鸿途

第15章 伏龙剑

第三集 三鼎门 第十五章 伏龙剑

曲毅直接施展了金系速度秘技,万里寸金。

整个身体化成一道金光,仿佛瞬移一般就来到了孤星的身前,瞬间裂金剑刺出。

裂金剑体内,封印着一个‘剑锋’阵法,真元催动,就会发出一个极强极刚的金色剑锋,能够撕破世间最硬的玄金,这也是裂金剑名称的来由。

此时,那个‘剑锋’就直接飙到了孤星胸前。

不约而同,魏言又施展了自己独有的‘迅雕身法’,身体再次飘忽起来,手中的劈空刀随时准备劈下。

孤星森然冷笑,突然在身体上显出一件紫金一样的铠甲。那铠甲覆盖全身,周身都流转着紫金一样的光流,让孤星整个人都沐浴在紫光世界里一般。

叮!

剑锋打在了紫金铠甲身上,居然只是打出了一声巨响,然后就像铁弹一样被弹走了。

“哼,你们两个,以为合起来就能破开我的防御吗?我身上有紫金真铠,上品宝器防御战衣,你们休想攻破。”孤星森冷的喊道。

孤星一人,居然同时拥有上品宝器伏龙剑和紫金真铠,一主攻,一主守,难怪性格如此孤傲。

在百魔山区,孤星就是依靠伏龙剑和紫金真铠,这才一路走来,从元婴初期突破到了元婴后期。而此时,面临生死之危,孤星不得不显露出自己最大的倚仗了。

“巨富啊。”曲毅感叹。

而此时,飘忽中的魏言,也立即劈出了劈空刀。

一把上百米的青色大刀,瞬时从后面砍向了孤星的脑袋,如被砍中,毫无疑问,直接就能将孤星劈得肉渣都不见一个。

“哼,你身上有防御战衣,难道头上也有防御头盔吗?”魏言定在空中,冷言喝道。

此时,魏言催发劈空刀里的‘风刀裂空’阵法,竟然使用了全力,比起刚才的那把青色大刀,大了十倍,威力自然也大了十倍。

孤星似乎早有料到,头顶果真显出了一顶紫金玉冠,形似两条紫龙绞缠,两个龙头向外,而两龙的身体形成头盔,散发着一种龙威之仪。

嘭!

青色大刀砍在紫金玉冠上,居然没有将玉冠破损一点,痕迹都没有留下。不过,孤星在承受这浩大的一记劈砍,身体也是一阵萎顿,艰苦的站立着。

“笨蛋,防御战衣,当然是成套的,我不显露出玉冠出来,不就是想要让你也打出一招,损耗你的真元吗?”孤星冷笑。

随即,孤星就想飞逃离开。

此时,魏言刚才全力一击,真元所剩几元。孤星也驱动防御战衣抵抗,一身的真元也几乎消耗一空。

“孤星,你没有问过我,就想逃走吗?”曲毅笑了出来。

孤星见魏言真元消耗完,也看到曲毅刚才一击也像是将所有金行真元发出,以为两人是没有余力再阻拦自己了。

魏言眼中一亮。

孤星冷傲的看着曲毅,笑道:“小子,你一个元婴初期,难道还有办法留下我吗?”

有了紫金真铠防御战衣,孤星可是一点都不担心自己的安危,依然是那般的骄傲。

而此时,曲毅体内急转,将心脏内的火行真元全部转化成了金行真元。

因为有魏言在旁,曲毅不想暴露自己体内还有其它真元的事实,既然魏言是个妖修,他到百魔山区来,自然有他的计划,曲毅也想利用他的计划,方便自己行事。但自己的真实修为,曲毅肯定不会让魏言知道的。

所以,曲毅只能使用金行真元。

“是吗,我刚才只是发挥出我的五分之一的真元,你就以为我把所有的真元挥霍一空了吗?”曲毅突然将自己的金行真元波动散发,微笑的说道。

“不……可能。”孤星脸色一急。

虽然身拥防御战衣,但孤星自己也是知道的,要使用防御战衣也是需要真元催动才行的,不然防御战衣也就是一件非常坚硬的战衣而已。

“没有什么不可能的,你居然鄙视我这个元婴初期的人,你就犯了死罪,现在我就来终结你的性命。”曲毅怒声喊出,立即飞身而去。

孤星闪念之间,下了一个狠绝的决定。

“金行极烈,元婴血解,离体速遁。”

孤星怒喊一声,竟然就使用了血遁之法,舍弃了肉身,将紫金真铠包裹住元婴,直接破空离去。

曲毅拿着裂金剑,迅飞来到孤星刚才的位置,就见孤星血遁而走,微怔之下,立即就将孤星的**划得粉碎,泄去了怒意。

而此时,器神的通过灵识给曲毅传话了:“曲毅,那孤星血遁到了五千里外,现在进入了一个山洞中,正在凝聚身体。”

器神此时的灵识,已经达到了分神初期,感应的范围,达到了一万五千里,孤星血遁之法虽然厉害,但也不敢遁的太远,万一遁入高深的修魔者附近,就麻烦了。现在,孤星就遁到了五千里外,以为安全无事了,哪知还有器神这等存在。

曲毅听完,立即微笑的说道:“魏言,这里有十颗青丝果,对你的风系真元很有帮助,你吸收了。我去去就来,你在这里等我。”

说完,曲毅就抛出来十颗青丝果,然后瞬移走了。

青丝果树,在寸界球内,器神通过聚灵阵猛灌灵气,也已经催熟了。现在魏言真元耗尽,吸收青丝果的生命能量,倒是最好的时候。

曲毅瞬移离开,也不怕魏言的灵识,元婴后期的灵识感应范围,也就三千里左右,肯定感应不到自己在做什么事。

很快,曲毅瞬移到了一个幽深的峡谷里,而气息已经压制到了金丹初期,然后快速的飞到了一个山洞外。

“孤星,你以为血遁,就能逃走吗?”曲毅站在洞口,灵识锁定了孤星的元婴。

此时,孤星已经从自己的储物手镯中,拿出了一枚电睛巨鹰的幼蛋,那枚幼蛋竟然有一人高大,然后就想吸收幼蛋的生命精华,重新凝聚出自己的身体。

但是,曲毅的声音响起,孤星仿佛就像听到了末日审判之音似的。

也就一个手掌大小的元婴,此时驾驭着伏龙剑,又想冲出山洞,逃离走。时间,已经不允许孤星吸蛋重生了。

忽然,曲毅又全部现出了自己的元婴初期的真元波动,手掌翻动,大力一挥,就在洞口推出一掌。

一股强大的金行真元,以一个手掌的形状,推进了山洞内。

“不!”

孤星恐惧了,急忙中拿出紫金真铠包裹了全身,元婴再喷一口精血,催动了紫金真铠的防御力。

手掌印在紫金真铠上,刹那消失,竟然没有破开战衣。

但是,抢在这个时间里,曲毅瞬移进了山洞,然后一手抓住了气疲力竭的孤星的元婴。

“前辈,哦不,英雄,求你放过我,我的法宝和我的功法,全部都给你。”孤星的灵魂在元婴上现显,焦急的喊了起来。

曲毅微笑,手上却已经发出了乾蓝真火,一把就将孤星的灵魂焚灭。

“呵呵,你死了,你的法宝和功法,就不是我的了吗?”曲毅淡淡笑道。

立即,曲毅就把孤星的元婴放进了储物手镯里,而那些孤星的法宝,伏龙剑、紫金真铠、储物手镯,全部落在了地方。自然,曲毅也将这些法宝都收了起来。

“曲毅,把那件紫金真铠拿到寸界球内来,真铠里有一个出窍期人物的灵魂印记,我帮你把它驱除了。”器神的声音突然响起。

曲毅响声一惊,立即进了寸界球内,然后将紫金真铠放到了草坪上。

器神的婴儿形体,显现了出来,然后得意的站在草坪上,突然一个响指,然后就见紫金真铠里一镂灰色的气丝飘出,一下子就消失了。

……

而此时,南魔大陆五大修魔宗派之一的万雷崖,紫雷殿主在自己的静室里,突然一口精血吐出。

“星儿,为父一定会替你报仇。”紫雷殿主孤电行怒目圆睁,无比愤怒的喊道。

原来,孤星正是孤电行的儿子,在孤星前往百魔山区历练时,孤电行将自己的法宝伏龙剑和紫金真铠都给了孤星,自然紫金真铠里的灵魂印记一消失,孤电行就知道孤星已经遭遇不测了。

……

曲毅等器神驱除了灵魂印记后,立即就在伏龙剑上滴了一滴血,将宝剑收入了体内。

而紫金真铠,曲毅则交给了白曼,防御战衣曲毅不需要了,有神诀卡片就能保证自己的防御力,而白曼却没有防御战衣,刚好可以给她用来护体。

“呵呵,原来伏龙剑里,还有一个阵法‘真龙吞灵’,可以催发出一头真龙来战斗啊。”曲毅认主了伏龙剑,立即就知晓了剑内封印的三个阵法。

“行了,已经夺得了这么多的宝贝,可以去见见魏言了。”器神不满的喊了声。

曲毅抓抓头,自己得宝高兴,一时忘事了。

很快,曲毅就瞬移回去了。

而此时,魏言已经吞食了十颗青丝果,将里面的精华能量全部炼化,体内真元不但恢复,而且法力也提升了许多,现在已经达到了元婴后期大圆满的程度了。

“魏言,我回来了。”曲毅在空中,笑道。

“哈哈,无趣,我就知道,在迎风船上,跟你一叙,我就知道你拥有很多秘密,将来肯定会帮到我,果然如我所料啊。”魏言很高兴的喊道。