鸿途

第10章 妖宠

第二集 方姥山 第十章 妖宠

一会儿,雌龟蛟就摆脱了暴沙阵。

“你们两个人类,真气消耗干净了吧,很好,我就先杀了你们两个,再来解决那头奇怪的妖兽。”雌龟蛟刚获自由,就发狠的喊道。

刹那,雌龟蛟就冲到了曲毅的面前。

可是,就在雌龟蛟信心饱满,自认一击可定乾坤的吐出一口寒气,想要就此杀了曲毅和白曼的时候,曲毅和白曼却同时消失了,而且连一点下品灵石都不留下。

“怎么可能?这两个人类修士去哪了?”雌龟蛟一头的雾水,心里却感受到了一阵寒意。

曲毅和白曼,自然是进了寸界球里了。

另一边,五元就一直压着雄龟蛟踢打,利用自己卓越的速度,飞快的变换着位置,而四个马蹄死命的蹬踢,龙头喷着金行真气,凤尾扇出火行真气,将雄龟蛟打得只能龟缩一团,堪堪防御住。

“你这头妖兽也可恶,竟然甘心与人类修士为伍,我现在就来杀了你。”雌龟蛟凶恶恶的喊道。

当然,此时的雌龟蛟居然都没有想过,它使用了天赋秘技后,一身的真气也是消耗颇大,现在的实力可比不上五元了。

五元一看雌龟蛟也飞了过来,呜呜欢笑着,在雌龟蛟飞到身边来时,突然离开,而在另一边对着雄龟蛟就是一阵猛踢。

雌龟蛟这个怒啊,自己的伴侣在自己面前,被一头怪异的妖兽踢得没有还手之力,心中怒意滔滔,自然就使劲的追着五元攻击了。

但是,五元真是很有趣,一看雌龟蛟过来,就立即依靠速度变换方向,而同时又给雄龟蛟来几脚。

水潭上空,只有一副场景,雌龟蛟追逐五元,而五元躲避雌龟蛟,却同时虐待着雄龟蛟。

两只小龟蛟持在父母的身上,看着这个场面,不停的唧呀唧呀的叫着,居然很高兴,还以为父母在跟五元玩游戏,逗它们高兴呢。

一会儿,雌龟蛟追的没有力气了,而雄龟蛟身上的龟鳞都被五元踢的脱落不少了,两头龟蛟这才意识到,曲毅和白曼两人消失有一段时间了,这已经足够他们补充真气了。

“逃!”

雄龟蛟和雌龟蛟同时喊了声,然后就想摆脱五元,离开隐尘阵。

“你们还想逃吗?”曲毅突然出现了,而手中又拿起了缚风阵。

而白曼也在旁边,手中托起了暴沙阵,笑盈盈的看着两头龟蛟。

“不好,怎么忘了破坏他们的阵盘了呢?”雌龟蛟惊醒过来,一阵后悔,更想逃离出去了。

五元呜呜欢呼,速度陡然加快,在踢了雄龟蛟一脚的同时,又给雌龟蛟来了一脚。刹那间,两头龟蛟的身体就在空中停滞了一会。

“缚风阵!”

“暴沙阵!”

曲毅和白曼同时喊出,发动了两个阵法。

瞬间,一团龙卷风包裹住了雄龟蛟,而暴沙阵再次陷困住了雌龟蛟。

雄龟蛟和雌锂电大惊,此时知道了,它们已经没有真气来使用‘龟灵波纹’这个天赋秘技了,那就只能在两个阵法的困扰下,不停的消耗自己所有的真气,那时就只能无力反抗,嗷嗷待宰吧。

飞快间,两头龟蛟灵识传音,商量了起来。

“人类,我们夫妻愿意成为你的妖宠,你可不可以放了我们的性命。”雄龟蛟突然出声了。

曲毅一怔,大战一场,竟然让两头龟蛟有了甘为妖宠的意愿。

白曼眼睛放光,显然被这一声请求打动了,想到有一头金丹后期的妖宠,这以后的安全又多加了一层。

“器神,我要不要收了这两只龟蛟?”曲毅本想是夺了两只龟蛟的妖丹,但又感受到两只龟蛟的实力,也想收为己用,犹豫间就来问器神了。

“当然可以了,你把眼光放长远点,这两头龟蛟只有两枚妖丹,还不足以让你晋升到金丹中期。而这方姥山的妖兽,也差不多让你们杀尽了,你总得要去下一个地方杀妖兽吧,你说哪个地方的妖兽最多?”器神呵呵乐道。

曲毅眨下眼,突然闪过精光,笑道:“那当然是海底妖兽了。”

器神哈哈一笑,立即说道:“这一回,你总算开窍了,没错,去海底杀妖兽,如果有这两头龟蛟掩护,我们就顺当的多了,也不用那么麻烦了。”

曲毅连连点头,这海底妖兽可是将人类修士列为必杀之类,自己如果进入,虽然有寸界球可以保证安全,但一直受到干扰也太麻烦了点。如果有龟蛟这两头妖兽,那就不同了,让它们冒充海底妖兽就行了,一路畅通无阻啊。

一会儿,曲毅见两头龟蛟被阵法消耗了大部分真气,这才停止了两个阵法,然后来到了两头龟蛟的面前。

“如你们所愿,我就收了你们。”曲毅大乐。

两头龟蛟眼神传递,好像在商量着要不要暴起反抗,但想到自己的真气,再想到一边呜呜叫着的五元,两头龟蛟的眼神立即黯淡了下来。

曲毅在雄龟蛟的额头上,画了一个血圈,然后口中念了一通‘拘灵印记’,将雄龟蛟收作自己的妖宠。而白曼也如法炮制,将雌龟蛟收为了妖宠。

至于两只小龟蛟,就被放回了水潭里,让它们自己慢慢成长了。

“哦,对了,曲毅,我在进入潭底的时候,发现了一些寒铁,要不要开采了?”白曼突然说道。

曲毅看了眼雄龟蛟,见它闷闷不乐的样子,呵呵直笑,然后就跳进了水潭里。

潭底,冰寒彻骨。

曲毅来到了潭底,一边用真气罩保护身体,一边就开始观察底部的矿石。

“哈哈,曲毅,你还真是幸运啊,这可不是普通的寒铁矿,这里是天阴寒铁矿藏,是炼制宝器的材料,以后你想要亲自炼器,这些材料足够你练手的了。”器神的声音突然响起。

曲毅倒是知道,普通的寒铁,不管是百年、千年、还是万年,都是炼制法器的材料,自然不及这些天阴寒铁了。

“哦,对了,器神,我已经是金丹初期了,为什么混合金丹内还没有三昧真火呢?”曲毅立即把自己最想知道的疑点问了出来。

曲毅修炼到了金丹初期,只有五脏内的五个金丹有三昧真火,而丹田里的混合金丹却没有三昧真火,这倒是困扰了曲毅一阵。

器神迟缓了一阵,这才说道:“曲毅,你修炼的五气三花是有点奇特,根据夏候思的推测,你要到金丹中期,才会有真火,那时的真火可不是三昧真火了,而是五行真火,是五脏内的真火同时汇聚到混合金丹后形成的火焰。”

曲毅一愣,原来是这种情况啊,那不是说五脏内五个金丹的真火汇聚成的五行真火,一定要比三昧真火更强了。

“好,有真火就好,不然器神你最得意的炼器之道,就找不到传人了。”曲毅很是得意的说道。

“啊!”

曲毅话刚说完,元神中的大脑袋就被器神戳了一下,感觉都快要被戳出一个洞来,痛得想死。

“小子,你以后少得瑟,不然我天天轮流问候你元神的六个脑袋。”器神有些负气的说道。

曲毅的元神,就是一个六头人的模样,不管是戳哪个头,那种疼痛都不是曲毅能够承受的。

“好了啦,器神,别生气了,我一定不会辜负你的期待,一定会把你的炼器之道发扬光大的。”曲毅赶紧讨好的说道,还真是怕了器神的古怪脾气。

“行了,我帮你收了这些天阴寒铁吧。”器神语气平和,一点都没有生气的痕迹了。

器神说完,就见寸界球飞了出来,然后就在潭底晃了一圈,那些天阴寒铁就像被龙卷风吞噬了一样,全部钻进了寸界球里。

当整个天阴寒铁矿都开采完后,潭底已经扩大到了一里宽左右,这个储量丰富的寒铁矿,被器神一次性采尽了。

“好了,这里的天阴寒铁已经采完了,我们继续赶路,去方姥山顶吧。”器神提醒道。

曲毅从狂喜中,镇定下来,立即飞出了水潭。

……

就在曲毅三个斗龟蛟的时候,方姥山顶处的空间传送阵,突然一道亮光,然后里面出来了一个黑衣青年。

青年身体修长,脸型偏瘦,却面如粉玉,长得极为英俊。尤其是青年的一双眼睛,时时透出一种凌厉的杀气,仿佛在他眼中,只有杀戮。而且青年浑身散发出来的气息,就是一股浓浓的杀意,好像是从杀人堆里出来的一样,让人避之不及。

可是,黑衣青年一出空间传送阵,神情就是一阵萎靡,嘴角流出了一道血液,想来是受到了严重的内伤。

青年不顾嘴角的血液,眼睛看定一个方向,立即如鹰一般坠入了方姥山中,消失不见。

……

曲毅、白曼、五元三个,又开始往前赶去,而眼前,已经隐约可以看到方姥山顶了。

而就在三个看到方姥山,想要立即飞过去的时候,突然前面有一个强大的气息,好像是破土而出,在山中传出了重重巨大的回音。

“曲毅,小心,前面是一头千足蜘蛛,已经是元婴初期了。”器神突然提醒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