鸿途

第11章 千足蜘蛛

第十一章 千足蜘蛛

曲毅一听到器神的提醒,立即喊道:“师姐,五元,停下来,前面有一头元婴初期的千足蜘蛛。”

白曼顿时就紧张的放开灵识,可是却没有现什么动静,立即疑惑的看着曲毅。

“器神说的。”曲毅立即解释道。

这一下,才打消白曼的疑虑,她也知道,器神的灵识现在相当于出窍期,自己这个金丹初期的灵识,那是没法比的。

五元依然是那种悠闲的模样,好像前面就算是一头出窍期的妖兽,它都不会害怕似的。

“曲毅,那头千足蜘蛛不是冲着你们来的,好像前面有一个受伤的元婴初期修士在潜修,这头千足蜘蛛是想去偷袭,吞噬那个元婴初期修士。”器神又把现的情况告诉了曲毅。

“还有这样的事。元婴初期?翠木星除了四大门派,难道还有其他的元婴期修士吗?”曲毅吃惊的想道。

强烈的好奇心,曲毅决定要去前面看看,到底这个元婴初期的修士,是哪一位?

因为有寸界球的关系,曲毅倒是不用担心安全,因此带着白曼和五元,继续往前飞去,探查那头千足蜘蛛和元婴初期修士的情况。

……

千足蜘蛛,体积庞大,达到了二十米长,全身漆黑,一共十只主干脚肢,而在主干脚肢上面,像开树枝似的长出了密密麻麻的触脚,总数远一千之数,这就是千足蜘蛛的来由。

而现在,在方姥山之下,一只千足蜘蛛从地底破土而出,迅爬向了前方的一座石洞里。

而在这个石洞里,正有一位黑衣青年在闭关疗伤,全身都在冒着黑色汗珠,想来是中了剧毒,正在却运行真元驱毒呢。

千足蜘蛛正在慢慢逼近,黑衣青年也立即现了,眉头一皱,颇觉麻烦,但右手已经抓起了一把黝黑长剑。

吱吱!

千足蜘蛛来到了石洞前,金属般的嘴唇切磨了一下,出了刺耳的声音。

“千足蜘蛛,没想到我灵识搜索了周围地面,却是没有搜索过地底,这才让自己落到了千足蜘蛛的地盘中。”黑衣青年站了起来,全身气息迅收敛,竟然一点真元波动都没有,就像一个普通人似的。

这千足蜘蛛,常年潜伏在地底,倒是不经常来到地面。难怪这黑衣青年搜索了周围,没有现危险的妖兽,这才来到了这个石洞,但人算不如天算,处处小心还是落到了危险的境地。

黑衣青年静静的站着,也不主动奔出石洞,而是在等待千足蜘蛛的攻击。从他的表情上来看,虽有紧张,但却不是特别害怕,仿佛他如果没有中毒,对付这头千足蜘蛛根本不在话下一样。

千足蜘蛛不停的吱吱出响声,见黑衣青年就是不出来,勃然大怒,只见整个头部猛的就往洞口撞去,而千个触脚也齐齐力,竟然将洞口撞个破碎,而且去势不可收拾,千足蜘蛛就像要开山凿洞似的,一直钻进了整个石洞里。

“畜生!”

黑衣青年见这千足蜘蛛凶猛,很快就要来到面前,不由怒喝一声,随即黑剑挥出。

这一剑,出的能量很怪异,不是金行真元,不是火行真元,也不是其它木行、水行、土行真元,更像是一种杂和而成的真元,而在这种真元里面,竟然还掺和了浓烈的杀意。

那千足蜘蛛进洞快,出洞也快,千个触脚同时使力,整个千足蜘蛛的庞大身躯就往洞外倒飞而去。

不过,那黑衣青年挥出的一剑,度更快,就在洞口,真元打到了千足蜘蛛的头部,竟然直接将头部剖开,露出了头部里面粉红的嫩肉。

吱吱!

千足蜘蛛暴怒,一边用土行真元处理着伤口,一边恶毒的盯着洞里的黑衣青年。

此时,整个石洞足足有二十来米高,被千足蜘蛛凶猛的擦肩挤压,真的开凿出了一个巨大的山洞。

黑衣青年依然紧握黑剑,静静的站在洞内,凝视着那凶威大露的千足蜘蛛。

千足蜘蛛吸取了教训,不敢再身入洞内,这样只能让黑衣青年打。吱吱声响间,千足蜘蛛突然黑嘴大张,吐出了一抹黑色真元,迅形成了一面椭圆形的网体,飞进了洞内,想要罩住黑衣青年。

这是千足蜘蛛出的一招‘黑元网囚’,只要罩住了,或者沾上了,那网上的毒素就会直接钻进人体,破坏元婴,以此就能杀害元婴期修士,对付出窍期修士都有可能。

黑衣青年眼中放光,居然在面临这种危险的时候,脸上绽放出了笑意,他好像在观察‘黑元网囚’的真元特性,在领悟这种真元能量似的。

在黑网即将到达黑衣青年面前时,黑衣青年手里已经拿出了一张黄色的灵符,真元输入,动了灵符。

这是一张‘吞天狮’灵符,是用吞天狮的精血炼制而成,动时,一具巨大的吞天狮昂然翌立在黑衣青年面前,大口一张,直接将整个‘黑元网囚’吞下去了。

随后,那吞天狮那可以吞日纳月的威猛模样,竟然慢慢的萎靡起来,十米大小的狮子直接缩小成了一米大小,而且眼神无光,顿时就整个儿消失了,而在地面却留下了一滩黑水。

吞天狮死亡的同时,也将‘黑元网囚’化解了。

千足蜘蛛再次愤怒的吱吱出声音,而口里,又出了一个‘黑元网囚’,看来是不把黑衣青年囚住,是不会罢休了。

黑衣青年再次一喜,又仔细的观察起这个‘黑元网囚’来,似乎先前还没有完全领悟,现在又有一个机会,自然兴奋的体悟起来。

随后,黑衣青年竟然挥动了长剑,真元透出,在洞内竟然也演化出了一个杂色版的‘黑元网囚’来,直接迎接千足蜘蛛的‘黑元网囚’。

两个网囚直接对接,黑衣青年的网囚居然占了上风,将千足蜘蛛的网囚套住,同时将上面的土行真元吸收了。不过,黑衣青年的网囚吸收了土行真元后,也直接崩溃散掉了。

吱吱!

千足蜘蛛这一下不是愤怒,而是非常震惊,它都想不出,这个黑衣青年怎么如此厉害,看了两次,就把自己的法术学过去了。

不过,就在千足蜘蛛震惊之时,那黑衣青年神色再次黯淡,一只脚突然跪地,显然体内的剧毒没有清除,刚才又挥出真元,那剧毒又作了。

吱吱!

千足蜘蛛还在想着离开呢,现了黑衣青年的状况,立即狂喜起来,又神气十足的站在洞口。

黑衣青年整个人,已经坐在了地上,神色痛苦之极,黑色长剑也掉在一边不顾了,而体内正在急急运转真元,控制剧毒的作。

千足蜘蛛又要出一个‘黑元网囚’时,突然空中射过来一道金色剑形真气。

曲毅在空中,看到千足蜘蛛就要干掉那个元婴初期修士了,立即出了一道真气,打向千足蜘蛛的头部。

吱吱!

千足蜘蛛愤怒啊,没想到一个金丹初期的家伙,居然也敢来插手元婴初期的战斗,随意喷出一口土行真气,将曲毅的真气挡下,然后愤怒的看着空中的曲毅。

随即,那千足蜘蛛突然变身,竟然变成了一个黑面高大男子,直接飞到了空中,手中拿着一根黑色棍条,就想往曲毅头上砸去。

而曲毅、白曼、五元三个,就在男子飞到面前时,突然消失了。

元婴初期,曲毅可没有办法抵抗,直接躲进了寸界球内。

而寸界球,已经飘到了石洞口。

黑面男子大惊,这曲毅三人都去了哪里呢,怎么消失不见了,难道这三个都是元婴期,刚才瞬移走了?

不过,黑面男子见曲毅三个被吓走了,也就不管了,又飞到地面,重新变成了本体千足蜘蛛的模样。

修真界的妖兽,因为等级的不同,有些元婴期时就能变成人类,而有些到了大乘期才变成人类模样。这头千足蜘蛛,血脉太过普通,在元婴初期时,就能变成人类模样了,不过它以后想要提升一个境界,困难度却要大大的增加了。

吱吱!

千足蜘蛛继续喜悦的看着洞里的黑衣青年,口中嚼动,想在聚集真元,给予黑衣青年致命一击。

就在千足蜘蛛酝酿完毕,又想出‘黑元网囚’的时候,曲毅出现了。

此时,曲毅手中拿着火鳞刀,体内五脏内的真气,全部转化成了火行真气,全力催动了火鳞刀。

一把火焰大刀,直接砍向了张口欲吐的千足蜘蛛!

千足蜘蛛大惊,紧急中将那口‘黑元网囚’吐向了火焰大刀,这才免了一刀之痛,正要寻找曲毅时,曲毅又消失不见了。

吱吱!

千足蜘蛛这个怒啊,不停的嘶叫,但就是没有现曲毅去到哪里了。

一会儿,千足蜘蛛一边警惕着曲毅,一边又在酝酿着出‘黑元网囚’,看来它是想要吞了黑衣青年,这样的话才有可能晋级到元婴中期了。

但是,就在千足蜘蛛憋足了老劲,又想吐出‘黑元网囚’时,曲毅再次不约而出,又是挥动火鳞刀,出了一把火焰,直接烧向千足蜘蛛。

自然,为了自保的千足蜘蛛,又不得不将‘黑元网囚’迎向砍来的浓浓火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