鸿途

第3章 重返仙云宗

第二集 方姥山 第三章 重返仙云宗

在储物手镯中,还有一把宝剑,正是寒月上人的本命法宝,蝗蛇剑,金系下品宝器。

无疑,这把剑刚好适合白曼。

白曼选择修炼金系功法,如果拿着一把金系法宝,发挥出来的威力最强。

“师姐,这把剑你拿着吧。”曲毅微笑的将蝗蛇剑递给了白曼。

白曼立即接过,然后不师自通的就会使用真气驱动法宝了,瞬间就见蝗蛇剑飞出一条金蛇出来。

“不错,有了这把剑,我施放金系法术,应该很容易了。”白曼高兴的说道。

曲毅古怪的看着白曼,忍不住了,这才问道:“师姐,你以前修炼过吗,你怎么一上手就会运用真气呢?你怎么也知道施展一些法术呢?”

以前,白曼可没有修真过,谁知道她拥有了金丹后,立即就会运用真气了,曲毅自然很好奇。

“曲毅,你真是小瞧我了,我虽然没有修炼过,但看的书籍可不少,知道的修真知识并不比你少。现在,我虽然不能施放出强大的法术,但一些基本的法术我还是很容易就能施放出来的。”白曼微笑的看着曲毅,有些小得意。

曲毅算是服了,自己有器神的帮助,修炼才会这么快。谁知道白曼更绝,平时就在家看看书,累了就溜金冠鹭,但修为却不比自己差。

此时,器神插话了:“曲毅,这里还有两把下品宝器,你都认主了吧。”

曲毅立即一看,一把是红楠剑,正是怀清的本命法宝,一把火鳞刀,那是永川的本命法宝,被噬血蚊吃了后,寒月上人去夺回了火鳞刀,然后又落到了怀清手里。

“好!”曲毅当然很乐意,这可是下品宝器,比自己的上品法器青蟒剑要好多了。

下品宝器,那可是到了元婴期,才能炼制出来的。

瞬间,两滴血就掉到了红楠剑和火鳞刀身上,然后曲毅就把它们收进了自己体内。

清点了怀清的储物手镯,曲毅立即面临着一个问题,宗门没了,以后的路该怎么走?

“师姐,以后的修炼,你有什么想法?”曲毅打算先满足白曼的设想。

白曼似乎早就想好了,立即回道:“我想先回仙云宗去看看,再决定去哪里修炼?”

是啊,火月门攻打仙云宗时,白曼就一直处于睡觉的状态中,醒来后就得到噩耗的消息,心里可是一直都有一丝难舍,想去看看大战之后的仙云宗模样,也好将萦绕心头的怀疑真正卸下。

曲毅想想,平静的说道:“行,但是你得一直听众我的安排,我想此时仙云宗的地盘上,到处都是火月门的人在巡逻,我不想暴露我们还存活的事实。”

其实,曲毅心里早就想明白了,那火月门请来的出窍初期的人物,肯定是奔着玉剑而来,因为仙云宗其它的资源宝物不可能让一个出窍期的人物来到翠木星。现在,怀清死亡,而储物手镯却被曲毅夺走。自然,那个出窍初期人物肯定不会善罢甘休,一定会继续在翠木星滞留,尤其是在仙云宗安排人手巡逻,直到找到玉剑为止。

“嗯!”白曼见曲毅那凝重的表情,立即乖巧的同意了。

白曼呆在寸界球内,曲毅一个人飞在空中,沿着追雾山脉,往北方的仙云宗飞去。

……

与此同时,玄阳观的掌教承昌和清阳上人,正在紧张的商谈着。

“上人,我已经打听到了,火月门从天枫星的金鼎派请来了帮手,而且还是一位火系出窍初期的高手,如果我猜测的不假,那一定是金鼎派火月殿主凌火上人。”承昌有些担忧的说道。

火月门攻打仙云宗,已经过去一个多月,虽然火月门对外宣称是为了替寒月上人报仇,但引来一个出窍初期的凌火上人,自然就说不过去了。自然,承昌就通过自己在火月门的奸细,打探到了一些消息。

清阳上人沉思一会,轻轻说道:“看来这事情不简单,我们四大门派,都源自天枫星,都墨守着一条潜规则,不到万不得已,不能擅自打破四派平衡。而现在火月门如此凶狠的出击,里面肯定大有文章。”

承昌微微点头,立即说道:“我也是这样认为的,我想替寒月上人报仇不是最主要的原因,仙云宗肯定有一件事物,是那个凌火上人感兴趣的,他才肯冒着被其它三派谴责的风险前来翠木星。”

清阳上人听完立即一惊,急道:“承昌,看来你有必要去一趟天枫星了,现在翠木星的变化,已经涉及到出窍期这等人物的层次,已经不是我们两个能够掌控得了的了,所以你去南魔大陆的黑骨教,找到玄阳殿主,把翠木星的情况如实告诉他。”

玄阳观,正是源自天枫星南魔大陆的黑骨教。

承昌也是一惊,这才清醒过来,翠木星的力量层次,已经改变了,已经不是他们元婴期人物说了算了。

“好,我这就去方姥山,如果顺利的话,三个月后,我就能返回来。”承昌立即决定了。

清阳上人微微点头。

……

就跟玄阳观这里的情况一样,玉宿派,掌教丘钰和寒冰上人,也在紧急的商议着。

“上人,火月门攻打仙云宗,我已经查过了,宣称是为寒月上人报仇,其实是为了一件宝物。如果说起这个事,就得追溯到上次雾西海域的事情,寒月上人还有我们三派掌教,一起进入海底,我和承昌被金角银鲨追击,都逃了出去。但是古怪的是,怀清安全的逃走,而且还没有损失一个仙云宗弟子,而在他们返回仙云宗后,又宣称寒月上人被海底妖兽杀死了,这里面有很大的疑点。我们在火月门的人,大致打探到的消息,就是怀清拥有一件厉害的法宝。”丘钰冷静的说道。

寒冰上人轻微一笑,说道:“看来这件法宝来历不凡,不然金鼎派的火月殿主,也不可能亲自来翠木星杀害怀清。金鼎派和清乙门,同时在北仙大陆并立,这火月殿主竟敢撕破脸皮,攻打清乙门在翠木星的一个分支,不用想这件法宝肯定大有来头。”

丘钰眼中有些火热,显然也对这件法宝大感兴趣了,随即脸色一暗,苦道:“上人,现在火月殿主都来了,我们玄阳观和玉宿派,已经不能抗衡火月门了,我想去一趟天枫星。”

玉宿派,源自天枫星南魔大陆的白月宫。

寒冰上人微微点头,说道:“你立刻动身吧,我想玄阳观也一定会去天枫星寻求帮助,时间急迫,快去快回,说不定我们就能立个大功呢。”

丘钰闻言一喜,他当然明白这是什么意思了,如果白月宫来的人得到了那件法宝,说不定说会给自己和寒冰上人一些赏赐。

一会儿,丘钰安排了派内一些事情,立即赶往方姥山,要乘坐那里的空间传送阵,去天枫星了。

……

飞了十天之后,曲毅终于回到了仙云宗的地盘。

印入眼帘,就是仙云宗最南边的南木峰已经被整个摧平了,曲毅灵识扫过,没有发现有异常情况,这时才把白曼叫了出来。

“啊,这是南木峰,康木师兄的修炼山峰……全被破坏了。”白曼一出来,就发现了情况,脸色黯然。

曲毅只能拥抱白曼,拍着她的后背,以示安慰。

“曲毅,快点进来寸界球,有一个金丹中期的人飞过来了。”器神的声音,突然响起。

曲毅一怔,立即就带着白曼进入了寸界球内,而空中却只是浮着一颗微不可察的微粒,正在随风漂着。

随着曲毅实力的增长,寸界球也能够随意变化了,虽然还不至于让寸界球变得无影无形,但让它变得很小,却是可以做到了。

果然,一会儿后,一个穿着红袍的男子踏剑飞了过来,从身上的穿扮来看,就是火月门的人。

“看来,火月门的人已经占领了仙云宗,居然巡逻的人都是金丹期人物,可见火月门对可能还存活的仙云宗人,是多么的重视。”器神随意的说道。

在火月门攻打仙云宗时,那些低级弟子,可是四处逃散的,很有可能已经藏匿在各个地方。自然,为了寻找到怀清的储物手镯,凌火上人是不可能让任何一个仙云宗弟子逃走的,自然让火月门的人严加巡逻。

“器神,你让寸界球飘到那个金丹中期的身上吧,我想让他带着我们去到追云峰。”曲毅突然说道。

既然火月门对仙云宗地盘如此严密的巡逻,曲毅也不想依靠《无息诀》,偷偷摸摸在各个山头潜藏,想借助火月门的人,毫无声息的去到追云峰。

器神立即就去做了。

一粒尘埃落到了火月门金丹中期人物身上,而他毫元察觉,灵识扫过周围山川,见没有仙云宗的人后,又往回飞。

两天之后,这位金丹中期的人才巡逻到追云峰附近,而此时,他身上的一粒尘埃无故飘了起来。

在追云峰山腰某处,寸界球化作的尘埃落了下来,而后,曲毅出来了,白曼也出来了。

两人身上,居然都没有真气波动,连身体能量也是微不可察。

原来,这十天内,白曼也已经学会了《无息诀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