雾河刚好有一个大转变,而就在这个转变的地方,一颗人眼都难以注意的绿色圆球,被水花抛到了岸上。

圆球,正是寸界球!

此时,寸界球内,却是一番别样的景象。

曲毅只是筑基期,在寸界球内暂时只能拥有一块草坪的活动空间,现在,在这个狭小的空间里,只有曲毅和白曼两个人,但差不多已经挤满了。

怀清手法也挺精确的,为了不让白曼亲眼见到被别人杀死的情景,一拍之中,暗藏真元,居然让白曼睡了一个月的时间。

自然,曲毅就在寸界球内,守着白曼睡觉,一直持续了一个月。

白曼终于醒来了!

“咦,曲毅,你来了。”此时,白曼还以为自己在追云楼里。

“哦……”曲毅眼睛有些湿润了。

仙云宗的覆灭,曲毅也不知道如何跟白曼述说,至于怀清的死亡,曲毅更加不想说出来。

白曼眼利,立即注意到了曲毅的神色,不由往四周一看,除了坐着的地方是块草坪之外,四周居然灰濛濛的一片。

“曲毅,这是哪里?这里怎么怪怪的?”白曼有些紧张的问道。

此时,白曼还以为自己跟曲毅,是不是被什么人囚禁起来了。

曲毅灵识扫过,知道现在寸界球已经落到了地面上,于是对白曼投以微笑,然后说道:“师姐,你心中不要有抗拒的念头,我带你出去。”

说完,曲毅就抓起了白曼的纤手。

白曼脸色顿时通红,她心里还以为这曲毅想做什么呢,心里扑扑乱跳。

下一刻,曲毅和白曼已经来到了河岸上,旁边就是宽阔的追雾河。

“哇,曲毅,这里的景色好漂亮,你什么时候现这个地方的?”白曼瞬间就忘记了刚才那个狭小空间,眼里完全被美丽的景色迷住了。

曲毅终于笑了,看到白曼这么开心无忧的样子,这一个月心里的阴霾也淡薄了许多。

“师姐,我们就在这里欣赏风景,好吗?”曲毅微笑道。

此时,曲毅想好了,两人领略了风景,让白曼心情大好之后,再把仙云宗灭亡的消息告诉白曼。

“好!”白曼立即高兴的回答,然后红着脸看向曲毅。

原来,白曼此刻想起来了,她已经跟曲毅是夫妻的关系了。

因为白曼不能修真的缘故,两人倒不适合道侣的称呼,曲毅就把临山村的俗世称呼,搬了过来。

曲毅踏着青蟒剑,拥着娇艳欲滴、喜笑颜开的白曼,在空中缓缓的飞行着,欣赏着这片山区原始的风景。

一会儿,白曼想到曲毅这样一直驭剑飞行,肯定很累,于是就想唤来自己的坐骑金冠鹭。

“白鹭!”白曼习惯性的一喊。

金冠鹭没有出现。

“啊,不对,曲毅,这里不是仙云宗,你怎么把我带出来的?你没有征得父亲的同意就出了仙云宗吗?”白曼见金冠鹭没有出来,立即想通了一些细节,立即问道。

曲毅脸色立即一苦,然后就把白曼带到了一个山顶上,静眺远方,沉默不语。

“曲毅,你快跟我说明白啊!”白曼有些急了,再次催促道。

“好吧,师姐,我说了,你可不许哭。”曲毅终于下了决心,正容说道。

白曼心里一紧,感觉不好,忧色的看着曲毅。

“师姐,仙云宗灭亡了,师父……死了。”曲毅说完,一滴泪瞬间滚出。

“啊!”白曼很干脆,闻声即倒。

曲毅立即抱住了白曼,真气运到手掌间,轻轻的抚摸着白曼的脸庞,舒缓白曼的痛苦。一会儿,白曼就立即醒来了,眼睛已经充盈着泪珠。

“曲毅,可以把经过跟我说说吗?”白曼小声的说道。

此时,白曼倒没有出现曲毅预料的那种情况,哭天抢地、肝肠寸断、梨花带雨这些可能的情景,一件都没有出现,白曼显得很镇定。

于是,曲毅就把凌火上人和火月门来袭,仙云宗祭出诛魔阵,然后怀金背叛,以及怀清被杀的经过,大致的说了一遍。然后,曲毅就紧张的看着白曼,生怕她有什么不好的企图。

白曼安静的听完,两行泪不自禁的流了出来,然后平静的说道:“曲毅,你会替仙云宗报仇吗?”

曲毅立即肯定答道:“当然,这个仇,我一定会报的。”

白曼此时,竟然莞颜一笑,身体都放松了下来,轻声说道:“曲毅,谢谢你。如果你刚才有一丝犹豫,我就会立即咬舌自尽,现在,我跟着你,也有了一个目标。

曲毅全身冷汗,立即重重的抱住了白曼,泣道:“师姐,你不准离开我,没有你,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。”

白曼竖着的双手,抖动着,最后还是抱住了曲毅。

此时,两人还是第一次相互拥抱。

“啊!”

突然,白曼全身**一般,痛苦的跪在地上,然后就在地上蜷缩起来,神色异常痛苦的样子。

“师姐,你怎么了?”曲毅脸色惨白,无比紧张的急道。

“我……我身上……五行灵煞作了。”白曼无力的说了出来。

“啊,五行灵煞,这可怎么办?”曲毅当即就怔住了,他当然知道这五行灵煞的诡异,自己却是无能为力。

怀清以前就告诉过曲毅,白曼体内的五行灵煞,一旦作,就得输入真气,让五行灵煞吞噬喂饱之后,才会停止作。但是,现在白曼体内的五行灵煞的能量已经相当于金丹中期,平时也只有怀清还有能力满足五行灵煞的胃口,但现在曲毅只是筑基后期,真气全部给白曼,也满足不了五行灵煞的需求啊。

此时,器神的声音终于响起来了。

“曲毅,一直以来,我都没有告诉你,其实你是能够解救白曼的。以前我担心你不肯用这个方法,现在我必须得告诉你了,要不要救白曼,就看你自己的决定了。”

曲毅一听,哪还有一丝迟疑,立即喊道:“快说,我一定要救师姐。”

“双修!”器神斩钉截铁的一声,然后立即就在曲毅元神中打入了一道口诀。

曲毅怔了会,然后立即将元神里的口诀扫了一遍,终于明白是怎么回事了。

“**,天经地义,鱼水之情,身心愉悦!”这就是器神传给曲毅的口诀中的开场语。而这个双修口诀,就叫做《**心目中的玉女》,名字虽然古怪了点,但里面介绍的双修方法,却是十分的奇妙。

两人合体之后,真气周转两人的身体,体内所有的真气都会随之运转,经久不衰,循环不息。

五行灵煞,本身也是一种特异的真气体,如果伴随着曲毅和白曼两人的真气流转,在曲毅的体内,那能够溶合各种能量属性的混合真气,自然也能溶解了五行灵煞,如此一来,折磨白曼很多年的五行灵煞就彻底解决了。

“要不要做,你快做决定啊!”器神的声音又响起来了。

愣神中的曲毅,咬咬牙,紧紧唇,握握拳,终于下了决心:“我做!”

下一刻,曲毅带着白曼,又回到了寸界球里,而就在那个只能容纳两人的草坪上,如饿虎捕食般,威猛无比的就把白曼剥了个精光。

本来就在辛苦承受着五行灵煞折磨的白曼,看见性情大变的曲毅,更是羞涩、窘急、愤怒……各种情绪同时涌上来,顿时啊了一声,就晕过去了。

曲毅也顾不了许多了,迅清理了自己,**了自己强壮有型的身体,然后说一声我来了,就开始了一个人的双修之旅。

白曼自始至终,都处于昏迷的状态中,只有曲毅在努力的活动着。

……

极度的愉悦之中,时间过得很快。

曲毅和白曼两人,依然**身,静静的躺在草坪上,安静的睡着。

“嘿,两位,可以醒来了!”器神的声音,如钟如鼓,咚的一下将草坪震了一震。

曲毅和白曼两人,立即醒了过来,然后迅的看到了对方的身体。

“啊!”两人都是惊叫一声。

慌忙中,曲毅和白曼两人,胡乱的争抢着自己的衣服,急忙中穿好了。

然后,两人处于一种死寂的沉默中,都是脸色红润,一种异样的情绪牵连着双方。

“好了,两位,双修嘛,男女之间很正常,你们就不用尴尬了。现在,你们两个,同时内视自己的丹田,看有没有什么现。”器神又突然来了一句。

这句话来得好啊,曲毅和白曼两人,顿时就清了一口气,缓解了尴尬的心情。

“啊!我的丹田里,怎么有一颗金丹!”白曼极度震惊的喊了起来。

而曲毅,脸色却非常古怪,嘴唇都在哆嗦了。

“怎么了,曲毅,你丹田里有什么奇怪的东西吗?”此时,白曼却紧张的关心起曲毅来。

“师姐,我的身体……哎,怎么说呢,确实可以用怪胎来形容了。不仅仅是丹田里,而且肺腑、肝脏、肾脏、心脏、脾脏这五脏里,也各有一个金丹,我身体里有六颗金丹啊。”曲毅非常不解的喊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