鸿途

第2章 得到玉剑

第二章 得到玉剑

修真界,修炼到金丹初期时,体内只有一个金丹,这都是常识了。但是,曲毅就很特别,竟然有六个金丹,虽然以前推测出了这种可能,但如今事实就是这样,也不由得震惊一下。

“曲毅,你体内如果没有六颗金丹,那才奇怪呢。”器神的声音响了起来。

曲毅一怔。

而白曼此时吓了一跳,突然喊了起来:“曲毅,这里还有其他人吗?”

原来,白曼想到了刚才两人那回事,如果还有一个人就在一边欣赏,这种事想想都要崩溃去。

曲毅也明白过来,不由尴尬的说道:“师姐,不用管了,那个家伙就是一个婴儿,我让他出来见见你吧。”

器神立即现出形体!

“哇,这小孩,哦不,这婴儿真是可爱呢,曲毅,你是从哪里捡来的啊?刚才是他跟我们说话吗?”白曼突然眼睛一亮,就直冲冲想要抱住器神。

器神倏的一下就不见了。

曲毅一见,呵呵乐道:“师姐,我不是跟你说过吗,我身上有一件神秘的宝物,就是这个啦。这婴儿具体的来历我也不知道,不过我的功法都是他教的,你就当他是某个强大人物的元神就好了。”

白曼这时才回忆起来,这器神化成的婴儿确实没有什么真气波动啊,看来还真的是什么元神离休后,被什么宝物锁定在某个空间里的样子。

“哦,对了,器神,你刚才说曲毅体内没有六颗金丹,才奇怪,什么原因啊?”白曼此时,又关心起曲毅来,立即问道。

器神顿时又现出了婴儿形体,对着两人笑道:“曲毅,你的元神是什么形状的,你不就明白了吗?”

曲毅顿时一愣,然后有些不好意思的看了看白曼,为难的说道:“六头人!”

这一下,就很好解释了,一个头就相当于一个分元神,分别掌管着一个金丹呢。

白曼努力的想着曲毅的元神的模样,一会儿就咯咯的直乐了,时不时的就打量着曲毅,将曲毅看的头都不敢抬了。

突然,曲毅想到什么,猛的抬头问道:“器神,师姐体内,怎么也有金丹了?她好像没有修炼过呢?”

白曼闻言一顿。

器神扫了两人一眼,笑道:“曲毅,你这就不知道五行灵煞的特别了。其实,五行灵煞一直都在替白曼修炼,吸收灵气,淬炼身体,锻炼元神,按照你们修真界的境界划分,白曼可是相当于金丹中期的实力了。你跟她双修,将五行灵煞的能量吸收了,又回馈给白曼,两人匀分了五行灵煞的能量,所以你才能突破到金丹初期,而白曼的实力就下降到了金丹初期,也因此才在体内结成了金丹。”

曲毅和白曼又是脸红一阵,原来这五行灵煞还有这种好处,要不是两人双修,还真不知道呢。

器神见两人又尴尬的沉默起来,于是主动说道:“曲毅,我可以高兴的告诉你,从现在起,你的修炼方式可以改变了,以后你就去杀人吧,把别人的金丹拿来,直接吞噬,就能够晋级了。”

曲毅惊愕,不解的问道:“器神,五行能量太过于复杂了,别人修炼的金丹能量,跟我的金丹能量不一样吧,我怎么能够吞噬的了呢?”

就以金行能量来说,有的金行能量表现出锐利的特性,有的金行能量表现出坚硬的特性,有的金行能量表现出肃杀压迫的特性,可以说特性也是千差万别。两个金丹的特性不一样,如果强行吞噬融合,很可能就彼此争斗直到爆体而死。

器神唉了一声,大喊道:“曲毅,本来看在白曼在场的份上,我不想骂你,现在看来,我不得不说你就是蠢蛋,你就没有想到,你的丹田内可是一颗混合金丹啊,能够化解各种能量,你说你能不能吞噬了?”

原来,曲毅的六颗金丹中,丹田内是一颗混合金丹,各种能量都汇聚在里面。而五脏内,肺脏内是一颗金行金丹,肝脏内是一颗木行金丹,肾脏内是一颗水行金丹,心脏内是一颗火行金丹,脾脏内是一颗土行金丹。

曲毅哦了一声,又乖乖的将脑袋垂了下去。

白曼更是惊奇的看着曲毅,她也是第一回才知道,曲毅体内居然同时修炼了五系功法呢,以前还只以为曲毅只会金系功法。

这也不怪白曼,曲毅以前只使用金系法术,别说白曼,其他人都不知道曲毅身具五系功法的事情。

曲毅好像又想起了什么,立即抬头问道:“器神,吞噬金丹我倒是能够接受,但我的境界修为,这可怎么办呢,如果境界修炼不到,我吞噬的金丹能量太多,我不就爆体而亡了吗?”

境界就好比木桶,而能量好比水,水太多而木桶太小,水就会流出来的。

因此,修真界,一般人都是先修炼元神,将境界提升上去后,才敢吸收能量,把修为也提升上去。

器神又是哎了一声,瞬即大叫起来:“曲毅,你这个愚蠢的家伙,有我在,你还怕什么境界不够吗?我直白的告诉你吧,今天就算你直接吞噬了大乘期的元婴,我也保证你不会爆体而亡。”

大乘期,修真界的最后一个修真等级,能量极度浩瀚庞大。

曲毅很自觉的低头了,感觉在白曼面前,被器神指着鼻子大喊大骂,这面子全丢光了。

白曼倒是很没心没肺的在一边笑着,觉得这婴儿状的器神,生气怒骂的样子,真是太有趣了。

器神见曲毅再也不开口询问了,觉得很无趣,见白曼咯咯的看着自己笑,立即变成了一个乖宝宝的样子。

“哦,对了,白曼,你的身体在这么多年里,已经让五行灵煞淬炼过了,身体属性应该算是变异五灵根。什么意思呢,这样说吧,五系功法,你可以选择任何一种功法修炼,然后你的身体就会变成相应的灵根属性。打个比方,你如果选修木行功法,你的身体就会变成木灵根,其它四种灵根属性也就消失了。不过,你如果以后再修炼金行功法,身体里也会拥有金行灵根属性。反正,你的身体也是一个怪胎就是了。”器神想起来,又开口说出来了。

白曼一怔,随即就明白过来了,没有想到这困扰自己多年的五行灵煞,对自己也有这等好处啊。

“师姐,那你想修炼哪系功法呢?”这时,曲毅认为应该表现出自己的关心来了。

“曲毅,我想修炼金系功法,攻击力强,度快,以后报仇时,很有用。”白曼不假思索,直接说道。

父亲怀清的死亡,白曼可不敢忘,以后修炼的目标,就只有报仇了。

曲毅立即说道:“好,师姐,我们一起,一定要杀了怀金这个叛徒,消灭了火月门,还有那个漫天放火的家伙。”

白曼重重的点头。

器神见两人都是满脸愤怒的样子,气氛又压抑了起来,不由提醒道:“曲毅,怀清的储物手镯,已经在你手上了,现在可以打开来看看了。”

原来,这一个多月来,曲毅一直守着白曼,竟然都没有去检查怀清的储物手镯。

白曼立即眼热的看着曲毅,强自忍住,那眼泪才没有流出来。

曲毅立即拿出了怀清的储物手镯,然后滴血认主,灵识进入一扫,就将里面储存的物品看了一遍。然后,曲毅立即就把那些东西都拿了出来。

“哇,这是星空陨铁,这么多啊。这是风芒石,居然有拳头这么大一块,怀清运气还不错。这是通心寒芝,这是九香天果,还差一味寒明草,就可以炼制灵婴丹了。噫,这是万年伏龟的龟壳,可以炼制防御战衣。哟,这里还有这么多灵石,上品灵石都有一百块,仙云宗的老底都在这了吧……”

物品全部落了出来,器神就直接检查甄别起来,口中没有停歇。

而曲毅眼睛,直落到了那把玉剑上。怀清为了它,居然都给自己使用过灵魂摘星术,而且使用它杀了寒月上人,铲除了成年伏龟,竟然能够抵抗出窍初期的凌火上人,这些无不表明了玉剑的神秘。

没有二话,曲毅直接拿起了玉剑,然后一滴血打到了剑身上。

“八方玉剑,汝得其一,浩天仙府,恭候光临!”

曲毅顿时就听到了这个冥冥传音,知道是这把玉剑里留存的信息,然后也就知道了这把玉剑关系到一座仙府。

仙府?曲毅立即懞了,这修真界其实可以称作修仙界,修炼的人都是向往着飞升仙界。仙府,也只有仙界之人才能修造吧,难道仙界之人来到了修真界,并且留下了一座仙府。

曲毅越想越是震撼,也终于明白怀清对于玉剑的事,为何会那般重视了。怀清对自己施展灵魂摘星术,是为了消除自己的玉剑记忆,而怀清面临寒月上人的压迫,也是到了最后的关口才不得不拿出玉剑,这一切都是为了保秘,不想在实力还不足够自保的时候,将玉剑的消息暴露出去。

而现在,曲毅得到了这把玉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